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琦上屋抽梯,諸葛亮借坡下驢,劉備想出這條坑人毒計要埋了誰

「三十六計」有很多三國故事:空城計、苦肉計、上屋抽梯、反間計,似乎都跟三國人物有關,其中比較有意思的是「上屋抽梯」——我們現在也不知道諸葛亮給劉琦出的那個主意,是要救他還是要坑他。

上屋抽梯之計,在《三國志·諸葛亮傳》中確有記載: 「琦每欲與亮謀自安之術,亮輒拒塞,未與處畫。琦乃將亮游觀后園,共上高樓,飲宴之間,令人去梯。」

劉琦撤去樓梯后,從諸葛亮那里求到了「自安之術」: 「君不見申生在內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乎?」

「恍然大悟」的劉琦遠離父親而謀到了江夏太守之位,他手下的一萬兵馬,也成了劉備參加赤壁之戰的一半本錢。

上屋抽梯之計成全了劉琦,但是把《三國志》和《三國演義》綜合起來看,就會發現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劉備和劉表是出了五服的同宗,而諸葛亮跟劉表、蒯越、蔡瑁是實在親戚,論起來諸葛亮要叫劉表「姨父」、叫蔡瑁「舅舅」——諸葛亮的岳母,跟劉表的蔡夫人是親姐妹,諸葛亮的大姐嫁給了蒯越的侄子蒯祺,二姐嫁給了龐德公的兒子龐山民。

按親戚關系遠近親屬站隊,諸葛亮原本應該站在劉琮一邊,他幫劉琦對付自己的妻舅和姨丈母娘,看起來是那麼不合常理。作為《三國志》的補充,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就會發現一些令人難以接受的現實:上屋抽梯之計,不是劉琦想出來的,也不是諸葛亮想出來的,這兩個人,實際都被劉備算計了。

在《三國演義》第三十九回「荊州城公子三求計,博望坡軍師初用兵」中有這樣的描述:劉琦當著別人的面向諸葛亮求助,諸葛亮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玄德送琦出,附耳低言曰:‘來日我使孔明回拜賢侄,可如此如此,彼定有妙計相告。’」

「如此如此」,就是劉備教劉琦上屋抽梯,然后諸葛亮借坡下驢,讓劉琦遠離荊州核心決策圈,也給劉琮上位搬開了絆腳石。

讀者諸君都知道,古代諸侯傳承講究「立子以嫡以長」,劉琦是劉表原配陳氏所生,年紀又最大,是不折不扣的嫡長子,后妻蔡夫人所生的劉琮只能算注水嫡子,荊州基業只能由劉琦繼承。

劉琦的出走,給了蔡家機會,也讓曹操有機可乘:蔡瑁跟曹操是老朋友,曹操對蒯越青眼有加,劉琮只是過路財神——那掌管荊州牧印綬沒幾天,就拱手送給了曹操,而這一舉動,是得到蔡、蒯兩大家族支持的。

劉表收留了走投無路的劉備,如果劉備從劉表或劉表的合法繼承人手里搶奪荊州,傳揚出去,他的「仁義」名聲就毀了。但是不拿下荊州,「隆中對」就成了吹水,所以諸葛亮和劉備都很著急:荊州不亂,咱們怎能火中取栗、趁火打劫?

廢長立幼乃是大忌,「上屋抽梯」之后,荊州落到了劉琮手里,劉備也有了「主持公道」的理由:我不是要搶荊州,而是要把它還給真正的主人劉琦!

劉備在新野已經小小地成了一點氣候,甚至還引起了劉表的注意: 「荊州豪杰歸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陰御之。」

如果劉表多活幾年,就有可能對劉備下手,而劉備唯一的退路,就是劉琦掌控的江夏,劉表走后,廢長立幼帶來的沖擊,讓蒯、蔡家族之外的荊州集團離心離德,如果劉琦在劉備的支持下振臂一呼,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范、零陵太守劉度即使不幫劉琦,也只會坐觀成敗,文聘等人根本就不是關羽、張飛、趙云的對手,蒯越的計謀,也無法與諸葛亮抗衡。

這時候可能有讀者要問了:劉琦的年紀并不大,他奪回荊州控制權對劉備和諸葛亮有什麼好處?

這個問題,我們就要一分為二地來看了:其一,劉琦的身體不好;其二,劉琦的腦袋不太靈光。

即使劉琦身體健康,劉備和諸葛亮也有辦法讓他不健康,魯肅討荊州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詭異的一幕: 「劉琦過于酒色,病入膏肓,現今面色羸瘦,氣喘嘔血,不過半年,其人必無。」

劉琦看起來是跟呂布有共同的愛好,呂布當年是中了王允的連環計,最后弄得憔悴不堪。

殷鑒不遠,劉琦沉湎酒色,他的「族叔」劉備為何不加以規勸和訓誡?這個問題,筆者不說,讀者諸君也知道答案:劉琦很會做事,劉備心機深沉,諸葛亮可能也從中幫了一點小忙兒。

劉備悄悄教給劉琦上屋抽梯之計,怎麼看都像劉備和諸葛亮在下一盤大棋,棋子就是劉琦和劉琮,最后一子落下,劉表的兩個兒子滿盤皆輸,蒯家和蔡家也沒有太大損失,起碼蔡家的產業都保存了下來: 「瑁家在蔡洲上,屋宇甚好,四墻皆以青石結角。婢妾數百人,別業四五十處。永嘉末,其子猶富,宗族甚強,共保于洲上。」

永嘉是晉懷帝司馬熾的年號,這就是說,魏蜀吳三國都滅了,蔡家還很興旺呢。這就是當時無法改變的現實:諸侯也好,帝王也罷,都要看門閥世族的臉色行事,只有那些肆無忌憚的流寇,才會對他們動刀子(蔡瑁的兒子被草賊王如所除,一宗都盡,今無復姓蔡者)。

蔡家比魏蜀吳晚滅數十年,而劉表一脈,卻早已斷絕,這就給我們留下了無盡的想象空間:劉琦年紀輕輕的,怎麼就走到了劉備諸葛亮前頭?如果劉琦一直活蹦亂跳,劉備和諸葛亮應該怎樣安置他?

在一代梟雄(英雄)劉備眼里,劉琦很好處理,「智絕」諸葛亮雖然沒有賈詡之毒,但是也能分清孰輕孰重,舍小節而全大義的事情,他也不是一件都不肯做。

這樣一想,我們就什麼都明白了:劉琦上屋抽梯困住的不是諸葛亮,他們都是幕后推手劉備拈起的棋子,想出此計的劉備,應該是走一步看三步,他目送諸葛亮劉琦爬上二樓的時候,已經開始捋著為數不多的胡子微笑了。

當然,說劉備教給劉琦上屋抽梯之計是居心叵測,也未必完全符合實情,但是在漢末亂世,淡淡如水的「血脈」,還真不足以讓劉備放棄覬覦荊州之心。讀者諸君可能也發現了劉備面授機宜,劉琦上屋抽梯,諸葛亮半推半就的背后,隱藏著令人心寒齒冷的權謀,也會設想到劉備和諸葛亮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如果劉琦留在劉表身邊不走,如果曹操不大舉來襲,荊州的掌控權,最終會落在誰的手里?劉備和劉琦聯手,能打贏有蒯、蔡兩大家族支持的劉琮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