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統的計策有問題:曹操連環戰船順風發起總攻,劉備周瑜往哪跑?

在赤壁之戰前,并沒有「三國」的說法,即使有,也沒劉備啥事兒:當時除了代天子征伐的曹操和虎踞江東的孫權,還有荊州劉表、益州劉璋、漢中張魯、遼東公孫(度、康、恭)、嶺南士燮,這些人都比借住在新野的劉備強大很多。

赤壁一戰,并沒有讓曹操傷筋動骨,他仍是漢末占地最廣、兵力最強的一方,孫權那一戰打了個寂寞——按照《三國演義》的說法,周瑜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三國演義》記載的赤壁之戰基本屬實,最真實的就是曹操鎖戰船、黃蓋詐降、周瑜火攻,這件事在《三國志·卷五十四·吳書九·周瑜魯肅呂蒙傳》中有明確記載: 「瑜部將黃蓋曰:‘今寇眾我寡,難與持久。然觀操軍船艦首尾相接,可燒而走也。’乃取蒙沖斗艦數十艘,實以薪草,膏油灌其中,裹以帷幕,上建牙旗,先書報曹公,欺以欲降……時風盛猛,悉延燒岸上營落。頃之,煙炎張天,人馬燒溺者甚眾,軍遂敗退,還保南郡。」

曹操戰敗于赤壁,一方面是由于北方軍隊水土不服,另一方面是受了突如其來的東南風影響,最重要的一點,是曹操占據荊州后有點懈怠,既沒有對窮途末路的劉備進行追剿,也沒有一鼓作氣跨過長江。

曹操給孫權寫信勸降其實是個昏招,把一場原本可以速戰速決的閃擊戰打成了持久戰:建安十三年七月曹操南征,八月劉表病死,九月劉備敗逃,十二月孫權以周瑜程普為左右督、魯肅為贊軍校尉,帶領三萬人馬趕到長江防線。在此期間,曹操就忙著安撫百姓、跟老朋友蒯越蔡瑁喝酒敘舊情(曹操并未除掉蔡瑁),而錯過了西北風強勁的最佳南越長江的最佳戰機。

曹操錯失戰機,這才給了劉備孫權結盟備戰的時間,然后就發生了正史記載跟演義描寫基本相同的那一系列變故。

在《三國演義》里(下面均以演義小說為依據,正史就不提了),徐庶在僻靜處扯著龐統的袖子說: 「你好大膽!黃蓋用苦肉計,闞澤下詐降書,你又來獻連環計,只恐燒不盡絕!你們把出這等毒手來,只好瞞曹操,也須瞞我不得!」

徐庶進了曹營并沒有一言不發,他后來還當了曹魏御史中丞,每天帶著一幫言官喋喋不休地搞彈劾。如果他發現連環戰船的危害,是一定要向曹操打小報告的。

徐庶知而不言的真實原因,可能是「連環計」對曹軍來說也是有好處的,鐵索連舟能解決很多難題。

曹操有沒有八十三萬或八十萬人馬暫且存疑,曹軍善于陸戰而不善于水戰卻是不爭的事實——曹操南征之前,就是在玄武湖進行過短暫訓練,水上功夫跟從小長在船上的荊州和東吳兵沒法比。

明智的將帥講究以己之長攻彼之短,曹操要想用較小的代價換取更大的勝利,就只能揚長避短,最好的辦法,就是來一個微縮版的天塹變通途,也就是把戰船連成船塢登陸艦。

船大抗風浪,船小好調頭。連環戰船最怕的就是火攻,這一點曹操也不是沒考慮到: 「凡用火攻,必藉風力。方今隆冬之際,但有西風北風,安有東風南風耶?吾居于西北之上,彼兵皆在南岸,彼若用火,是燒自己之兵也,吾何懼哉?若是十月小春之時,吾早已提備矣。」

曹操知道十月小陽春會有東南風起,周瑜被諸葛亮的「借東風」戲法忽悠瘸了,說明他在這方面的知識還不如曹操,按照諸葛亮的說法,周瑜并不是完全合格的將帥: 「為將而不通天文,不識地利,不知奇門,不曉陰陽,不看陣圖,不明兵勢,是庸才也。」

如果周瑜的腦袋不是進了太多長江水,就會在諸葛亮「借東風」時想到剛過去沒幾天的「草船借箭」:「你這不是作法借風而是會天氣預報,你能預報大霧迷江,我也知道馬上要刮東南風了!」

草船借箭靠的是天氣預報,火燒赤壁也得益于天氣預報,當時會天氣預報的不僅僅只有諸葛亮一人,曹操在這方面也有研究,他只是沒考慮到天氣異常變化而已。

不管怎麼說,曹操采納龐統 的連環計都不算錯誤,如果一定說是錯誤,那也是在錯誤的時間做了正確的事。北方來的將士大多數暈船,荊州水軍又指望不上,只有把戰船連在一起,才能最大限度地提升曹軍的戰斗力: 「西北風驟起,各船拽起風帆,沖波激浪,穩如平地。北軍在船上,踴躍施勇,刺槍使刀。」

曹軍人數是孫劉聯軍的十數倍,荊州軍的技術裝備也不差,戰船數量可能比東吳還多,如果曹軍能把水面變成小塊陸地,打東吳會很輕松加愉快。

曹操「鐵索連舟」,八十萬大軍不再受暈船之苦,虎豹騎可以在船上馳騁如飛,如果這時候乘著強勁的西北風向江南發起總攻,那結果又會如何?

周瑜和諸葛亮能想到的火攻,曹操當然也能想到,據演義小說描述,當時長江之上大風足有七八級,即使不放火,曹軍的蒙沖斗艦對東吳戰船也有碾壓優勢:且不用開弓射箭,大家一路橫沖直撞過去,就能把周瑜的三萬水軍打個落花流水那時候許褚、曹純等人帶著虎豹騎棄船登岸,就可以一路殺到建康,孫權身邊可沒有能在長坂坡單騎救主的趙子龍,也沒有據水斷橋的張翼德,他除了跑路,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按照《三國演義》的描述和當時的戰場實景,曹軍戰船連在一起之后,完全可以在長江之上建成穩固的浮橋,曹軍鐵騎根本就不必管東吳艦隊擺開什麼陣型,只要快馬加鞭沖殺過去,孫劉聯軍就會失去招架之功和還手之力,曹操就能「攬二喬于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了。

細看比《三國志》更詳細的《三國演義》,我們就會發現赤壁之戰時的劉備孫權都很危險:龐統出了個餿主意,曹操鐵索連舟很明智,如果曹操不等黃蓋詐降,而是帶領大軍乘著西北風發起總攻,劉備周瑜往哪跑?

曹操鐵索連舟并沒有錯,如果他早十天半月發動總攻,就有可能一戰而定江東,但是很遺憾,曹操沒有在連環戰船建成的第一時間殺過長江,而是飲酒賦詩坐等東南風起、黃蓋火船來襲。

當然,說鐵索連舟很實用,這也只是筆者一家之言,精通古代戰法的讀者諸君肯定另有高見:如果曹操真的在東南風起之前向孫劉聯軍主動進攻,諸葛亮還有什麼錦囊妙計可用?如果東南風那一年不是來得太早,赤壁之戰最后的贏家會是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