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照片:地主坐炕頭數銅錢,龜奴扛青樓女子出臺,李鴻章坐輪椅

1900年的「庚子事變」,義和團扶清滅洋,讓列強瓜分中國的企圖破產。慈禧的好戰,清兵和義和團的不堪一擊,從天津到北京城都是一場浩劫。

八國聯軍占領北京城,紫禁城成了洋人閱兵的場所。光緒帝和慈禧跑到西安避禍,偌大的皇城威嚴盡失。在午門外,已經沒有了大內侍衛守城,洋人騎著高頭大馬,一旁的過道上幾位人力車夫攬客之余正在歇息。城墻破敗不堪,墻皮脫落,皇家威儀無跡可尋。

在封建社會,有錢人都是一妻多妾,即便在影視劇里也是看到妻妾成群的場景。圖中就是一位鄉紳和他的小妾合影照,男子身形威猛,女子小家碧玉。二人雖然身高差距明顯,卻有夫妻相。能夠讓老爺領著出鏡,應該很受寵。

龜奴扛著一位青樓女子去坐臺,這在當時已經司空見慣。看年齡這位女子還未成年,可生活所迫,只能委身在青樓里。一旦被達官顯貴相中,就要上門服務。老鴇子吝嗇的連馬車都不用,讓龜奴肩扛去接客。

鄉下的一處集市,人影散亂,一位商販蹲在地上,一手摸著下巴一手摁著衣服。慘淡的光景,讓他饑腸轆轆,可從早上開始半個銅板都沒掙到。

男子在頤和園的漢白玉欄桿上發呆,一條又長又細的辮子拋在腦后,遠處可以看到佛光閣。頤和園曾是皇家園林,慈禧最為青睞。即便甲午海戰,慈禧還挪用海軍軍費大修。八國聯軍侵華后,頤和園平常百姓都可以進去了,慈禧已經逃跑了。

一位騎腳踏車的貴婦人,頭戴抹額,人長得秀美。這應該是在照相館里的擺拍照,畢竟當時腳踏車還是奢侈品。一個縣官一年的俸祿也就買一輛。

扛槍站崗的大內侍衛,真是鳥槍換炮了。他站姿標準,英氣勃勃。千挑萬選的大內侍衛對皇家是忠心耿耿,盡職盡責。有的甚至可以平步青云,和珅就是大內侍衛出身。

一張女眷的合影,從服飾看就知道家境殷實。可以看到都是女子,五歲的孩子都已經纏了足。為何清末纏足之風非常興盛,主要還是滿足男子的私欲。在當時,大腳板是很難嫁出去了,越是精致的三寸金蓮才越讓人羨慕。

三位地主老財坐在炕上數錢,一堆銅板能讓人數到腳抽筋。炕前的方桌上已經擺了幾十串數好的銅錢。富人過年聚財,窮人過年要命,一年的收成最后都交了租子。

照相技術引入中后,最初很多人都是懼怕的,擔心魂被攝去。即便有人照相館里留下一張,都是很嚴肅的,拘謹的不敢動一下,笑容照很少見到。

1896年在德國克虜伯工廠的李鴻章,73歲的他由于漂洋過海已經疲憊不堪,只能坐在輪椅上。李鴻章是大清的股肱之臣,慈禧最信賴的漢臣。可曾料到他的北洋水師在甲午海戰中不堪一擊,全軍覆滅。之后他被免職,又出使歐美。

他在海外切實地感受到了大清與歐美諸國的差距,一度痛哭流涕,仰天長嘆!

扎心的一幕,義和團戰士被處決,被清兵摁在地上用鈍刀砍頭。一旁的洋人在監斬,最讓人痛心疾首的是周圍的麻木看客。「國不知有民,民亦無國」,實際上大清在百姓的心中已經名存實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