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伙自稱「慈禧后人」,花900元接長辮,相親失敗了216次

陰陽頭、大長辮、長袍馬褂等字眼,一般用在清朝男性的身上,這是他們獨有的形象,除去漫展上的角色扮演和影視劇中的演員,現實生活中,幾乎沒人這麼打扮。

可遼寧就有這麼一個自稱是「慈禧后人」的小伙子,他名字叫赫慶鈴,屬正黃旗,滿族名是葉赫那拉,整日一副清朝裝扮,異于常人。

他說: 「我要保護滿族文化,成為世界上極少一部分會說滿語的人。」

那麼他究竟是嘩眾取寵,博流量,引熱度,還是 真心想要弘揚滿族文化呢?

赫慶鈴

01 阿哥相親

因為赫慶鈴總是一副清朝人的打扮, 所以同事們戲稱他為「八阿哥」,對于同事們的戲弄,赫慶鈴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是欣然接受了。

赫慶鈴認為,按照族譜來講,他本就該是個阿哥,這個尊稱,他受得起。

古時候的阿哥,處于權力的上層,從小衣食無憂,長大后妻妾成群,身邊更是有無數宮女在旁服侍。

但「阿哥」穿越到了現代,可就沒這麼好的待遇了,沒有選妃大典,沒有宮女成群,更沒有人下跪行禮。

古代王朝的糟粕,早就隨著新中國的成立,而被人遺棄, 一身奇裝異服的赫慶鈴,卻放棄了現代性社會文明,轉而擁抱早已覆滅的清朝時代。

只有中專文憑的赫慶鈴,只是一個吊車工,工資不多,長相也不佳,家庭背景也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

如今,他又留著陰陽頭,梳著細長辮,身著長袍馬褂,別說是和女孩兒聊天吃飯了,大部分女孩子光是看見赫慶鈴的打扮,就要退避三舍了。

父母親戚都曾給赫慶鈴介紹過對象,但都沒有結果, 女孩子們對赫慶鈴的種種行為,感到奇怪,完全沒有進一步了解的想法。

無奈的赫慶鈴只好去參加了一檔相親節目,想為自己謀段姻緣,但他在節目上的種種行為,不但讓他空手而歸,還惹來一陣非議。

他在出場前的第一句話是: 「我不要不喜歡歷史的女生,我不要不夠堅強的女生,我不要承受不了流言蜚語的女生。」

很明顯,這位阿哥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十分清楚想要做他的女朋友,是件多麼有挑戰性的事。

短短三個不要,就已經勸退了幾個女嘉賓,場上的燈接連熄滅。 但大部分的女嘉賓們依然留燈,期待赫慶鈴接下來的表現。

隨后,赫慶鈴做出一個仰天射箭的動作,跟著升降機來到節目現場,一臉微笑地和觀眾們打招呼, 落落大方地報上自己的名字,讓女嘉賓和觀眾對他有了比較好的印象。

赫慶鈴的滿族身份,讓女嘉賓們對他的奇怪著裝,有了幾分諒解,甚至還有人站出來說,十分佩服赫慶鈴的堅持。

場上的氣氛輕松活躍,大家聊得十分開心,這時 赫慶鈴突然說出了一段讓人捧腹大笑的話,讓現場的氣氛達到了[高·潮]。

赫慶鈴說,自己是滿清貴族, 按照以前的規矩,現場的所有人都應該給他磕頭請安。

這句話一出口,現場的觀眾和嘉賓們,都被他逗得哄堂大笑,覺得他十分風趣幽默,對他的好感直線上升。

可赫慶鈴卻沒有跟著大家一起笑,而是一臉嚴肅的表情,表明了他的認真, 這頓時引起了大家的不滿,致使女嘉賓們紛紛滅燈。

本來還有女嘉賓因為 他堅持弘揚本族文化而心動,這句話一出,什麼好感都沒了。

之后有女嘉賓詢問他對于慈禧太后的看法,赫慶鈴更是語出驚人,一味地夸贊慈禧, 炫耀清朝的繁榮富足,貴族子弟的奢靡生活,閉口不談慈禧的任何缺點,清末王朝對人民的剝削壓榨。

慈禧,葉赫那拉氏,是清朝的第七個皇帝咸豐的妃子,第八個皇帝同治的母親,俗稱西太后。她統治了中國近半個世紀,是當時中國最高的當權者。

她素來以殘忍狡詐和對權力的執著而聞名,先后起用湘軍、淮軍人物,打擊太平天國,維護統治目的。

在她執政的40多年中,以她為首的清政府簽訂了眾多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如《馬關條約》《辛丑條約》等。

世上無完人,這個道理誰都懂,但赫慶鈴一味地偏袒,就有點是非不分的意思了。

其中有個女嘉賓實在聽不下去赫慶鈴的胡言亂語,就站出來反對他,直言慈禧太后的各種「風光偉績」。

赫慶鈴聽后,十分生氣,直接與女嘉賓爭辯起來,雙方鬧得很不愉快,最后在主持人的調和下,才草草結束這場鬧劇, 毫無疑問,八阿哥的相親,最后以失敗告終。

封建的思想,與眾不同的著裝,格格不入的行為舉止,讓赫慶鈴的相親路始終不順, 直到2018年,赫慶鈴還是沒有相親成功,一共失敗了216次。

02 身份的轉變

赫慶鈴出生于遼寧大連,在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家庭中長大,父母都是普通人。

因為學習成績不好,赫慶鈴早早輟學打工, 在一家中國北車集團大連機車車輛有限公司做吊車工。

工作雖然辛苦,但每一口飯都是自己掙來的, 赫慶鈴感到十分滿足,但一次無意中的路過,讓赫慶鈴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有一天,赫慶鈴慢悠悠地在村子里散步, 他無意中聽到一群老人在談論著家族變遷史,便停不下來,仔細地向老人們打聽來龍去脈。

這一聽可不得了,原來自己的祖上是山東的大官,因為得罪了咸豐皇帝,這才從山東逃到了大連,在此扎根,并改姓為赫。

赫慶鈴心想,原來自己的家族還有這麼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祖上是個大官,那自己豈不是個朝廷命官的后人?

聽到這一喜訊后,赫慶鈴趕忙回到家中,翻出早已浮塵的族譜,仔細研究,這不研究還好,一研究還真讓赫慶鈴看出點東西,原來自己祖上真的不姓赫,而是姓葉赫那拉。

近年來,各種清宮穿越劇盛行, 只要看過電視劇的人都知道,葉赫那拉家族可是真正的皇親國戚,身份顯赫,一共出了三位皇后,最后一個皇后便是慈禧。

如此說來,自己不單單是清朝大官的后人,還是慈禧太后的后人,這四舍五入,不就是阿哥了嗎?

赫慶鈴激動的心情久久難以平復,恨不得向全天下的人宣告自己的顯赫出身——慈禧后人。

從那以后,赫慶鈴就像瘋魔了一樣,只有中專文憑的他,一直做著吊車員的工作, 收入不高,只有兩千多的工資,只夠溫飽。

但他卻 花費了足足兩個月的工資,就為了定制兩套長袍馬褂,甚至還嫌不夠,想要再攢錢多買幾套,相應的配飾也想來上幾個。

不僅如此, 赫慶鈴還蓄起了長發,但由于自身的頭髮長得太慢, 赫慶鈴就花了900元去接發。

赫慶鈴說:「滿族先民的這種發式便于騎射,前部不留發,以免馭馬疾馳中眼睛被頭髮遮住, 頭后留一條粗大的辮子,在野外行軍狩獵時可以枕辮而眠,有一定實用價值。」

接發那天,正好是赫慶鈴母親的生日, 本想給母親一個驚喜,但因為接完發后,時間太晚,母親早已入睡,只能作罷。

對此,只能說一句,慶幸這位媽媽不愛熬夜,要不然突然看見自己的兒子,剃了個陰陽頭, 編了個長辮,穿了身清朝人的衣服,不嚇一大跳才怪。

第二天醒來的父母看見赫慶鈴的打扮,自然是十分不解, 猜測赫慶鈴應該是要去參加什麼活動。

赫慶鈴認真嚴肅地向父母解釋了自己這一身打扮的原因, 惹得父母勃然大怒,強硬地要求他恢復原來的模樣。

但赫慶鈴絲毫沒有妥協,依然我行我素,聲稱自己是在為弘揚滿族文化而努力,父母應該為他感到驕傲。

與父母的一番辯駁,非但沒讓赫慶鈴放棄,還讓他更加堅定了想法,從那以后,赫慶鈴長袍馬褂不離身,就連上班也穿著這身衣服。

03 阿哥的現代生活

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現代人, 赫慶鈴卻仿佛像是剛才清宮劇里穿越而來,網友們對他的行為十分不解,與赫慶鈴在網絡上爭辯起來。

有的網友言辭十分激烈,說:「滿族人給日本人當二狗子,將日本天照大神認為祖宗」,赫慶鈴卻辯解說,這是漢族人先背信棄義,將溥儀從家中攆走。

赫慶鈴真是入戲太深, 將慈禧后人的身份刻進了骨子里,別說是素未謀面的網友不理解了,就連單位的領導同事們對于他的行為也是十分困惑。

但赫慶鈴我行我素的執拗讓大家無可奈何,只好隨他折騰,只要不影響工作就行, 赫慶鈴的清朝人裝扮只是奇怪罷了,對于工作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但他對身邊朋友的影響可就大了,清朝人重視禮儀,身為滿清貴族的赫慶鈴當然要效仿一二。

但他卻不僅要嚴格要求自己,身邊的朋友也被他折騰了一遍, 他平常都要求朋友們稱呼他為「八阿哥」,若是不這麼叫他,就算是再緊急的事,赫慶鈴都不會搭理。

有一回,一個朋友上廁所忘了帶紙,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一句:「赫慶鈴,幫我拿包紙」,但卻遲遲無人搭理。

這時朋友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處,連忙說:「八阿哥,勞駕您給我拿下紙好嗎?」

赫慶鈴這才拿著扇子款款而來,說了句: 「記住了嗎,得叫我八阿哥,知道嗎?」

還有一次,赫慶鈴與朋友相約去大連的一個金鐘寺游玩,那天還下著很大的雨。

朋友十分疑惑, 為何要冒著大雨來爬山,赫慶鈴一句解釋也沒有,從包里拿出一個盒子,就開始癡癡地等待了近一個小時。

直到一道閃電出現,赫慶鈴高舉盒子,大喊:「波若波羅密」,這場鬧劇才結束。

后來朋友看他的狀態實在有點走火入魔的意思,便把他帶到了大連的七院,這是一家精神病醫院。

去醫院的赫慶鈴依然是一副古裝打扮,絲毫不在乎周圍人的眼光,和醫生見面的一瞬間,著實把醫生嚇了一跳。

醫生開玩笑似地問了一句:「你是干嘛的?」

赫慶鈴一本正經地說: 「我是滿族正黃旗,葉赫拉那慶鈴。」

隨后,醫生對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檢查,但結果顯示, 赫慶鈴的精神沒有任何問題,朋友只好作罷,放任他繼續自由地過著清朝人的生活。

赫慶鈴從小學習的是漢族語言,漢族文化,意外得知自己的滿清貴族身份后,便開始學習起了滿語和滿族文化。

清朝人重視規矩,說話做事都十分優雅,赫慶鈴嚴格遵守著這些習俗,但他自己遵守也就罷了,周圍朋友們的行為舉止也要被他管束。

因為朋友都是些東北老爺們兒,行為自然有些豪放,說話做事也是十分直爽,喜歡翹個二郎腿,吃飯也愛吧嗒嘴。

所以 只要赫慶鈴和朋友們一起,就免不了被他說教,讓朋友們十分難受,赫慶鈴的奇裝異服,為他惹來了不少的關注,走在路上,回頭率百分百。

有時候過個馬路都得兩分鐘,因為過往的車主,總會減慢速度,只為仔細瞧瞧這個清朝人。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赫慶鈴的行為自然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各大平台,商家紛紛向他發出了邀請。

赫慶鈴應邀參加了江蘇衛視的《非常了得》節目,以及湖南衛視的《我們約會吧》。

節目上的他依然是那身清朝人打扮,但行為舉止已有幾分滿族人的味道,簡單的滿族禮儀做得倒算熟練。

平輩之間的碰肩禮,拱手抱腰的見面大禮,他都會做, 但這滿族語說得實在磕巴,只會簡單的幾句話。

比起什麼都不了解的觀眾們, 他的滿清貴族身份,足夠讓人信服,報紙媒體的大肆宣揚,讓赫慶鈴著實火了一把,父母也跟著沾了不少光。

從那以來,父母對赫慶鈴的看法漸漸轉變,對他的奇裝異服,不再一味排斥,而是學著去理解。

04 思想的轉變

一開始的赫慶鈴頭腦發熱,只想著如何展示自己的顯赫身份, 凸顯自己的與眾不同,惹來了不少笑話,但也為他謀得了不少福利。

在節目結束后,赫慶鈴又接到海南一家房地產公司的電話,他們開價五十萬,想要聘請赫慶鈴為其代言新開盤的中式樓房。

赫慶鈴聽后欣然同意,立刻收拾東西趕飛機去了海南,在當地受到了盛情款待,但赫慶鈴抵住了誘惑, 在經過一番思考后,委婉地拒絕了對方的邀請,一分代言費也沒拿。

「我實際上沒有那麼大本事,無功不受祿,不能拿這錢,另外,我也不能留在這兒,50歲的媽媽和83歲的姥姥都需要我的照顧。」

后來赫慶鈴的熱度漸漸淡了下來。

在大家眼中像個小丑一樣的赫慶鈴,開始正視自己的行為,他說:「留長辮、穿滿服其實多少有些嘩眾取寵, 要想真正傳承滿族歷史文化,還要用知識來武裝自己。」

為此赫慶鈴許下兩大愿望:第一個愿望是打算休年假時,到鳳城去專門學習滿族舞蹈。

「清朝歷代皇帝要求八旗子弟不要忘記‘國語騎射’,所以滿語我還要堅持學習,而騎射方面我也想有所突破。」

對此赫慶鈴還說:「滿族是性格豪放、能歌善舞的民族,尤其是祭祀時的薩滿歌舞和筵宴喜慶時跳的‘莽式空齊舞’, 我特別喜歡它富于變化的舞姿,鳳城有專門學習的地方。」

他的第二個愿望是能 找到一位溫柔善良的滿族姑娘終生為伴。

之后的赫慶鈴又購買了許多書籍, 《搶救滿族說部紀實》《辛亥革命前后的滿族研究》《滿族民間禮儀》《滿族民間工藝》《中國滿族》《滿族》等,正式開啟了中國歷史的學習之旅。

期間,赫慶鈴還曾就岳飛是否是民族英雄這一話題,與網友展開了激烈地討論,他認為岳飛不是一個民族英雄,他只是一個國家的英雄。

他說: 「岳飛不是抗擊英帝國主義或日寇,而是抗金,而金也在今日中國的領土范圍內,同屬中華民族,岳飛抗金不過是中國人的內戰。」

隨后,赫慶鈴還參加了許多滿族人的活動,認清了自己的使命,不再認為只穿一身清朝服,說一兩句滿族語,就是在弘揚滿族文化了。

現在他依然穿著長袍馬褂,但長辮已經沒有了,偶爾會跑跑劇組,偶爾寫寫詩,日子過得安穩平順。

在成長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會犯錯,每個人都有中二病的時候。讓自己在每一個錯誤中成長,并且絕不允許因為害怕犯錯誤而讓自己停滯不前,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赫慶鈴曾因為自己的滿族身份而洋洋得意,作出了許多讓人啼笑皆非的事,但冷靜下來的他, 也意識到了自己的無知,開始潛心學習,我相信,他一定能成為一個讓滿族人驕傲的存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