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單挑孫策很明智:對面的江表虎臣中,有兩個很難對付的高手

東萊太史慈酣戰小霸王孫策,被譽為《三國演義》五場最激烈單挑之一,在正史《三國志》中也有精彩描述: 「慈偵視輕重,時獨與一騎卒遇策。策從騎十三,皆韓當、宋謙、黃蓋輩也。慈便前斗,正與策對。策刺慈馬,而攬得慈項上手戟,慈亦得策兜鍪。會兩家兵騎并各來赴,于是解散。」

這場大戰,還衍生出了一個神秘的「曲阿小將」,甚至有人懷疑他就是年輕時的黃忠黃漢升。

曲阿小將肯定不是黃忠,年齡對不上號,而且細看史料和小說,我們就會發現孫策的那十三個從騎很厲害,其中有兩位高手,武功與太史慈不相上下——太史慈單挑孫策是很明智的:如果不拿話套住孫策,雙方來一場二對十四的混戰,不但曲阿小將會早早被除掉,就是太史慈本人,也很難逃出生天。

史料中的騎卒,就是越解析越糊涂的「曲阿小將」,很多人認為那應該是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子,而事實上當時的大將小將并不是以年齡劃分的,有人七老八十鬢發斑白,如果級別沒升上去,他還得自稱或被別人稱為「小將」,這就跟范進五十多歲還是「童生」一樣。

我們十分熟悉的老將丁奉,也在甘寧、陸遜、潘璋等人手下當過「小將」。丁奉的戰斗力,似乎也不比太史慈弱: 「魏將文欽來降,以奉為虎威將軍,從孫峻至壽春迎之,與敵追軍戰于高亭。奉跨馬持矛,突入其陣中,斬首數百,獲其軍器。」

丁奉陣斬數百人,是他一人之力還是帶隊殲敵,怎麼理解都行。這里面有一件事情大家都知道,文欽就是后起之秀文鴦的父親,當時那場大戰,文鴦也是在場的,但表現似乎比丁奉略遜一籌: 「鴦以匹馬入數千騎中,輒傷百余人,乃出,如此者六七,追騎莫敢逼。(《資治通鑒·卷七十六》,本文黑體字除特別注明外,均出自《三國志》)」

如果丁奉是帶著一大票手下,而文鴦真是單槍匹馬,那顯然是文鴦厲害,但是古代戰爭中,大將單挑極其罕見,文鴦沒有隨從的可能性也不大——他父親文欽也舍不得讓他以身犯險。

丁奉不是善茬子,但他當時還真沒有資格給孫策當從騎,他第一次出現在江東的身份,是甘寧的「小將」。

神亭嶺下太史慈酣戰小霸王,「雪中奮短兵」的丁奉不在場,「錦帆賊」甘寧甘興霸也不在孫策從騎之中。

甘寧原本是益州牧劉璋的轄區的「蜀郡丞」,他是從巴郡回到祖籍荊州,在劉表和黃祖手下都不太得煙兒抽,這才投奔了孫權——太史慈和孫策大戰的時候,甘寧還沒到江東呢。

甘寧、潘璋、凌統(但是還未成年)不在,并不代表孫策手下無人,按照時間推算和正史小說的記載描述,當時孫策的「十三從騎」中,除了韓當、宋謙、黃蓋,還有程普程德謀、周泰周幼平這兩大高手。

且不說身高七尺七寸的陳武、身高八尺的董襲有沒有投奔孫策,就是周泰程普這兩員大將,太史慈跟他們單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演義中的程普當然很厲害,第二天雙方再戰,程普就主動代替孫策出戰,而且似乎有了必勝的把握:「不須主公勞力,某自擒之。」

程普要拿下太史慈還真不是吹牛,他的鐵脊長矛真不是吃素的,太史慈跟他大戰三十回合不分勝負,劉繇鳴金收兵,太史慈也沒過多糾纏,就這麼偃旗息鼓了。

演義中的程普跟太史慈武功難分高下,正史中的程普好像比孫策還能打。孫策當丹陽都尉的時候,被「涇縣大帥」、「丹陽宗帥」祖郎圍攻,是程普救了他一命: 「策嘗攻祖郎,大為所圍,普與一騎共蔽捍策,驅馬疾呼,以矛突賊,賊披,策因隨出。」

除了長矛高手程普,孫策身邊還有一個超級保鏢周泰:此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血厚抗揍,你砍他十幾二十刀,他還能生龍活虎地跟你玩兒命。

筆者玩三國戰略游戲的時候,經常喜歡派周泰去守城,無論是山地、平原還是水寨,他都有強悍的防御力。

在三國史料中,周泰也確實是一只打不倒的小強,孫權也欠了他救命之恩: 「山賊數千人卒至。權始得上馬,而賊鋒刃已交于左右,或斫中馬鞍,眾莫能自定。惟泰奮激,投身衛權,膽氣倍人,左右由泰并能就戰。賊既解散,身被十二創,良久乃蘇。是日無泰,權幾危殆。」

諸葛亮評價東吳實力的時候說: 「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

這些賢能,自然就包括程普黃蓋等江表虎臣,「孫氏之所厚待」,這才能三分天下有其一,如果都像演義小說中寫的那樣兩個一伙才敢出來打醬油,曹操也不會兵敗赤壁,劉備也不會兵敗猇亭了。

這些江表虎臣不但不像小說中寫的那樣只是二流貨色,他們有的連關羽都不放在眼里,比如咱們前面提的錦帆賊甘寧,就曾對魯肅夸下海口: 「可復以五百人益吾,吾往對之,保羽聞吾欬唾,不敢涉水,涉水即是吾禽。」

關羽當時有三萬人,甘寧有只有三百人,他認為自己再加五百湊夠八百,就可以干得比百騎劫營還利落。

關羽或許是不跟甘寧一般見識,或許是沒有接到劉備的命令,那場仗最后沒打起來。

關羽可以慣著甘寧,孫策和他的十三從騎,可不會對太史慈客氣,孫策當時已經挖好了坑想讓太史慈跳下去:「你兩個一齊來并我一個,我不懼你。我若怕你,非孫伯符也。」

只要太史慈肯兩個打孫策一個,程普等人當然也愿意十四個打倆,那時候太史慈和曲阿小將就是有三頭六臂,也扛不住十四個人二十八條胳膊。

所以太史慈拿話套住了孫策:「你便眾人都來,我亦不怕!」

孫策不肯落面子,這才有了神亭嶺下的單挑。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當時大家都很不講武德地一擁齊上,太史慈和曲阿小將還有活命的機會嗎?太史慈和孫策越打越遠,程普等人豈能閑著?他們閑著沒事干嗎,又豈能不拿曲阿小將練刀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