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如懿傳》原著:她「痛駡」弘曆的這7句話,很精彩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湯藥入口,如利劍直剖腸腹。她知道是很烈的毒藥,藥性很快就會發作。

這是已經沒有退路了。

嬿婉畏懼到了極點,忽然滿心舒展開來。

魏嬿婉被灌了藥,到了臨去的那一刻,她的心竟然是滿心舒展的。

在這深宮之中,守著弘曆這樣一個多疑薄情的人,她早就忍夠了。

她太過於愛自己,太過於在乎榮華富貴和萬人之上的尊榮,只要還有一線生機,她就不會放棄。只有到了臨死這樣的時候,她才敢於去真實地做她自己。

真實的魏嬿婉從來不是什麼膽小如鼠的溫婉女人,她心狠手辣,早就看透了弘曆,也恨透了弘曆。她從來都跟弘曆是一種人,視真情和人命為草芥。

在這樣的時刻,她再也不必裝了,於是她說了這樣的七句話,她不好過,定然也不會讓弘曆好過。

臣妾最初是得皇上恩典,從宮女侍奉了皇上,若不是皇上一路扶持,一手調教,臣妾也走不到今天。臣妾落到今日這個地步,真不知道是皇帝自己看錯了人,還是跟皇帝學的不夠好?

反咬一口。

我始終以為,善與惡相見,吃虧的大多是善。唯有惡與惡相見,才能見其真章。

弘曆跟如懿的對決,次次敗的都是如懿,如懿傷心欲絕,痛苦非常,直至最後的自戕,她都是帶著遺憾的。

而弘曆照樣新人不斷,對如懿充滿了怨和恨,甚至於連如懿的兒子十二阿哥都不想多見。

真情遇上假意,吃苦受難的自然是那個付出真情的人。而虛情假意的那個人,在付出真情的人面前,不會感到慚愧和後悔,還會覺得對方始終不對。

可一旦弘曆遇到了跟自己一樣虛情假意的魏嬿婉,惡與惡的對決,才是真的精彩。

他歷數魏嬿婉的錯,魏嬿婉便把所有的錯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我就是跟你學的,我什麼樣,你就什麼樣。我若有錯,你便是我錯誤的起源。

臣妾說得有錯嗎?而且哪裡就是臣妾了,這宮裡明裡暗裡傷天害理、做盡惡事的,就只有一個臣妾麼?後宮裡謀害皇嗣的不止我一個女人。若非你貪心戀舊,視我們如玩物,誰會願意這般心狠手辣?這些惡事,不都是你造成的。是你逼我的,是你。是了,這宮裡疑心最重的是你,剛愎自用是你,心胸狹隘是你,貪歡好色也是你。說我害了那麼多人,其實他們都是死於你手。

給自己的惡找理由。

越是惡人,越是不會覺得自己做錯。她會覺得她之所以做錯,都是別人的錯。

弘曆在跟如懿的爭執中,把自己的涼薄和錯誤,歸咎于無父母之愛,無兄弟之情,歸咎於自己見不得光的身世。如懿無計可施,只能傷心,只能斷發。

可當弘曆遇到的是魏嬿婉這樣的女人,魏嬿婉便有樣學樣了。你弘曆把自己的錯誤,都歸咎於身世,我魏嬿婉就可以把所有的錯誤歸咎於你。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宮女,若不是你的提攜,若不是為了在你這裡爭寵,我也不會變成這樣。

你罵我害死了那麼多人,可其實,我之所以能害人,都是你一手提拔的。

弘曆在如懿面前處處爭鋒,到了魏嬿婉這裡卻敗下陣來。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往往就是如此。如懿是磨不了弘曆的,因為弘曆總是有無數的理由等著她,而魏嬿婉把這無數的理由,都還給了弘曆。

這段話,可謂是魏嬿婉的椎心泣血之言。

她要死了,她不好過,也絕不讓弘曆好過。既然要死了,就狠狠地罵弘曆一場: 你才是最壞的那個人,你才是罪魁禍首,我是被你逼的。

其實這麼些年,臣妾知道,皇帝不過是把臣妾當成您的一件玩物,一個給您生孩子的工具,對臣妾未曾有過半分真心。不過也沒什麼,您身為男子,身為夫君,也從來沒得到過臣妾的心。不只是臣妾,身為男子,身為夫君,你可從來沒有得到過多少真心。便是你身邊人,有幾個是真心待你?也是,待你真心的那些女人,不都毀在你手裡麼?孝賢皇后,舒妃,還有如懿。你一個個逼死了她們的真心,比要了她們的命還狠毒。

你,比我更可憐。

對你不真心的我,你百般寵愛。對你真心的人,卻都被你逼死了。你才是最可悲的人。

魏嬿婉一句句指出弘曆的可憐,弘曆的糊塗。直到此刻,在魏嬿婉的罵中,弘曆才不得不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

他寵錯了人。

他寵愛的魏嬿婉竟然對他沒半分真心,而只是利用他。而那些對他真心的女子,都死了。

孝賢皇后、舒妃、如懿這些待他真心的人,一一在他腦子走過,這些女子都是對他最真心真意的人,可惜他並沒有好好地對待這些女子。

他竟給了魏嬿婉這樣的女子寵愛和權勢。他想要後悔,可是太晚了。

惡人,因為太清楚了那惡,於是從不會癡傻地付出愛,而是善於向惡人謀利。

魏嬿婉只愛她自己,當她遇到了也只愛自己的弘曆,她馬上就看透了弘曆。她從來就沒對弘曆付出過半分真心,她對弘曆始終都是攀附和利用。

我始終認為魏嬿婉的「爭寵」沒錯。爭寵本就是後宮女子的生存之道。況且,弘曆對她並不真心,只是把她當奴才,當玩物。既然如此,魏嬿婉與其對弘曆真心,不如就爭寵,從弘曆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權勢和富貴。

弘曆覺得他能站在高高的位置上,把魏嬿婉當成草芥一樣。可是,魏嬿婉卻告訴他: 這個草芥,也從來都看不上你。

殺我?好啊!但你還能殺了永琰,殺了我們的孩子麼?皇上,多少皇子死在你這個阿瑪手裡了。你已經那麼老了,要動了永琰,連個繼承皇位的出色的孩子都沒有了。當然你也可以給別的兒子,瘸了的永璿,胡作非為的永瑆,還有那個生母都和你斷發離心的永璂,小心這萬里江山都被他們給敗光了。

你,是個失敗者。

惡人從來都知道惡人的軟肋,於是,她不會只是防守,而是備下了對方最致命的殺招。

弘曆老了,可是永琪死了,除了永琰,弘曆再也沒有更出色的兒子了。

後繼無人,從來都是弘曆的隱痛。因為這彰顯了他的福薄。是因為他做錯了事,他的子孫才會如此艱難。

沒有人敢於去戳弘曆的這種隱痛。即使剛直如如懿,都是不會說的。

可是魏嬿婉說了: 都是你的惡,才導致了子孫如此。而我的兒子,是你唯一的指望。只要有我的兒子在,我就永遠不算輸。

魏嬿婉從來都是與虎謀皮,可弘曆何嘗不是與狼共舞。他最後知道了魏嬿婉的真面目,可是他最出色的兒子永琪,已經被魏嬿婉害死了。他讓魏嬿婉有寵有子,有了抵擋自己的能力,就如同此時,魏嬿婉能如此肆無忌憚地痛駡他。

而他卻沒有反悔的權利了,他不得不讓魏嬿婉的兒子繼承大統。

他不敢把永琰逐出門去,因為他已經沒有出色的孩子了。他可以殺了魏嬿婉,可以折磨她,可是他卻再也找不出能替代永琰的兒子。

皇上你是不是很痛心?看你這麼痛心,臣妾忽然覺得好痛快。數年如履薄冰,夜不能寐,這會子真正可以痛快了。

你痛苦,我就痛快。

以惡制惡,從來都會有這種痛快。弘曆熬鷹之人,終於被鷹啄了眼。

如懿目睹過很多次弘曆的痛苦,每一次,如懿就比他更痛苦。

即使知道這個男人不堪託付,但是依舊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是跟這個人相關的。

唯有跟弘曆一樣狠毒薄情的魏嬿婉,她要的就是要弘曆痛苦,弘曆越是痛苦,她就越是痛快。

而弘曆這種人唯有經過這種痛苦,才知自己錯的有多離譜。他不痛苦一下,永遠都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麼,他又失去了什麼。

弘曆知道了如懿的冤屈,知道了永琪的慘死又算什麼呢。如懿又不是沒被冤枉過,弘曆最愛的女兒,也已經死了。可是,她們的死,從來不會讓弘曆真正地反省自己,真正地覺得自己錯了。

唯有魏嬿婉的痛駡,才能讓弘曆清晰地看到他的錯。是他,一手提拔了魏嬿婉這樣的女人,是他選擇了相信魏嬿婉,相信自己的疑心。

弘曆被魏嬿婉罵得失去了僅剩的平和,他目光如劍,恨不能在她身上剜出幾個洞來。

可是大錯已成,弘曆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了。

他曾覺得自己是九五至尊,人人都該仰望他,人人都該是他的奴才,包括愛他的女子,包括他的孩子。可即使九五至尊,有些錯,鑄成了,也再難挽回。

弘曆,此生唯有悔恨了。

皇上,我能害的,無非是如懿的身子。要不是您,誰傷得了如懿的心呢?誰能與她生死長離,再不能回頭呢?

你痛苦,我要讓你更痛苦一點。

魏嬿婉太清楚弘曆的心了,她知道弘曆對如懿的感情是不同的。

弘曆和青櫻一起相攜走過了青蔥歲月。年輕時候的青櫻,是弘曆永遠的夢。他自己也說,他永遠忘不了站在櫻花樹下的青櫻。

他們的牆頭馬上,他們的紅荔青櫻,他們曾經有多美好,他們的蘭因絮果就有多遺憾。

魏嬿婉知道,弘曆最恨的就是她害了如懿。可魏嬿婉並不想自己承擔了這罪責,她把更大的錯推給了弘曆。因為,她一個小小的妃子如何動搖如懿的皇后之尊。

唯有弘曆,是他的多疑,是他的無情,是他一次次的掌錮和傷害,讓如懿再無求生之念。

魏嬿婉要讓弘曆知道,她只不過是害了如懿的身子,真正把如懿逼到絕路的是弘曆。

是弘曆的多疑和無情,逼死了如懿。

弘曆終於再也受不住這刺心之語,他喃喃悽楚:「如懿,是朕對不住如懿。」

自如懿死後,弘曆從未覺得自己做錯。他從心裡對如懿既恨且怨,唯有到了此時,他才真的開始後悔。可是,他的後悔何其短暫。

他馬上開始反擊魏嬿婉,淩雲徹死了,魏嬿婉的母親也死了,魏嬿婉的兒女都不親近她。他想要告訴魏嬿婉,她也會下場悲慘。

可惜,魏嬿婉早就不在乎了。

我是眾叛親離,你何嘗不是孤家寡人?你不覺得我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麼?

我錯了,你更錯。

我是惡人,你就是更惡的人。我們從來都是一種人,若我敗了,也代表著你徹底敗了。

魏嬿婉眾叛親離,弘曆孤家寡人。他們都是只愛自己的那種人。

在讀《如懿傳》的時候,我始終在想,在這深宮之中,女人的愛自己和愛別人,到底哪個對,哪個錯?

愛自己對。

魏嬿婉的愛自己,永遠比如懿的為了弘曆放棄自己和愛自己的人正確。

魏嬿婉的積極爭寵,永遠比如懿的只求一份真心對。

歷史上的魏嬿婉十年生六子,恩寵不斷,從來都是一個成功者。

可我不得不承認《如懿傳》裡的魏嬿婉是個壞人。我不否認她是壞人。

其一,我們可以愛自己,但不能因為愛自己去肆無忌憚地害人。

其二,別人犯了錯,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犯錯,也不代表我們的錯就成了對。

其實魏嬿婉說的很對。弘曆從來都跟她是一路人,而弘曆和如懿從來都不是一路人。

有些人覺得愛情比合適重要,其實,道不同不相為謀,從來都適合婚姻。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