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行刺,劉備孫策等四人遇刺,三國最神秘的刺客團伙是哪個?

提起三國最神秘的刺客,很多人會想到行刺劉備未遂的無名氏、行刺劉禪未遂行刺費祎成功的郭脩,甚至可能還有人想到了行刺江東小霸王孫策的許貢三門客。

但是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和演義小說,就會發現這三組五個刺客,都有明確的幕后主使者,許貢三門客和郭脩自不必說,就是圖謀行刺劉備的那個無名氏,也沒將神秘保持到最后,他是主動自首招供了: (劉備) 數有戰功,試守平原令,后領平原相。郡民劉平素輕先主,恥為之下,使客刺之。客不忍刺,語之而去。」

這個刺客違背了職業準則,出賣了雇主,這碗飯他算是吃到頭了。以劉備喜怒不形于色的深沉性格,刺客的幕后主使劉平會不會被關羽張飛滅門,李涯不用把腦袋從腳后跟里拿出來也能想得到。

有人說許貢三門客的身份是假的,他們極有可能是曹操的謀士郭嘉郭奉孝為了證明自己「預言」的準確,而收買刺客對孫策下了手: 「孫策轉斗千里,眾聞皆懼,嘉料之曰:‘策輕而無備,雖有百萬之眾,無異于獨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敵耳。以吾觀之,必栽在匹夫之手。’策臨江未濟,果為許貢客所除。」

裴松之認為郭嘉是運氣好(此蓋事之偶合),而且那件行刺案最后也因為作案者被當場擊斃而告破,主謀就是許貢的小兒子。

平原無名氏、降將郭脩個許貢三門客跟行刺張飛的范強(《三國演義》中是范疆,古文疆、強通假,咱們今天話題的依據是《三國志》,所以稱其為范強)張達相比,還是要略遜一籌——遍翻三國史料,也不知道這二人從何而來、最終又去了何處。

在暗算張飛之前,范強張達名不見經傳,行刺成功后,也未見孫權對他進行任何封賞。《三國演義》中的兩刺客被孫權送到劉備軍營,由張飛之子張苞親自操刀將他們萬般折磨,這只是為了滿足世人的美好愿望,事實上當年孫權派使者求和,劉備連談判的機會都沒給,直接一口回絕了: 「孫權遣書請和,先主盛怒不許。」

范強張達沒有被明正典刑,糜芳傅士仁也沒被送還蜀漢,傅士仁去向不明,劉備駕崩后,糜芳還在東吳騎都尉虞翻的叱罵聲中替孫權打仗呢。

劉備集團出了很多叛徒,那些叛徒沒有一個受到應有的懲罰,荊州降將潘濬后來還跟孫權成了兒女親家。

放下蜀漢有多少降將、叛將不提,咱們還是來聊三國時期這兩位最神秘的刺客范強張達:他們來無蹤去無影,給后世留下了說不盡的懸疑,他們的幕后主使者,也達到了五人之多,其中居然還包括千古名相諸葛亮。

筆者認為,懷疑諸葛亮派人行刺張飛,是受了《三國演義》的影響,以為諸葛亮也反對劉備伐吳呢。

演義小說為了彰顯諸葛亮的足智多謀算無遺策,讓他預測了劉備伐吳必敗,事實上諸葛亮既不反對伐吳,更不會指使人對張飛下手——說諸葛亮暗算張飛,純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們遍翻三國史料,都找不到諸葛亮反對劉備伐吳的記載,作為荊州人士,諸葛亮比劉備更希望收復家園——劉備算荊州外來戶,但諸葛亮的家廟和先人陵寢,卻都在荊州。自己的躬耕之地落入他人之手,最不舒服的就是諸葛亮了,他薨逝后葬于定軍山而未能魂歸故里。

諸葛亮比劉備更迫切希望收復荊州,因為那是他「隆中對」的兩大基石之一: 「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

荊州沒了,漢室復興基本無望,諸葛亮憂心如焚,自然不會反對劉備以軍事壓力迫使孫權吐出部分荊州郡縣,最起碼也要把南郡收回,以便給北進中原留下一條通道。

關羽黃忠已經辭世,馬超也纏綿病榻不久將亡,劉備集團的萬人敵只剩張飛一個,如果張飛與劉備分進合擊會師于夷陵,給孫權造成的威脅更大,談判專家諸葛亮手里的籌碼就會更大。

不管怎麼看,即使不算諸葛亮高尚的人品,僅憑大局著眼,諸葛亮對張飛也只能保護而不能傷害。諸葛亮指使人行刺張飛以阻止劉備伐吳,純屬無稽之談。

諸葛亮連千萬分之一的嫌疑都沒有,說是曹魏收買范強張達,倒也不是沒有理由的懷疑,因為曹操本人就當過不太專業的刺客: 「太祖嘗私入中常侍張讓室,讓覺之;乃舞手戟于庭,逾垣而出。」

魏太祖武皇帝曹操開了個壞頭兒,他的子孫也上行下效,對行刺這種不光明的手段十分贊賞,郭脩行刺費祎之后,還得到了皇帝的特別褒獎: 「郭脩于廣坐之中手刃擊祎,勇過聶政,功逾介子,可謂釋生取義者矣。夫追加褒寵,所以表揚忠義;祚及后胤,所以獎勸將來。」

張飛遇刺的時候,是曹操那個擅長劍術的兒子曹丕執政,他效仿老爹曹操,用行刺張飛的手段來削弱劉備集團的實力,讓東吳西蜀勢均力敵打個兩敗俱傷,對曹魏無疑是非常有利的。

除了曹魏,東吳也可能是幕后黑手。讀者諸君都知道,張飛是三國公認的萬人敵,張郃能以一己之力擊潰初出祁山伐魏的諸葛亮和馬謖,但是在張飛面前,卻是很狼狽的手下敗將: 「飛率精卒萬馀人,從他道邀郃軍交戰,山道迮狹,前后不得相救,飛遂破郃。郃棄馬緣山,獨與麾下十馀人從間道退,引軍還南鄭,巴土獲安。」

如果張飛沒有遇刺,劉備伐吳就不會敗得那麼慘:進攻沒有先鋒大將,撤退沒有斷后之人,什麼事都是劉備親力親為,難免顧此失彼。

張飛遇刺,對曹魏和東吳都是有利的,所以曹丕和孫權都有嫌疑,從張飛遇刺中獲益的,在劉備集團也不是沒有,同為「國舅」的吳懿和吳班,就從張飛遇刺中撈到了極大的好處:吳懿后來當了車騎將軍,吳班當了驃騎將軍。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張飛與吳家兄弟有一個同樣的身份,那就是「外戚」:如果張飛不倒,那就是妥妥的「雙料國丈」,而吳家兄弟,則會成為「過期國舅」。

外戚專權和宦官干政是東漢末年兩大毒瘤,以「季漢」自稱的劉備集團,后來也出現了宦官干政,那個宦官就是人見人憎的黃皓。

外戚之間有無法化解的矛盾和仇恨,這在歷朝歷代中都不罕見,漢武帝時期,就是「母系國舅」田蚡干掉了「祖母系國舅」竇嬰。

除了曹丕、孫權、吳懿、吳班這四個受益者,我們還不能不注意到勢力更強大的蜀中門閥世家——最不希望劉備跟孫權開戰的,就是西川坐地戶。

那些地頭蛇幾乎反對一切戰爭,只要能保住家業不受損失,他們可以投降任何人,不管那人姓劉還是姓孫姓曹。

劉備不像曹操孫權那樣有經營了數十年或幾代人的穩固根據地,在荊州士人眼里,劉備是外來戶,在蜀中門閥眼里,劉備還是外來戶。關羽失荊州,一敗涂地的重要原因就是本土兵將大量投降——誰也沒有為劉備關羽力戰的心思。

在《三國演義》中,劉備是個忠厚仁義之君,但是細看三國史料我們就會發現,在漢中之戰時,西川已經到了「男子當戰女子當運」的程度,天府之土田園荒蕪,百姓的生活肯定受到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厭戰情緒彌漫在門閥和黔首之間,范強張達很可能就是因為厭戰而對張飛下了毒手。這兩個刺客之所以能輕松得手并順利逃脫,背后沒有一大票人的暗中支持,那是絕無可能的。

這樣綜合分析下來, 張飛遇刺后劉備和諸葛亮沒有進行深究,也是有顧慮的:拔出蘿卜帶出泥,如果大范圍追查,很可能會造成蜀漢動蕩。

張飛遇刺,是一件影響歷史進程的大事,但這樣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兩個主要人物范強張達,卻神秘得來無影去無蹤,這就不能不讓人懷疑行刺案件后藏著劉備和諸葛亮都十分忌憚的力量,而范強張達不過是兩個前臺小人物,甚至案子是不是他們做的,也是一個未知數。

在筆者看來,諸葛亮絕不可能參與張飛遇刺案,甚至事先完全沒有預料到,曹丕和孫權往張飛身邊安插臥底或派遣刺客的可能性也不大。張飛是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他的中軍大賬,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得去出得來的。

我們可以把吳懿、吳班也劃歸西川門閥之中,范強張達只是某個門閥豢養的死士而已,這樣一想,就什麼都明白了:張飛遇刺案的五個可能的幕后主使,只有以吳懿吳班為代表的蜀中本土勢力有作案動機并能從中受益。

當然,說范強張達是蜀中門閥的ㄙˇ士,說吳懿吳班等世家的族長嫌疑最大,這也僅僅是筆者一家之言,最后還得請讀者諸君發表高見:張飛遇刺,最大的受益者是誰?在本文所列的五個主要嫌疑人中,諸葛亮是完全清白的,最有作案動機并最可能作案成功,是哪個人或哪些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