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貧民娶不上媳婦,該如何延續香火?他們的辦法讓人難以接受

現代社會由于男女比例失調,使得很多男人都娶不上媳婦,這已經成為比較嚴重的倫理問題。而且隨著女性思想觀念的崛起,對婚姻也沒有了太大的期望,不婚族開始逐漸登上歷史舞台。

在這樣的情形下,男子想娶老婆可謂是難上加難。而這樣的現象不僅存在于現代中,在古代也一樣有這樣的困惑,但他們所面臨的問題并不是比列失調等原因,其根本原因是因為窮。

富人們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窮人有可能一輩子打光棍,社會的貧富差距成為這種現象的導火索。但「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窮人想娶媳婦延續香火該怎麼辦呢?

典妻的盛行

所謂的「典妻」就是典當妻子的意思,是人類買賣婚姻的一種,最早起源于漢代,當時由于戰事頻繁許多人都快活不下去了,于是便將妻子典當變賣換來錢財。

這種形式在太平盛世不多見,直到清朝的時候才開始盛行。關于典妻的流行主要有很多個方面,但歸根結底還是男尊女卑的父權主義思想在作祟。

女人在男人的心目中是沒有地位的,她們活著的唯一價值便是傳宗接代。所以繁衍后代、延續香火便是典妻這一現象興盛的指導思想。

再加上傳統觀念的影響,很多男人都認為老婆就是物品,只要我需要錢的時候就可以把她賣掉。

因此當很多人窮得娶不到老婆的時候,就開始把主意打到了別人家老婆的身上,通過典當的形式把人家的妻子買回來給自己生孩子,這種形式是相當的有悖倫理。

女人在整個過程當中是沒有話語權的,丈夫要將自己賣給誰也只能聽天由命。雖然是一種不太正常的婚姻形式,但是還是要走說媒、下聘和迎娶這些環節的。

在此之前丈夫會跟買者訂立契約,里面要寫清楚典妻的時間,一般是三到五年,還有價格等其他事宜。買者對典妻唯一的要求就是能夠生育,這點是需要寫進契約里面的。

妻子被典當出去之后,要跟原來丈夫的家庭斷絕一切聯系,如果有孩子的話也是不能回家探望的。女人需要在典當期間幫買者生下一兒半女,之后才能回到夫家,但以后都不能跟這邊的孩子相認。

典妻的行為很多時候都是迫不得已而為之,家里實在窮得沒米下鍋了,所以只能如此。這種現象在清朝其實非常普遍,很多女人也愿意用這種形式來換取丈夫與孩子的好生活。

不過像這種違背倫理道德的婚姻模式也為社會帶來了許多不安的因素,在清朝就有很多因為典妻而發生的傷人案件。

典妻倫理案

貧窮已經成為了典妻中最為普遍的一種現象,可以分為夫典妻和自典妻兩種形式。其實也很好理解,夫典妻就是在丈夫的安排下將妻子典當給別人;而自典妻就是自己典當出去。

無論那一種形式都充滿了女性的無奈和感慨,夫典妻我們都能了解,那麼自典妻是如何呢?有些女子丈夫去世得早又沒有留下孩子,在婆家無依無靠,可能還會遭人白眼。

她們便在婆家的安排下將自己賣給別人做小妾,一般女子在走投無路之下才會選擇這樣一種方式。然而隨著典妻行為的發展,社會上也出現了很多變了味的典妻方式,按照現在的理解就是詐騙。

在陜西有個趙成都的人因為窮而謊稱自己去世,然后托人將老婆徐氏賣給郭寬做妾,此后趙成都屢次去找郭寬要錢,最后被他給謀害了。

還有一個叫做黃萬安的人,將妻子謊稱是剛守寡的弟婦,經人介紹賣給了知縣疏筤作。之后黃萬安想要去找知縣借錢都不得門路,便聯合妻子的叔叔狀告知縣娶有夫之婦,想要進行勒索。最后黃萬安被打了一百大棍還領取了有期徒刑一年。

這些人都是想通過典妻來給自己找一條生財的道路,實在是可惡至極。后來還演變稱為霸占良家婦女和利用典妻來進行詐騙等行為。

有一名叫張俊保的人看上張孝的妻子鄭氏,便想要娶她,隨后張俊保就給鄭氏的娘家人送上了賀禮,讓他們去逼迫張孝寫休書。但是張孝不肯,娘家人就設計抓住他的手在休書上按手印。

此后張俊保如愿以償能與鄭氏成婚,在就婚禮當天,張孝便帶上族人前去鬧場,結果雙方發生爭執,張孝被對方給打了一頓,不過最后將鄭氏給搶了回來。

像這樣的例子實在非常的多,起初那種以傳宗接代為目的的典妻形式逐漸變成了以騙取錢財為目的。在整個過程中,雙方締結的婚姻根本沒有感情基礎,甚至有些女性為了錢財還干起了詐騙的行當。

有些女性在經歷很多次買賣之后變得更加漠然,所以便以自己為誘餌去實施詐騙,這也可以看成是古代版的「仙人跳」。

冷漠的人性

吳友如是清末著名的畫家,他曾經畫過一幅「典妻販婢」。從畫作中可以看出典妻已經成為一種社會共識。那就是女人不僅默認這種方式,甚至沒有了任何反抗的意愿。

甚至很多妻子為了滿足丈夫「發大財」的心理,居然愿意去做典妻。這種對自己冷漠的態度是相當可怕的,此時的女人連最基本的羞恥心都沒有了。

從以上幾個案列中也可以看出,無論女性是被夫典當,還是被人霸占或者變賣,她們都處于被動地位。

但這種形式給予女性的身心傷害是巨大的,首先是典妻行為與女性根深蒂固的「從一而終」觀念形成極大的沖突;然后就是被典當之后,也相當于丟棄了自己的名節,往后只能被人指指點點。

而且到了對方家里如果生不出兒子的話,也會遭到苛刻的對待。還有就是被典當后,她再也不能見孩子,不管是作為母親還是孩子,這都是無法彌補的傷害。

有些女性可能還不止被典當一次,丈夫在嘗到甜頭之后,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典當妻子來換取錢財。女性就像是菜市場的大白菜一樣,被別人挑三揀四,然后在無盡的絕望中履行著所謂的義務。

這種接二連三的打擊也讓女性開始變得冷漠,像個沒有感情的機器。男人就是通過這種父權主義的霸權方式將女性淪為他們的玩物以及掙錢的工具。

這是時代賦予的悲哀,也是人性自私和冷漠最大的體現。不過還好隨著新思想的崛起,這種惡習也逐漸被拋棄,女性的權益也逐漸得到重視,從典妻到護妻,婚姻中的天平在不斷地持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