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幹建築的童工,瘦如麻杆的清兵,馬車和汽車在比賽

好友趣 2021/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如今很多一百多年前拍攝的老照片在網上廣為流傳,有的圖像清晰,所含內容豐富,有的圖像模糊,取景雜亂無章,可都讓網友們喜歡,關注,轉載。走在歷史裡,這些人文風貌常會讓人眼前一亮,咀嚼品味,感觸良多!

清末民不聊生,社會整體的入學率非常低,家境貧寒的孩子哪裡有學上,小小年紀就要出去打工謀生。照片上是上海某工地雇傭的建築童工,衣服穿得破破爛爛,臉龐更是被烈日曬得黝黑無比,眼睛裡都是生活的滄桑,對著鏡頭略顯遲鈍。

鴉片戰爭後,西方工業革命的進程也深深影響了清王朝。而隨著廠礦工業的發展,童工使用的數量和規模都在不斷增加。雖然他們所占勞動力比重高,可弱小的身體幾乎沒有實際上的貢獻,卻嚴重摧殘了他們的身體。

在四川茶道上背負磚茶的苦力,生活的苦難都寫在了臉上,一個磚茶若是二十斤的話,這十六塊超過了三百斤。鴉片戰爭之前,茶貿易是大清重要的收入之一。之後,鴉片氾濫,茶的製作工藝又落後,出口面臨危機,利潤驟降。

判了「流刑」的七名犯人,在等待上路。他們的目的地不是邊疆就是東北的甯古塔,每個人都是默然無語,前路漫漫,生死未蔔!

有人是戴著木枷,有人是「站籠」,木枷的大小,站籠的高低都能看出他們罪行的大小。這類刑罰很遭罪,手腳不便,生不如死。

京城的前門箭樓,雄偉壯觀。一輛輛馬車在泥濘的土路上行走,到處都是車轍印。繁華的街道,在八國聯軍侵華時被付之一炬,箭樓也讓炮火焚毀。

兩位清朝士兵,骨瘦如柴,如同麻杆,弱不禁風的樣子讓人感歎,如此的兵員怎能保家戍邊?

大家都知道八旗兵善戰,正是他們的驍勇最終問鼎中原。可清中期後,八旗就腐化了。同時清軍的序列中還有一支部隊,那就是「綠營兵」,曾是平三番的主力,卻一直被朝廷打壓。其次就是鄉勇,最後成了「湘軍」,「淮軍」。

清末時候的一張全家福,也許是第一次照相,每個人的臉上表情並不自然,拘謹,膽怯。一家之主也是心生忐忑,看他緊握雙手就知道他的心情了。

剃頭匠,挑著全副行當,炭盆,坐凳,工具一應俱全。身後的告示告訴我們,大清的京城已經被洋人佔領。慈禧和光緒帝已經棄城逃跑了,可老百姓的日子還要過。

馬車和汽車在比賽,西方的近代化讓古老封建的中國已經追不上了,閉關鎖國只能落後挨打。這照片成為一個王朝衰弱的縮影,不去變革只能自取其辱。

八國聯軍佔領北京後,實行分區佔領。于是永定門一帶的城牆被扒開,法軍將盧溝橋一帶的車軌一直鋪進了北京城。于是不計其數的軍用物資進入京城,數不清的奇珍異寶也從這裡運輸出去。

照片上這一幕令人痛心不已,在洋人的蠱惑下,一群孩子在向八國聯軍敬禮。他們的臉上有的還掛著笑容,還沒有體會國破家亡的悲壯。或許他們只知道,有糖吃,有一頓飯填飽肚子而已。「國不知有民,民亦無國」,大清存不存在已經沒有多大的關係。

打獵的爺仨,飽經風霜卻一隻獵物都沒有到手。正如歌中唱的那樣,「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身後是坍塌的城樓,身前是一條伸向遠方的鐵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