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照片:盲人敲木魚討飯,孩童掩面而泣,八旗後裔乘人力車遛鳥

好友趣 2021/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朝的歷史現場究竟怎樣,史料浩瀚如海,清宮劇花裡胡哨,唯有老照片真實直觀,不像文字記錄那樣真假莫辨。回望歷史,中國近代史總是讓人感到沉重,卻更讓今天的我們砥礪前行。推送一組清晰度很高的照片,看看這些歷史定格的瞬間,說不定哪一張就會觸動你的心田!

清朝女子真實模樣,中間這位裹著小腳,服飾華麗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她身邊的兩位女子是她的陪侍丫鬟,每天都要幹繁重的家務,所以腳並沒有裹,也就不用遭受裹腳的痛徹心扉。

清朝女子的衣服一直讓後人吐槽,穿得繁瑣,松垮,看不出美感來。至于清宮劇裡格格花枝招展,婀娜多姿都是騙人的。

敲木魚的盲人在乞討,他跪在那裡,心無旁騖地敲著木魚,可地上家什裡空空如也。不是過往的人沒有同情心,而是當時窮苦人個個身無分文,養家糊口都是問題。至于大戶,更懶得理你,「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才是當時的真實寫照。

街口的剃頭匠,正在給客人梳頭。面對鏡頭,他的臉上掛著笑容,也許這是他這一天的第一個顧客。清軍入關後,「剃髮易服」,剃頭匠也就應運而生。不過窮苦人家一個月才洗幾次頭,更不說去理髮了。剃頭匠有時一天也沒幾個顧客,養家糊口同樣艱難。

一位孩子坐在地頭,正「掩面而泣」,也許他受了家裡的委屈,或者剛才與人打了一架。一側路過的行人或者好友在靜靜的看著他,卻沒有一個人上前撫慰他。也許此時,孩子最需要的就是一場大哭。如此畫面在清末的黑白照片裡並不多見,畢竟當時膠片是非常貴的。

行走在江邊的快遞員,挑著貨物,穿著草鞋,步伐矯健如飛。晚清時期已經有「民信局」,通過人力,馬匹運送郵件包裹。他們常常風餐露宿,日夜兼程,艱辛不言而喻,快慢全靠自己的身體素質。

坐轎出巡的縣太爺,鑼鼓開道,前呼後擁,山坡上站滿圍觀的百姓。縣太爺雖是芝麻大的官員,卻也是地方大員。《大清會典》記載,清朝共設有1303個縣。縣太爺的收入年俸45兩,養廉銀卻達到了1200兩,更不用說那些灰色收入了。

抽水煙的官員,翹著二郎腿,戴著眼鏡,看著色厲內荏,不是好惹的主。一旁的侍從也是小心翼翼的伺候著,生怕丟了工作。

兩位抽大煙的煙鬼,躺在簡陋的煙榻上,眼神空洞,煙具是一應俱全。清末鴉片氾濫,窮苦百姓都抽的起,無數人家財散盡,家破人亡,搞得賣兒賣女。

北方某地的一戶人家,正在包餃子,一家人其樂融融。有擀面皮的,有做劑子的,還有人在燒火。那艱難困苦的年代,能夠吃上一頓餃子也算是大戶人家了吧!

八旗後裔乘人力車遛鳥,戴著墨鏡,一副無賴兒郎樣。祖上都是能征善戰的八旗兵,封妻蔭子不到百十年就腐化墮落了。馬不會騎,弓拉不開,整日無所事事,成了紈絝子弟。

1905年冬,清朝實行新政後,清朝五大臣出使歐美,在德國見到了震撼的一幕,這是蒸汽機車製造車間。清廷與之差距太遠,所謂的預備立憲這就是一個幌子而已。

李鴻章家族出鏡,坐著的是李鴻章和哥哥李瀚章(右)。李文安有6個兒子:老大李瀚章、老二李鴻章、老三李蘊章、老四李鶴章、老五李鳳章、老六李昭慶。做到總督的就有三人,其餘幾位也是非富即貴。整個家族在當時都是極為顯赫的,尤其是李鴻章更是位極人臣,深得慈禧太后賞識。他病逝後慈禧痛苦流涕,「大局未定,倘有不測,再也沒有人分擔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