正史中僅次于「五子良將」的曹魏良將,被曹操所不喜,后期命于禁奪其兵權

【太祖建茲武功,而時之良將,五子為先——陳壽】

據史書記載,前將軍張遼、右將軍樂進、左將軍于禁、征西車騎將軍張郃以及右將軍徐晃,是曹操最為倚重的五位外姓將領。陳壽在撰寫《三國志·魏書》卷十七時,將此五人合傳,因此,現代人就將五人稱為「五子良將」或「魏五子」,與蜀漢的「五虎將」遙相呼應。

然而,在《三國志·魏書》的卷十七中,實際上是有六位將軍的傳,除了「五子良將」外,還有一位是官至后將軍,被封為高唐侯的朱靈。陳壽對朱靈的評價是「為好將,名亞晃等」,可見在陳壽心中,朱靈就是曹魏陣營中僅次于五子良將的「第六良將」。

不過,朱靈雖然能力突出,但曹操卻不喜歡他。據史書記載,曹操「常恨朱靈,欲奪其營。」并于建安二十年(215年)十一月,派「有威重」的于禁引數十騎,帶著敕令,徑直往朱靈的營中奪其兵權,朱靈及其部下攝于于禁的威嚴,都不敢擅動。此后,朱靈便成為于禁的麾下部將。

那麼,一向唯才是舉的曹操,為何會「常恨」能力僅次于「五子良將」的朱靈呢?

朱靈當初是袁紹的部將,在袁紹與公孫瓚交戰期間,公孫瓚曾將朱靈的母親、弟弟作為人質,逼迫朱靈投降,但朱靈不為所動,惱羞成怒的公孫瓚于是將他的家人殺害。從此事可看出,朱靈是一位公私分明,愿意為君臣之義而犧牲家庭的人。

隨后,在曹操東征徐州陶謙時,袁紹派遣朱靈都督三營人馬支援曹操。戰后,支援曹操的袁軍將領按規定須回河北復命,但是,朱靈認為相對袁紹來說,曹操才是他苦尋多時的明主,于是就棄暗投明,帶領手下將士歸附了曹操。當時袁紹與曹操的關系處于蜜月期,而且袁紹正忙于對付公孫瓚,無暇顧及此事,因此,曹操就順水推舟收留了朱靈一行。

轉眼到了建安四年(199年),當時僭號稱帝的袁術已經眾叛親離,走投無路,只好以將帝號歸于袁紹作為投名狀,請求袁紹收留他。袁紹同意接納袁術,于是,袁術就準備投奔袁紹的長子、時任青州刺史的袁譚。

袁術要到青州,就必須經過徐州下邳。曹操得到消息后,派遣劉備都督朱靈在徐州阻擊袁術,無法北上的袁術只好退回淮南,最終在途中糧盡水絕而倒下。這本是一次成功的軍事行動,然而,劉備卻借機除掉曹操任命的徐州刺史車胄,拿下徐州。

令曹操惱火的是,朱靈先是在劉備違例帶家屬出征的情況下,沒有及時向他報告,后又被劉備輕易打發回到許都,導致徐州落入劉備之手。在這兩次事件中,朱靈但凡醒目一點,劉備就不能如此輕易地拿下徐州,而曹操也不用在官渡之戰爆發的前一刻,冒險東征徐州,若非袁紹好謀無決,許都很可能已經失守了。

此后,朱靈遭到了曹操的雪藏。至少在決定曹操命運的官渡之戰中,朱靈是沒有參戰記錄的。直到建安九年(204年),朱靈才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中。當時曹操已經拿下鄴城,平定了冀州,因為朱靈是冀州故人,在河北素有威名,因此,曹操讓他率領五千冀州的新降卒、戰馬千匹守衛許昌以南,防止劉表趁虛北上。

曹操警誡朱靈道:「這些冀州新降的士卒,之前訓練不足,軍紀渙散,現在雖然看似軍紀嚴明,但他們內心并未完全歸附,你如果管得過嚴,恐會發生變故。」然而,朱靈卻將曹操所說的話拋之腦后,仍然我行我素。不久,他手下的中郎將程昂等人果然反叛,朱靈知道是自己失策,因此在平定叛亂后,就給曹操寫了一封「懇惻」的手書,將責任全部攬在自己身上。

曹操是個往前看之人,他雖然對朱靈的遲鈍感到惱怒,但事情已經發生,而且也沒有造成很大的損失,因此,他就用鄧禹的事跡來安慰朱靈,并說:「依我看,未必都是你的錯。」不過,曹操也是個同樣的錯誤不會犯兩次之人,此后,他不再給朱靈單獨帶兵出征的機會(都是從征)。

建安二十年(215年)十一月,耐心耗盡的曹操忍無可忍,命于禁用簡單粗暴的方法奪取了朱靈的兵權。從此,朱靈徹底淪為曹操麾下的二線將領,史書中再也沒有曹操啟用朱靈領兵的記載。

綜上所述,朱靈雖然能力突出,而且具有公私分明,甚至為君臣之義不惜犧牲家庭的性格。但是,他也存在無法準確領悟領導意圖、關鍵時刻慢半拍的缺陷,因此,最終遭到了曹操的棄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