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洗一次澡用100條毛巾,一頓飯吃108道菜的慈禧,童年卻靠借債度日

1908年11月15日,慈禧太后終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她看了一眼圍繞在身邊的這群人,沒有一個是她真正在意的,當然,也沒有真正在意她的人。

她閉上眼,又努力睜開,對床邊的人說:「以後,女人不可預聞國政,這和本朝禮法相悖;禁止太監擅權,明末之事,可為殷監。」

身邊人連口稱是。

她慢慢把手伸到半空,微微眯眼,似乎想要看清什麼,又努力張了張嘴,卻終究什麼也沒說,手卻重重落了下來。

大殿內外傳來此起彼伏的哭泣聲。

這個大清國最尊貴的女人、世人唾駡的目標、萬千女人羡慕的對象,在無數人的期待中與世長辭。

曾幾何時,她也只是個平凡的女人。

【1】

葉赫那拉氏曾是草原最大的部落,自跟愛新覺羅部落幹架失敗後,在草原的地位一落千丈,等清軍入關,愛新覺羅氏稱帝后,它的地位更是一日不如一日。

慈禧出生的時候,葉赫那拉氏早已沒了當初的風光,雖世代為官,卻不過是四五品副廳級職位,日子還算過得下去。

但好景不長,慈禧的祖父因一樁貪汙案的牽連,被罰交一大筆罰款。

祖父交不出來,最後鋃鐺入獄,父親為救祖父,幾乎變賣全部家產外加借高利貸,才把祖父從監獄裡撈出來。

屋逢漏瓦偏陰雨,沒過多久,父親又因工作失誤被革去職務,之後便一病不起,由于缺醫少藥,沒多久就病逝了,他直到死都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有一天會成為大清國最奢侈的女人。

慈禧是家中長女,那時候她已經年滿14,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紀,卻仍舊待字閨中,由于家庭的變故,只能靠四處借錢生活,受盡了白眼和嘲笑。

從那時起,金錢的種子,就已經埋進她的心裡,她暗暗發誓,如果有一天她發達了,一定要好好享受這世間所有的美好。

很快,這個轉機就來了。

作為八旗子弟,慈禧得到了一個入宮選秀的機會,她知道,也許改變她命運的機會來了。

選秀照片在所有入選人員中,慈禧的出身不佔優勢,顏值也沒有比別人高出多少,但她的牙齒特別漂亮,于是她就想了一個法子。

當時在入選環節,有一個回答自己年齡的機會,別人都常規回答自己的年紀,當問到慈禧的時候,她回答:「爺,明年17。」

並故意拉長了尾音,正好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別人有一副好牙口,吃嘛嘛香,慈禧憑著一口好牙,成功被鹹豐帝選為蘭貴人。

後宮就如同一個縮小版的江湖,有江湖就有紛爭,娘家地位決定一切。

出身不不高的慈禧,當時幾乎處在食物鏈的最低端,除了宮女,不論見到誰,都只有低頭行禮的份。

當時鹹豐帝年已20,卻未有子嗣,慈禧知道自己有痛經的毛病,一次承寵過後,在鹹豐帝興頭上說:「臣妾最近脾胃不甚,自知地位不夠,沒資格專門請太醫,想請皇上找個太醫為臣妾調理一下。」

咸豐咸豐帝自然應允,找太醫為其調理,沒多久後慈禧有孕,成功產下一子,就是後來的同治帝。

這也是鹹豐帝唯一的兒子。

當時清朝外有英法入侵,內有太平天國起義,可謂是內憂外患,每天的奏摺幾乎堆滿了禦案,令鹹豐帝頭痛不已,得知慈禧文化程度不高,但字寫的極好,便讓她代筆。

慈禧墨寶讓鹹豐帝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這一懶省事的舉動,卻成為慈禧掌權的敲門磚,讓大清國少活了幾十年。

也正是參與並了解了這些軍國大事,慈禧首次知道了「權利」的真正含義,同時,「權利」二字,也深深紮進她的心裡。

【2】

此時的慈禧應該是最幸福的時候,有老公寵愛,有兒子傍身,不用擔心會被追債的人堵在門口,至于國家飄搖這種小事,暫時可以忽略不計。

然而老天就是這麼愛開玩笑,在你覺得生活絕望的時候,給你一絲曙光,在你覺得幸福美滿的時候,又轉頭來一記耳光。

幾年後,鹹豐帝由于每天加班加點、日夜不停地工作,提早去向清太祖報導了,只留下一對孤兒寡母和一份滿目瘡痍的爛攤子家業。

為了給兒子守住家業,慈禧先是和皇室宗親聯手,除掉了指手畫腳的「八大王」,又過河拆橋罷黜了不聽話的宗親。

恭親王在這場權力爭奪,慈禧占得上風,成為真正的掌權人。

那年,她才27歲。

晚清時期,民生凋零,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但這一切都和深宮中的慈禧沒什麼關係,人家正在享受著權利帶給自己的一切。

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慈禧的童年雖沒有到食不果腹的地步,卻也絕對算不上幸福,父母的重男輕女的態度,當初四處借錢度日的窘迫,皆歷歷在目,搞得現在不生活得好一點,都絕對是怠慢了自己。

吃的、喝的、用的,都按照最高標準要求自己。

當初滿人入住中原,對所有的手下都不放心,規定每頓飯要120道菜,每天換著花樣的做,只是為了讓人摸不飲食出規矩,來防止下毒,這是「祖制」。

後來,皇帝覺得這樣吃飯太麻煩,就減少了量,乾隆算是比較奢華的,他晚年時期的每頓飯,不過才48道菜,道光時期更是節儉,每頓飯才四菜一湯。

等到慈禧掌權的時候,開始報復性消費,御用廚師150人,每頓飯至少要108道菜,吃飯到時候,三張膳桌拼起來都放不下。

根據《膳底檔》的記錄,慈禧一年在吃飯上的花費,就要十幾萬兩白銀。

那時一個七品官的年俸不過白銀45兩。

溥儀之前在著作《我的前半生》中寫到:在宮廷裡,花費人工和金錢最大的,莫過于吃飯了。

溥儀什麼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全都出現在在飯桌上,哪怕吃個西瓜,都能吃出花來,人家只吃最中間的那一小塊。

慈禧一個人能吃多少,她吃不完,就把剩菜會賜給後宮或者太監宮女吃,著實省了不少人的口糧。

按照這麼一算,倒也不是沒有好處。

愛美是人的天性,吃好了,穿戴享受自然也不能落下。

據統計,慈禧每年的美甲費用高達600萬,洗個澡都要上百條毛巾伺候。

如果把這筆錢用在加強國家管理上,估計大清朝又能多活幾十年。

相對金銀器皿,慈禧偏愛碧璽寶石,但是清朝本地沒有,只能從國外進口。

美國當地的一個碧璽加工廠出的九成以上的飾品,幾乎都是供應給慈禧一人,以至于後來慈禧去世後,此工廠由于產品銷路受阻,只能破產。

憑一己之力,養活美國一個工廠,有沒有後者不知道,但應該沒有前人。

【3】

1894年,在歷史的長河中是平凡的一年,但對于晚清時期的人們來說,卻是極為不平凡的一年。

因為這一年,共發生了2件大事。

首先是慈禧的60大壽。

那時候的人們平均壽命低,60年為一甲子,能活過甲子之年不易,按慣例要大肆慶祝一番,就連當初的康熙在60歲那年,從不鋪張的他都辦了一個「千叟宴」,更何況是喜愛鋪張的慈禧。

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慈禧的生日貌似和「十」犯沖,40歲那年,兒子同治帝病逝;50歲那年,又爆發了中法戰爭;好不容易到了60歲,必定要大肆操辦一番,誰知道自己還有沒有70歲生日呢?

她先是建行宮,再修建頤和園,前前後後的費用加起來,預計花費白銀1000萬兩。

而這些費用,有3/4是挪用海軍經費。

當時,曾有海軍將領提出,國防吃緊,想讓朝廷撥經費來買18門大炮,以此來加強海軍建設,費用共計白銀61萬兩,朝廷卻以當時國庫空虛為由,給駁回了。

慈禧生日當天,全京城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一片。

尤其是皇宮裡,拿了賞賜的人摸了摸自己的荷包,臉上的笑容更深刻;從外地進京賀壽的人,臉上的褶子都笑出來了,紛紛給拍馬屁說:「太后生日快樂,大清千秋萬代。」

這時候偏偏有人來掃興。

當時一個禦史有些看不過去,就站起來對慈禧說:「應該把壽宴的經費撥一部分出來,用作海軍建設。」

慈禧聽完之後,臉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來,只說了一句話: 「誰今天讓我不痛快,我讓他後半輩子都別想痛快!「

接著,聲樂響起,繼續觥籌交錯。

當時曾有人給慈禧寫祝壽的對聯:「一人有慶、萬壽無疆」。被人諷刺改成:只為一人歌慶有,同城萬壽祝疆無。

壽宴與國防孰輕孰重,連平民百姓都懂得的道理,到了掌權人手裡,卻是本末倒置,實在令人唏噓。

【4】

1896年,為解決清政府當前的困境,李鴻章在慈禧的授意下,就公同防禦日本的事情去俄國談判,此行結果如何,他無法預判,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大清國,不禁想起之前去日本談判的情景。

甲午海戰中,北洋艦隊全軍覆沒,李鴻章代表清廷前去馬關談判。

談判最初,雙方陷入僵局。

在第三次談判後,李鴻章返回住處的時候,居然在路上遭遇幸而未打中要害,此事一出,世界譁然,然而日方僅僅是表達了歉疚,就再無動作,後來也不了了之。

弱國無外交這句話,在那一刻,真正體現了出來。

就在國家風雨飄搖之際,慈禧依然不忘四處遊玩取樂。

1902年,慈禧想要率領文武大臣去西陵祭陵,原本她第一次見到火車的時候,覺得這個大傢夥噴煙的樣子太醜了,還曾鬧出過拿馬拉火車的笑話。

但是最近的車站還距離西陵還有40公里,慈禧身嬌肉貴,受不得馬車顛簸,最後大手一揮,直接建一條鐵路。

半年之後,鐵路建成,然而這條鐵路僅僅用過2次,就再也沒用過。

而建造鐵路的時候,俄國為長期佔領東三省領土,向清政府提取的無理要求,都被慈禧一一答應,正值國庫空虛,至于建鐵路的錢從何而來,可想而知。

老話說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大清國被推翻,慈禧雖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但她身上卻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一個國家的興盛,和統治者有著直接的關係。

遙想當初清太祖從馬背上奪得天下,浩浩蕩蕩入關,之後在多位皇帝兢兢業業治理下,收復臺灣,擴大領土,方有了康乾盛世的輝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