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五虎上將五子良將的搞笑綽號:關三刀張一矛,另外八人叫啥?

梁山一百單八將都有綽號,三國名將除了呂布、夏侯惇、許褚等少數幾人,基本都是以籍貫為姓名的前綴,比如燕人張翼德、常山趙子龍、西涼馬超、東萊太史慈,一眼就能看出他們來自何方。

呂布的綽號是張飛給取的,那就是盡人皆知的「三姓家奴」,夏侯惇的「盲夏侯」綽號,還寫進了《魏略》: 「軍中號惇為盲夏侯。惇惡之,照鏡恚怒,輒撲鏡于地。」

夏侯惇還有另外一個綽號叫「獨目將軍」,他的戰友許褚也有兩個綽號:袍澤稱其為「虎侯」,敵人稱其為「虎癡」。

說起三國最具江湖氣而且跟梁山好漢有一拼的綽號,屬于「頭裹黃巾,身披綠襖,手提鐵棒」的何曼——他叫「截天夜叉」。

正所謂綽號越怪死得越快,這位黃巾大將一出場就領了便當: 「曹洪見了,大喝一聲,飛身下馬,提刀步出。兩下向陣前較量,四五十合,勝負不分。曹洪詐敗而走,何曼趕來。洪用拖刀背砍計,轉身一踅,砍中何曼,再復一刀除掉。」

三姓家奴、獨目將軍、截天夜叉、虎癡,江東猛虎、小霸王,這些綽號除了前兩個都比較威武,我們熟悉的五虎上將和五子良將,卻似乎根本就沒有綽號。幽默的讀者根據史料和小說,給關羽取了一個綽號叫「關三刀」,給張飛取了一個綽號叫「張一矛」,這沒有不尊敬的意思。

筆者細看《三國演義》,也不能不佩服讀者諸君真是慧眼如炬:跟關羽交手只有兩個結果,扛住三刀就能保命,抗不住三刀,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

在關羽三刀之下沒命的,包括董卓麾下悍將華雄、連河北四庭柱中的顏良文丑,支撐過三刀后活命的更多:袁術首將紀靈,長沙老將黃忠,于禁的先鋒龐德——龐德被俘主要是因為不會游泳。

關羽這個「三刀」美名,跟后來編出來的「劉三刀」完全不同,而張飛被戲稱為「一矛」,是因為他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將某某「一矛除掉」,而且經常是說得到做得到。

虎癡許褚能跟西涼馬超大戰二百多回合,最后卻在陽平小路上, 「戰不數合,被一矛刺中肩膀,翻身落馬。」

許褚打不過張飛,醉酒只是一個借口:他從喝酒到跟張飛單挑,已經過去了小半夜,縱馬掄刀的時候,已經看不出有幾分醉意了——即使雙方都喝了八分酒,許褚也躲不過張飛那一矛。

「關三刀」、「張一矛」恰如其分,其他八位的綽號可就有些爭議了:關羽稱黃忠為「老卒」,曹操稱馬超為「馬兒」,劉備集團稱趙云為「虎威將軍」、「常勝將軍」,雖然都有史料記載,但卻未必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黃忠是不是老卒暫且不提,馬超在不同時代也有好幾個綽號:劉備稱其為「錦馬超」,現在則有人說他是「馬坑爹」。

馬超起兵和馬騰被除的時間順序和因果關系,在正史和演義有相反的記載和描述,怎麼給馬超取綽號,自然會有一些爭議,管馬超叫什麼稱號,全憑讀者諸君個人好惡,吵架是很沒意思的。

蜀漢五虎上將各有擁躉,也各有黑粉,綽號取不好就會有人炸毛,所以咱們還是來聊一聊不會引起太強烈抗議的五子良將。

五子良將中,于禁是最不討喜的一個,他屬于「手電筒」性格:只能照見別人的缺點和錯誤,卻照不見自己內心深處的怯懦。于禁之名的真實含義,可能是只「禁」別人不「禁」自己。

于禁收拾別人,那是很下得去手的,所以他在曹營的人緣很不好: 「禁持軍嚴整,得賊財物,無所私入,由是賞賜特重。然以法御下,不甚得士眾心。」

「以法御下」的于禁到了緊要關頭,就什麼法都不顧了: 「于禁見四下無路,左右止有五六十人,料不能逃,口稱‘愿降’。禁拜伏于地,乞哀請命。關公曰:‘汝怎敢抗吾?’禁曰:‘上命差遣,身不由己。望君侯憐憫,誓報。’公綽髯笑曰:‘吾除汝,猶除狗彘耳,空汙刀斧!’」

在關羽眼里,于禁連插標賣首的土雞瓦犬都不如,關羽笑著給于禁取的這個外號不太文雅,還不如稱其為「于乞命」。

于禁的綽號至少還有五個:深海蓄暴大海龜、人亡禁、仁王禁、仁王盾、于KB,但這些綽號是什麼意思,筆者還真弄不清楚,可能常玩三國游戲的會知道,「神張遼」可能也是玩家叫起來的,但這個角色好像一般都都不太喜歡用。

張遼神不神很難說,有一點熟讀三國史料的都知道,那就是張遼換主公的次數,比呂布還多: 「并州刺史丁原以遼武力過人,召為從事,使將兵詣京都。何進遣詣河北募兵,得千余人。還,進敗,以兵屬董卓。卓敗,以兵屬呂布,遷騎都尉。太祖破呂布于下邳,遼將其眾降,拜中郎將,賜爵關內侯。」

張遼跟的盧馬一樣妨主,也就是曹操能承受得住,所以魏文帝曹丕稱其為「古之召虎」——召公虎跟周公旦一樣有名,但「召虎」之名在三國時期并非張遼專屬,劉備冊封張飛為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西鄉侯的時候,在圣旨中也說了類似的話: 「以君忠毅,侔蹤召虎,名宣遐邇,故特顯命,高墉進爵,兼司于京。」

兩個「三國召虎」都姓張,那位更厲害,也不太好下結論,估計劉備這樣稱呼張飛,估計還有點托孤寄命的意思,但卻沒想到張飛比他走得還早。

說起取綽號的水平,誰也比不過毒舌禰衡,他把曹魏文臣武將損了個遍: 「荀彧可使吊喪問疾,荀攸可使看墳守墓,程昱可使關門閉戶,郭嘉可使白詞念賦,張遼可使擊鼓鳴金,許褚可使牧牛放馬,樂進可使取狀讀招,李典可使傳書送檄,呂虔可使磨刀鑄劍,滿寵可使飲酒食糟,于禁可使負版筑墻,徐晃可使屠豬殺狗;夏侯惇稱為完體將軍,曹子孝呼為要錢太守。」

按照禰衡的說法,在曹操眼里有「周亞夫之風」的名將徐晃,也不過就是張飛原先的同行而已,跟鎮關西做的是同樣的買賣。

張遼成了「張鼓手」,許褚成了「許牧童」,樂進成了「樂播音」,張郃當時還沒投降曹操,逃過了這場惡搞。

禰衡沒有完成的任務,只能交給見多識廣風趣幽默的讀者諸君:以君高見,用梁山一百單八將取綽號的方式,送給曹魏五子良將和蜀漢五虎上將怎樣的美名更貼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