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帝曹丕緣何無法一統天下?他曾有機會消滅劉備孫權

黃初二年(公元221)八月,孫權派遣使節到洛陽,向曹丕稱臣。

于是,魏國宮廷內就此發生了一場本可以徹底改變歷史進程的大討論。

朝中群臣大都因為孫權稱藩,向皇帝曹丕表示祝賀;被孫權從荊州禮送回來的浩周,更是極力地向曹丕表明孫權是真心歸順,曹丕頗為高興,唯獨侍中劉曄提出了不同建議。

劉曄認定孫權這是假降,他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們現在沒去揍孫權,既沒有搶他的地盤、也沒有把刀架到他的脖子上,可他卻無緣無故、急急忙忙地就主動跑過來向您稱藩,他這是幾個意思啊?他這麼做,心里一定已經是極其地惶恐不安了。」

「孫權為什麼會惶恐不安?因為他此前除掉了關羽搶占了荊州,劉備肯定會因此大舉興兵報復。而他剛剛占領荊州不久,還遠沒有能夠消除劉備的影響、牢牢控制住局面,此時強敵來犯,內部自然也就會因此而動蕩不安。同時,他又害怕陛下也會趁機對他下手,他無論如何也沒有實力與陛下和劉備進行雙線作戰,所以才慌忙前來投靠。」

「他來請求您接納他,一方面是可以避免陛下可能對他的征伐,進而另一方面又會利用陛下的聲威為援,堅定他內部的人心和斗志、同時還可以迷惑和威懾劉備,這是一舉兩得啊,他這小算盤打的實在太精了!」

劉曄又說,「如今天下雖然一分而三,可陛下卻已經掌控了其中八成的地域。劉備和孫權僅僅是各占一州之地而已,他們本應該依仗山河地利的險阻,互為依靠、互相支援共同對抗朝廷,這才是作為弱小一方的生存之道。但是如今他們內部卻開始了相互攻伐,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劉曄隨即給曹丕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解決方案-----「我們應該立刻大舉進攻孫權,打響渡江戰役。」

他說:「蜀軍進攻荊州,孫權必然要調集主力去迎戰、御敵于外,那麼長江下游沿岸就一定會兵力不足,他大軍在前線僵持,我們就直接去進攻他這片守備空虛的腹心之地,在我們和劉備絕對優勢兵力的內外夾擊之下,江東首尾不能相顧,不出十天半月就一定會滅亡了。」

他最后說:「孫權滅亡之后,蜀國也就變得徹底孤立無援,以一州之地無論如何都難以和朝廷對抗。即便劉備在戰爭過程中可能會搶占到江東的一半土地,地盤又擴大了,那蜀國也一樣不可能久存了。」

「因為江東雖然面積廣大,但是開發極為欠缺,人力財力物力都遠遜于中原地區,劉備遠來,能搶奪到的也只會是一些邊遠荒蠻之地,于事無補;而陛下占據的卻都會是像吳郡、會稽郡這樣最核心的富庶地區。」

(劉曄建議進攻江東假想示意圖)

曹丕聽完劉曄的建議之后,卻說:「別人來向我們稱臣投降,我們反而要興兵去討伐,這就會傷了全天下愿意來歸降的人心了。不如,我們接受江東的歸降之后,去襲擊蜀軍后方,配合一下孫權在荊州正面戰場的作戰,你看怎麼樣?」

劉曄回答說:「江東腹地與我們近在咫尺,而蜀地離我們卻又太遠,劉備一旦知道我們去討伐他了,立刻就會回軍,而我軍鞭長莫及,根本沒有辦法阻止他們,勞師動眾卻得不到任何好處。」

「如今劉備怒而興兵,假如一旦知道我們也要征伐江東,立刻就會想明白江東政權這次必然是要徹底滅亡了,大喜過望之下那他一定會盡全力去猛攻孫權的部隊,好在擊潰敵軍之后去盡量多的搶占地盤,而決不會因此就改弦更張,像十幾年前在赤壁那時一樣再去聯合孫權來和我們作對了。」

然而沒想到的是,在這場討論結束之后,曹丕不但接受了孫權稱臣,而且再次不顧劉曄的反對,出人意料地給予了孫權極高的地位和禮遇:拜為大將軍,封吳王、加九錫。

這樣的操作,可真的就讓人看不懂了,明明可以趁機先后消滅孫劉這二個宿敵、一統天下,可他偏偏選擇了只作壁上觀,還送給了對手這麼一份大禮。

曹丕當然不傻,更非庸碌之輩,他考慮的也絕不只是他嘴上說的要做樣子給其他還未臣服的勢力看這麼簡單,其實,曹魏帝國此時面臨的內外形勢是相當嚴峻的。

連年征戰,導致徭役賦稅繁重不堪,民怨沸騰叛亂疊起;財政枯竭糧食短缺,將士疲憊;而曹丕接受禪讓的代漢工作剛剛完成不到一年,朝廷政/局依然暗流涌動。

軍事上,雖然靠著和孫權達成的交易,勉強擊退關羽保住了樊城和襄陽,但此時依然還是陷于跟孫、劉兩家同時三條戰線對抗的困境之中。

而自家部隊的軍心卻屢屢動搖不安,精銳的徐州兵、青州兵在曹操去世后,竟然就不聽調遣立即嘩變返鄉 ,還能依靠這樣的部隊如臂使指地去打仗嗎?

所以,內部的這些事情,才是曹丕覺得是當前應該花費時間和精力優先去解決、平定、安撫與整合的,攘外還是要先安內。

而孫權在這個時候主動賓服稱臣,這樣重大的外交勝利,就像瞌睡了就有人立刻給拿來枕頭一樣,來的太及時了!

這無疑給他這個剛剛開國登基的皇帝帶來了無比巨大的聲望,這個威加海內君臨天下的雄姿,對震懾宵小 、盡快安定內部整固自身的幫助實在是太大了,他怎麼能拒絕呢,不但不能拒絕,還必須要廣為宣傳善加利用。

然后,好好看著孫劉這對昔日的盟友拼命互相傷害,自己等著坐收漁翁之利不香嗎?

應該正是基于這些現實的考慮,曹丕才會做出了這個他認為是最合理也是最正確的選擇。

況且,曹丕同時還給孫權的脖子上套了一副枷鎖,要他盡快送世子來洛陽為質子,有了人質在手,他還敢反悔不成。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局勢的發展很快就脫離了曹丕的預計,他還是太過低估了孫權---這個曾經被他老爹稱贊不已的別人家的孩子。

從黃初二年(公元221)十一月起到黃初三年(公元222)六月的這幾個月里,孫權一邊不斷制造各種借口拖延送質子到洛陽,一邊部署重兵在三峽水道出口的夷陵、夷道、虢亭一帶,占據有利地形擋住劉備的大軍,迫使他們在山區連營數百里而不得寸進。

六月盛夏,蜀軍為了避暑移入山間的密林扎營,陸遜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迅速發動火攻,大敗蜀軍,「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一時略盡,尸骸塞江而下」,劉備僅得以身免。

打垮了劉備,孫權終于可以不再對曹丕低頭了。于是,他在九月毫不猶豫地再次堅決拒絕了曹丕命令太子孫登入朝為質的要求。

到了這個時候才如夢方醒的曹丕簡直怒不可遏,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又雙叒不顧劉曄的勸阻,他親自前出到宛城坐鎮,安排三路大軍南征孫權。

但是,寶貴的戰略機遇期如白駒過隙早已經稍縱即逝,不習水戰的曹魏大軍面對準備充分的吳軍,無法突破防線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在戰事持續了半年后最終徒勞而返。

(曹丕南征示意圖)

經濟學十大原理在分析人們如何作出決策的時候,開門見山地在第一條就說:人們面臨權衡取舍(people face tradeoffs)。

權衡取舍就是做選擇,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有選擇必然就有放棄,放棄的就是獲得另外一種利益的可能。

利益,有短期的戰術利益和長遠的戰略利益之分,能把不同的利益統籌兼顧之后實現效果最大化,才是正確的選擇。

曹丕接受孫權主動稱臣,舒舒服服的躺贏,難道不比鏖戰千里勞民傷財來得更輕松愜意,這豈非善之善者也?

然而現實就是,他為了短期的利益、一時的安穩,滿足于孫權稱臣納貢的虛幻榮光和表面勝利,輕信了宿敵的口頭承諾,讓孫權安然渡過了遭受蜀、魏兩面夾攻的危機,不但喪失了一統天下的大好時機,甚至就此給自己的子孫埋下了禍根。

在決定命運的關鍵時刻,該如何做選擇,曹丕提供了可以借鑒的反例。然而,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