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河南出土曹操墓,陪葬品顛覆人們認知,揭開曹操另一面

2006年春節,河南安陽安豐鄉西高穴村有村民發現了一座古墓,根據后來趕到的考古學家調查,這座古墓的墓主人正是三國時期的霸主曹操。

關于曹操七十二疑冢的事情幾乎是人盡皆知,之前也在其他地方發現過曹操墓,而這一次發現的墓卻同以往不太一樣。它似乎是真的曹操墓,只是在打開墓后,里面的陪葬品讓人十分意外。

確認墓主人身份

當西高穴村正處在闔家團圓的新年氛圍中時,突然聽到了一聲巨響。

這個聲音幾乎完全蓋過了煙花爆竹聲,但是人們并沒有放在心上,只是覺得可能是哪家有錢人正在燃放大型煙花。

直到幾天后,一位村民在自家的農田澆水時,發現了不對勁。

他按照平時的澆水量澆灌,可是水都用完了,許多土地還是很干,他敏銳地意識到,水可能是順著哪里流下去了。

他在農田中四處尋找,果不其然,找到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他覺得這個大洞肯定不尋常,所以急忙上報。很快,一支考古小隊就奔赴了西高穴村,找到了那個大坑。

這支考古小隊的帶隊隊長名叫潘偉斌,是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副研究員,他對這座古墓進行了勘探,當即確認這是一座東漢時期的古墓。

因為這座古墓的構造十分獨特,并不是常見的四四方方的形狀,而是上寬下窄,形狀上像一個鐵錘。

潘偉斌知道,這是東漢和魏晉時期的墓葬特征,而魏晉時期的墓穴構造大多為單室弧壁磚室墓,這座古墓的構造卻是多墓室磚室墓,是典型的東漢墓葬。

這是由于東漢時期的貴族們非常重視墓葬,身份越顯赫的人越是會把自己的墓穴修建得非常大和奢華。

接下來就是要確認這座古墓的墓主人身份了。

這座古墓的占地面積非常大,東漢時期普通的地方官員是沒有能力修建這樣大的墓穴的,所以墓主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至少也是朝廷中的王公貴族。

而這座墓穴又不是完全的東漢早期特征,它在具備東漢特征的同時,「鐵錘」形狀又有著一定的西晉特征,所以潘偉斌斷定,這是一座東漢末年的墓穴。

而東漢末年三分天下,長期占據河南的是曹魏政/權。

所以這極有可能是一座曹魏的古墓。

曹魏時期盛行的墓葬傳統和我們認知的古代的墓葬不太一樣,許多已經發現的曹魏時期古墓都沒有對應的墓碑、墓志,這可能是那時候獨特的喪葬傳統,也給考古學家確認墓主人身份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但是這座古墓卻是個例外。

潘偉斌的考古小隊在棺槨周圍找到了一些石牌,對于大多數的古墓來說,墓主人往往會在棺材中或者棺材與棺槨之間放東西,像這樣的東西放在棺槨外的古墓還是很少見的。

這些石牌有圭形的,也有六邊形的,而圭形的石牌上赫然寫著幾個大字「魏武王常所用」。

曹操生前被封為魏王,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曹操去世后,東漢朝廷給他追封了一個謚號:武。

所以在東漢末年曹魏時期,當得上「魏武王」三個字的,只有曹操一個人。

這個發現讓在場的所有考古人員都十分激動,原來這座古墓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曹操。

潘偉斌查閱了一些古籍,發現曹操在生前所寫的《終令》中對兒子曹丕下了命令:因高為基,不封不樹。

這句話的意思是,曹操要求自己去世后的墓葬只能在地面原本的高度上修建,而且墓葬上面不能繼續蓋土,也不能繼續種樹。

潘偉斌等人檢查了墓葬周圍的環境,發現果然和《終令》中所寫的如出一轍。

這麼看來,這座古墓就是曹操的墓無疑了。

這時候在場有考古學家提出了問題:都說曹操有七十二疑冢,這座古墓很有可能只是疑冢之一啊,為什麼就確定一定是曹操本人的墓穴呢?

接下來對棺槨中尸骨的深入調查揭曉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墓葬中的三具尸骨

根據調查,一開始村民發現古墓時看到的大洞,實際上就是猖獗的盜墓賊打下的盜洞,而那天晚上的一聲巨響,很有可能也是盜墓賊的手筆。

所以說,這座古墓已經被盜墓賊捷足先登過了,考古人員們調查時,發現包括棺槨在內的很多東西,都已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

要說盜墓,曹操算得上是很多盜墓賊的「祖師爺」,曹操早年還沒有成為割據一方的群雄的時候,設立了「摸金校尉」、「發丘中郎將」等名號,就是通過盜掘前人的墓穴來補充軍餉。

正是因為曹操本人就是如此,所以他才分外在乎自己走後會不會被盜墓賊「光顧」,這大概也是傳聞中他設立七十二疑冢的原因所在。

潘偉斌看到受損嚴重的棺槨,感到萬分心痛,但是心痛歸心痛,考古工作還是要繼續進行的。

棺材打開后,眾人發現,里面有三具尸骨:一具男性尸骨,兩具女性尸骨。

男性尸骨想必就是曹操,而兩具女性尸骨根據調查,其中一個為六七十歲的女性,而另一個是很小的少女。

對這幾具尸骨的調查,真正確認了這座古墓就是曹操墓,并不是所謂的七十二疑冢之一。

考古學家們先用專業的考古設備,對男性尸骨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這名男性生前應該有很嚴重的牙齒問題。

我們都知道,曹操生前患有很嚴重的頭疼病,還為此請了神醫華佗為他醫治,但是華佗只能幫他短暫鎮痛,無法根治這個毛病。

現在看來,這具男性尸骨的牙齒問題正好對上了曹操的頭疼病,因為牙齒作為身體骨骼的一部分,牙齒問題中包括的根尖周病、牙髓病,如果不采取有效治療措施,是很有可能導致頭痛的。

而那時候又沒有專門的牙醫,即使華佗懸壺濟世,畢竟時代所限,對于這種問題束手無策也是很正常的。

調查完了男性尸骨,考古人員們又開始了對兩具女性尸骨的調查。

那具少女尸骨,眾人無論如何也無法給出一個確切的結論,因為曹操有七個女兒,歷史上記載比較多的只有大女兒曹憲和二女兒曹華,她們一個是漢獻帝的貴妃,一個是漢獻帝的貴人,沒道理和曹操葬在一起。

而曹操其他的女兒歷史記載很少,所以這具少女尸骨的身份很難有一個確切的結論。

但是那一具年長女性的尸骨身份,是不難推測出來的,她就是曹操的夫人卞夫人。

從常理來分析,和曹操合葬的年長女性,一定是和曹操關系不淺的,如果他只是要找人合葬,就不會找這麼年長的女性。

從年齡上來判斷,這個女性是卞夫人的可能性很大,因為根據《三國志·魏書·后妃傳》記載,卞夫人是在曹操走後的第十個年頭,也就是公元230年去世的。

那時候曹丕當政,卞夫人在朝中的地位一定是很高的,所以她完全有資格在自己去世時,和曹操合葬。

要印證這個猜想,潘偉斌只需要調查清楚,這座古墓在當年到底有沒有被二次打開過就可以了。

根據對墓穴的調查,他們發現墓道的西部開口越過了墓門所在的位置,一直向西延伸,直接打破了墓室上部的填土。

這對于常規古墓來說是很不合理的,這種現象最有可能的成因,就是這座古墓被二次打開過,這恰恰印證了這名年長女性的尸骨就是卞夫人。

確認了墓主人的身份,接下來就是對陪葬品的調查了,而這些陪葬品讓在場的眾人都出乎意料,因為它們反映出的形象和眾人心目中的曹操形象十分不一致。

顛覆印象的陪葬品

因為三國演義的流行,曹操在大多數人眼中的形象都是陰險、狠辣的梟雄,他的名言「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我們都耳熟能詳。

再加上曹操忘恩負義除掉呂伯奢一家、后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種種行徑,曹操在人們眼中都是一個負面形象。

而當時曹魏時期,喪葬傳統注重奢華,王公貴族們都會在自己的棺槨中放大量的金銀玉器陪葬,而曹操作為一代梟雄、曹魏霸主,他的陪葬品想必應該是窮奢極侈吧。

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曹操的棺槨中連一件金銀玉器都沒有,陪葬品大多都是鐵器和陶器,甚至這些陶器上面連彩繪都沒有,就是原本的顏色。

這樣比起來,一開始發現的證明曹操身份的石牌反而成了陪葬品中最值錢的東西。

而從后來抓獲的盜墓賊那里收繳來的陪葬品,也沒有任何一件金銀玉器。

這樣的陪葬規模,比起當時厚葬的喪葬風氣,可以說是非常樸素了。

其實曹操在《終令》中就提到,一定要給自己進行薄葬,不要放置貴重的陪葬品,如今曹操的陵墓擺在眼前,人們不得不相信,曹操原來真的是一個十分簡樸的人,和想象中的窮奢極侈相去甚遠。

從根本上來說,古代的帝王將相喜歡厚葬,是因為他們相信所謂轉世輪回,希望自己走後到了陰間也可以繼續享樂,即使很多朝代民不聊生,他們還是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來實行厚葬。

而曹操打破這一傳統,是十分有膽識的,足以證明他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也在那個戰火紛飛的時代體恤了苦難的百姓。

而接下來對史料的詳細考察更是得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結論: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七十二疑冢」!

我們聽到的關于曹操設立七十二疑冢的傳言,基本都是來自于明朝詩人陸深寫的一首詩《疑冢》中的句子:疑冢七十二,冢冢渾相似。而這句詩事實上是沒有任何史料依據的。

潘偉斌翻閱了大量古籍,發現曹操在《終令》中已經將陵墓的位置寫得非常詳細,稱之為「高陵」,而更加具體的位置在唐代的《元和郡縣圖志》中也有記載:西門豹祠在縣西十五里,魏武帝西陵在縣西三十里。

其中描述的這個地方在距離鄴城故址15公里左右的地方,和如今發現曹操墓的地方完全一致。

而曹操的葬禮舉辦全過程,都在曹植的《誄文》中有所記載,人們傳的神乎其神的七十二疑冢以及曹操的棺槨往四面八方分別抬走的情況,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這個發現讓潘偉斌大為震驚,他將這個發現詳細地寫在了自己的學術論文《再論曹操墓》中。

原來七十二疑冢也是謠言,這麼看來曹操并非完全的小人,相反他竟是一個不怎麼在乎形式、看透4亡的人。

而所謂的疑冢、奢侈的陪葬品,都不過是人們基于刻板印象和傳言對曹操的無端揣測罷了。

結語

2006年發現的曹操墓,讓全國考古界都為之振奮,而隨著曹操墓的發現,許多問題的答案也浮出了水面。

簡陋的陪葬規模、十分具體的方位,這些發現讓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意外。

原本刻板印象中冷酷無情、陰險狡詐的梟雄,實際上卻是一個不注重形式、相當樸素節儉的人。

所以曹操墓的發現,不僅僅是考古學的重大突破,更是人們真正走近曹操、了解曹操的開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