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張飛趙云去華容道,劉備諸葛亮心中有數:關羽知道我們的意圖

華容道關云長義釋曹阿瞞,留下了千古美談,也留下了千古謎團:曹操的殘兵敗將已經疲憊不堪,斗志昂揚的張飛趙云為何不窮追猛打?曹操一步一挪爬到華容道,張飛趙云為何不趕來和關羽會合?如果關羽一刀把曹操宰了,還會有后來的三分天下嗎?

說關羽放曹操是講義氣,估計很多人都不會相信,因為曹操和關羽之間的恩怨糾纏太深了,關羽一見曹操就血灌瞳仁刀劈如風,那也是很好理解的:當年許田圍獵,關羽就已經對曹操動了沙機,后來關羽喜歡上了秦宜祿的夫人,曹操也答應將那美婦當做獎品送給關羽,結果一看那美婦實在太美,曹操就食言而肥自己笑納了。

關羽被迫投降,這種羞辱,一般人都難以承受,就更別說一向心高氣傲的關羽了。于公于私,關羽跟曹操之仇都是不共戴天,劉備和諸葛亮派關羽去華容道,看起來就像是真想要曹操的老命一樣。

但是讀者諸君都知道,在劉備和諸葛亮眼里,曹操不是不可以死,但是卻不能倒在赤壁之戰中,尤其是不能落在劉備這幫人的手里——劉備當時還沒有南下奪取荊州四郡,就是曹仁從南郡傾巢而出,劉備那點兵力也擋不住,就更別說對付剛打完勝仗士氣正旺的東吳軍隊了。

周瑜要除劉備,也要除諸葛亮,這是擺在臺面上的事情,當初劉備去見周瑜,可把諸葛亮嚇出了一身冷汗: 「孔明偶來江邊,聞說玄德來此與都督相會,吃了一驚,急入中軍賬竊看動靜。只見周瑜面有沙氣,兩邊壁衣中密排刀斧。孔明大驚曰:‘似此如之奈何!’」

要不是關羽按劍立于劉備之后,周瑜早就摔杯為號把劉備剁為肉泥了: 「關云長,世之虎將也,與玄德行坐相隨,吾若下手,他必來害我。」

諸葛亮跟劉備解釋清楚了周瑜的不懷好意和關羽的救駕之功,沒過幾天,就派關羽去華容道堵截曹操了。

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就會發現,劉備和諸葛亮原本就沒想截住曹操,甚至也沒打算讓關羽為難,所以當初分派阻擊任務,張飛和趙云接到的命令都很明確:趙云打頭陣, 「不除他盡絕,也除一半」;張飛在第二道防線, 「雖然不捉得曹操,翼德這場功料也不小」。

諸葛亮的心思很明顯:對曹操的敗兵,不求包圍全殲,更不指望生擒曹操,免得曹軍狗急跳墻拼命反撲——劉備就那麼一萬左右兵馬,曹操以十換一,也能把劉備的老本兒折騰光。

趙云張飛的任務不是除將捉曹,而是搶奪軍需物資和武器裝備,在這一點上,趙云做得很好: 「操教徐晃、張郃雙敵趙云,自己冒煙突火而去。子龍不來追趕,只顧搶奪旗幟。」

趙云根本就沒想過乘勝追擊,更沒想過要到葫蘆口跟張飛前后夾攻,他手下的戰士都變成了搬運工,除了沒啥大用的旗幟,盔甲刀槍肯定也沒少劃拉。

張飛追趕曹操,也是虛應故事: 「許褚騎無鞍馬來戰張飛,張遼、徐晃二將,縱馬也來夾攻,兩邊軍馬混戰做一團。操先撥馬走脫,諸將各自脫身。張飛從后趕來。操迤邐奔逃,追兵漸遠,回顧眾將多已帶傷。」

趙云和張飛之側擊而不阻擊,說明諸葛亮早有安排,決不可截斷曹軍生路,如果布置好防線死頂硬扛,自家的損失一定很大,在彝陵葫蘆口,曹軍能跟張飛部下混戰,說明人急眼了是連張飛都敢打的。

最搞笑的是張飛帶領的以逸待勞之軍,追趕疲憊不堪的曹操潰兵,居然越追越遠,不知道的還以為張飛是想放丈人們一條生路,免得回家被夏侯姑娘揪著耳朵罰跪搓板呢。

經過趙云張飛兩次襲擾,曹軍已經拿不起刀槍,如果關羽張飛趙云三人六千五百人馬會師華容道,曹操肯定是突圍不成只能束手待斃了。

不但張飛趙云沒有出現在華容道,劉備和諸葛亮也沒打算去: 「于樊口屯兵,憑高而望,坐看今夜周郎成大功也。」

劉備諸葛亮屯兵樊口,既是觀望,也是防范,他們防范的當然是周瑜——萬一周瑜的哪支部隊「沙紅了眼」「誤傷友軍」而干掉了劉備,那可就不好玩兒了。

劉備和諸葛亮一開始并沒有打算讓關羽去華容道,所以「云長在側,孔明全然不睬」,這未必真是要弄激將法,而可能是想留下關羽保駕。

關羽一定要去,諸葛亮也沒辦法,只好讓他帶著五百校刀手去華容道,并且讓他在營地點火生煙,以便讓狐疑的曹操走大路平安撤回。

關羽很執拗,諸葛亮和劉備很無奈,當時的局勢不允許曹操掛掉,劉備諸葛亮心存顧慮卻不能明說,這樣兩難之下,關羽就氣哼哼地帶著自己的嫡系部隊出發了。

前面咱們說過,關羽比張飛趙云還恨曹操,欺君之罪,奪妻之恨,生擒之辱,關羽不報此仇寢食難安,但是在華容道上看見狼狽不堪的曹操,關羽好像忽然明白了:我上了孔明先生的當了!

在劉備手下,關羽是頭號大將,此公熟讀春秋左傳,對縱橫捭闔之術頗有研究,被諸葛亮冷落而一時氣憤,這才領受了截住曹操的任務,在華容道守株待兔時閑著無聊,關羽肯定不止一遍推演過自己除掉曹操后如何風光榮耀,但是越推演越心驚:我宰了曹操,他的手下豈能不找大哥玩兒命報仇?曹操的親戚跟我們拼命,周郎是幫我們還是趁火打劫?

關羽智勇雙全,對時局有著深刻了解,靜下心來一想,就知道自己接了一個燙手山芋,所以他看見曹操逃來,并沒有第一時間發動沖鋒,而是跟曹操聊起了過去的事情。

曹操跟關羽「敘舊」就像菜市場兩個大媽討價還價: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贈送赤兔馬,關羽欠了曹操一百塊錢;關羽斬顏良誅文丑解白馬之圍,也值一百塊錢。兩相抵消,誰也不欠誰的。

曹操有翻出舊賬:你過五關斬六將,還欠著我一筆。如果關羽不想放曹操過去,馬上就會倒豎臥蠶眉圓睜丹鳳眼:你搶了我的心上人,這筆賬又該怎麼算?

關羽之所以這樣跟曹操喋喋不休算往來賬,他是在拖延時間,以便進一步確定劉備和諸葛亮的真實意圖。

雙方你提一筆我提一筆,賬算完了,關羽期待的場面并沒有出現——他苦等的張飛趙云連半個影子都不見,很顯然這兩個兄弟是接到了明確的指示,就把我晾在華容道上左右為難!

張飛趙云久等不見,關羽什麼都明白了:軍師這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呀,如果我不管不顧砍了曹操,我大哥也會跟著送命,如果我這一刀不砍下去,回去就得按軍令狀受諸葛亮擠兌……罷了,我認倒霉吧,誰讓我主動請戰呢!

關羽明白了諸葛亮和劉備的算計,在個人顏面和全局利益發生沖突的時候,他選擇了犧牲自己而成全劉備——當然,他也知道有大哥在,軍令狀就是一張廢紙,所以他才氣哼哼地對諸葛亮說: 「關某特來請罪!」

曹操敗走華容道,劉備諸葛亮都是大贏家,曹操和關羽也沒有吃虧,曹操逃得活命,關羽后來在樊城之下即將被孫權偷襲的時候,曹操向他通報消息,也是在還華容道的人情。

這樣一想,我們就什麼都明白了:曹操不可以倒在赤壁之戰,曹操沒了,孫權和周瑜就會滅掉劉備;華容道不能讓張飛和趙云去守,因為他們找不到釋放曹操的借口,做得太明顯,會激怒孫權和周瑜。于是最后只好讓關羽受點委屈——如果關羽不強烈要求出戰,華東道就不派人去防守了,如果東吳問責,諸葛亮也有話說:我沒想到曹操會從那兒逃走,你們想到了,為啥不派自己人去打阻擊?

赤壁之戰原本就是一場三方勢力的角逐,沒有永遠的盟友只有永遠的利益,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劉備和諸葛亮真想留下曹操的性命,為啥不讓張飛趙云跟蹤追擊?如果關羽不是明白了劉備和諸葛亮的真實意圖,又怎能不趁此機會除掉曹操以報奪妻之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