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敗後的日本社會老照片:日本士兵沿街乞討,卻成了美軍的歡樂窩

街頭乞討的日本兵1945年,隨著納粹德國的戰敗,反法西斯戰爭進入了尾聲。但此時的日本仍在負隅頑抗,給各反法西斯同盟國造成了巨大的傷亡。鑒于此,美國在8月6日和8月9日分別在廣島和長崎投下了原子彈。此舉深深地震懾了日本天皇,加之亞洲各國的反擊狂潮,使他對戰爭徹底喪失信心。于是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廣播了《停戰詔書》,宣佈無條件投降。畫面中一群在戰場上受傷的日本兵正沿街乞討,像這樣的場景在當時的日本非常常見。

拉著黃包車的日本兵日本投降後,美國對日本進行了單獨的佔領和管制。1945年8月28日,首批美軍15萬人在日本登陸,很快就佔領了日本全境。到9月6號,在日本的美國佔領軍人數已經高達46萬人,控制了日本的各大都市和戰略要點。此後,美國對日本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並解散了日本的軍隊與軍事機構,美國成了日本實際上的「主人」。畫面中兩個日本兵正拉著美國大兵遊覽。

美國大兵與日本藝伎在日本戰敗前夕,日本內閣就對戰敗後如何拉攏美軍進行了周密的部署。或許是基于日軍在戰場的無恥表現,日本內閣竟撥款組建了一個日本女性「慰安」組織來賄賂美軍,以圖軟化美軍對日本的態度。這個臭名昭著的組織叫做「遊興會」,最初它的成員主要是一些藝伎、酒吧和茶館的服務人員,人數不到300,但這明顯不夠。照片中一位美國大兵抱著一個日本女子,一旁門窗上還寫著「下午5點到10點做生意。」

特殊慰安設施協會于是在東京警視廳的牽頭下成立了「RRA」(特殊慰安設施協會,日本人稱為之「國家賣春機關」。之所以成立「RRA」並不僅僅是為了拉攏美軍,日本希望通過「RRA」形成一個阻擋美軍對其他日本女性的玷污的防波堤,維護其民族的純潔性。

美國大兵與日本女子但這個「RRA」的組建並不容易。因為日本長期對美國進行妖魔化宣傳,使得日本願意從事這個職業的女性嚴重不足。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絞盡腦汁,想出了諸如「涉外俱樂部女性事務員」的宣傳口號進行招聘,並開出了優厚的工資待遇。在當時,日本國內物資極其短缺,看到這樣的招聘條件很多人自然十分樂意。

美國士兵與日本女子就這樣,「RRA」很快就完成了招募工作,在鼎盛時期「RRA」人數高達6萬人。規模如此龐大,以至于在麥克亞瑟辦公室旁邊的長街上每天都會站著幾百名日本女子。此事雖是日本政府主動所為,但是他們也進行了諸多「低調」的處理,告訴各個機構的經營者只能以私人經營的身份從事這項活動,不能訴諸國家政府名義。

美國大兵和他的日本情人對于日本政府的做法美國大兵自然是樂在其中,麥克亞瑟對此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哪有不漏風的牆呢?很快大洋彼岸這些美軍的家屬們就知曉了日本的荒唐行為,並進行了抗議。迫于壓力,麥克亞瑟不得不讓日本政府關閉這些機構。雖然一些明面上的機構被取締了,但是這些女性並沒有消失,她們只是換了一個身份與這些美軍繼續聯繫著。

美國大兵與他的日本情人這些女性被分為兩類,一類被稱為「PANPAN」(潘潘),另一種被稱為「ONLY」(安麗)。前者類似暗娼,後者類似女朋友。對于潘潘日本政府會形式主義地予以打擊,相較之下這些叫做安麗的日本女性處境要好很多,不僅能夠獲得一筆不菲的生活費,還能夠以美軍「准夫人」的身份公開活動。但是這些都是短暫的。

日本女子與美軍的孩子很多美國大兵都並非單身,他們在美國都有妻兒,一旦在日本的服役期滿他們就會拋棄這些「安麗」,即便是他們已經育有孩子。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日本歌手喬山中的母親就是被美國大兵拋棄的「安麗」。在當年日本對混血兒的歧視非常嚴重,很多「安麗」為了能夠重新生活甚至會選擇拋棄她的孩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