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青樓女子老照片:圖三是花榜狀元,圖八讓小王爺瘋狂

提到青樓,不免讓人想到一些風月之地,但是「青樓」這個詞原本用來形容的是豪華精美的房屋,是當時那些豪門顯貴的住所。這些人的生活奢靡,大多都在家中養著女子,有詩曾云:「倡妾不勝愁,結束下青樓「,這里的倡妾就是家妓的意思。后來,青樓逐漸演變為現在人們常說的」青樓「,它也成為了煙花之地的代名詞。

古代商業的繁榮促使除了官妓家妓之外,還有了個體私營的私妓,這些才是真正的青樓女子。私妓于先秦時代就有,到了六朝時開始蓬勃發展,直至唐代時最為興盛,最后一直持續到了明清時期。這張照片里的女子就是清末民初的青樓妓子。

古代一有專門為風塵女子設立的「花榜「,」花榜「最后會分出名次,也就是狀元、榜眼和探花,如同科舉一般。這個排名主要是被一些在京城中的落榜學子、風雅人士所排的。雖然獲得了」狀元「,但也是不能入朝為官的,不過這個名號卻能賦予青樓女子名氣,從而提高她們的身價。照片里就是被評為「庚子夏榜狀元」的小顧蘭蓀。

清末時期,廣州花船上的妓子也風靡一時。我們所說的「花船」也就是水上的青樓。」花船「上的妓子又有不同的叫法,被稱作「妓家」,她們基本以船為「家」。照片中的情景就是有兩個富家子弟找了五名「妓家」來侍奉他們,這些女子有的給他倆奏樂伴唱,有的給他們添酒加菜。在舊社會,她們就是下九流中的末位,社會地位極其低賤,但其實有大部分的人是出于無奈才踏入這個行當的。

清末時期有一名妓,名為賽金花。賽金花是清末最有故事性的名妓,她于1870年生,是安徽人,她曾有兩個名字,一個是趙彩云,一個是傅彩云。她幼年時就被賣上了蘇州「花船」,成為船上的妓女,15歲的時候,前科狀元洪鈞看上了賽金花,然后將她納為妾室,之后隨其出訪了歐洲。在洪鈞死后賽金花被趕出了洪家,只能重操舊業。起初由于她美名在外,生意還算能過日,但她年老色衰,不復當年美艷后,生活越發艱難。1963年賽金花于北京病故。

這張照片是民國時期八大胡同里的青樓女子。八大胡同可謂是清末北京最有名氣的「風月之地」,有不同規格的上百家妓院開在這里。不僅如此,這里的妓子還被分為了三六九等,供人挑選。這種狀況直到建國初期才有所改善。

青樓女子基本都是多才多藝的,尤其是每個樓里的「頭牌」,可謂是「吹拉彈唱,樣樣精通」,她們甚至還能像文人一般吟詩作對。這種風雅的妓子最能受到達官顯貴的喜愛。照片里是清末時上海的青樓女子,兩位年紀看起來不大的女子正在陪客人打麻將。

最后介紹一位清末名妓楊翠喜。常與楊翠喜相提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弘一法師李叔同,另一個是慶親王之子載振。李叔同最開始深愛著楊翠喜,以為兩人能結成琴瑟之好,白頭相守,怎料到,楊翠喜被段芝貴先一步買下,獻給了小王爺載振。小王爺載振一直覬覦楊翠喜,楊翠喜入府之后,段芝貴被連升三級,賦職為黑龍江巡撫。后來段芝貴被有心人告發,他被撤了職,楊翠喜也只能被載振送回了天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