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敗給曹操,是因為「志大而智小」嗎?不過是曹操的一面之詞

擁有完整四州之眾的強大袁紹,在官渡之戰敗給了擁有并不完整四州的曹操,眾人所知的原因,是曹操說袁紹 「志大而智小」。

可是,如果將袁紹和曹操兩人在各個關鍵節點的行為串在一起加以分析,卻可以發現袁紹失敗的原因并非「 志大而智小」。

袁紹敗給曹操,是另有原因。

一、出身不同的兩人,在同一起點起步

袁紹和曹操,雖然出身不同,袁紹出身「 四世居三公位」,曹操的父親是宦官中常侍曹騰的養子,可是兩人在前半生卻有很多節點在同一水平線,可謂殊途同歸。

公元188年,袁紹和曹操兩人都在大將軍何進手下擔任校尉。袁紹是中軍校尉,曹操是典軍校尉, 兩人職位相同又是同事,處在同一水平線。

公元189年12月,袁紹和曹操兩人為了躲避董卓,幾乎同時逃出洛陽京城,袁紹逃到冀州郡的渤海擔任渤海太守,而曹操則逃到陳留,成了一個白丁。

公元190年正月,渤海太守袁紹被關東豪杰推舉為討伐董卓的盟主,而且 「豪桀多歸心袁紹」,相比之下,什麼官職也沒有的曹操在陳留郡的酸棗縣,用自己的錢和本地財主衛茲資助的錢,召集了一批5千人的民兵。

此時,太守袁紹和縣土豪曹操拉開了距離,袁紹高,曹操低,而且袁紹超曹操的距離有點遠。

二、袁紹放棄了一個成為首輔的機會

公元191年正月,共同討伐董卓的關東豪杰們大多數人都贊成一個議題,就是被董卓所立的漢獻帝年齡才10歲,而且遠在長安,也不知道生4如何,因此大多數人的意見是立北方的幽州牧劉虞為皇帝。

此時袁紹是盟主,如果立劉虞為皇帝,袁紹自然就是首輔。可是袁紹放棄了這個超越他家族四世三公的機會,因為有兩個人反對,一個是袁術,一個是曹操。

袁術看到天下大亂,他自己就想做皇帝,一來是不想讓袁紹成就擁立皇帝之功,二來他看劉虞年齡大,也擔心不好控制,因此表示強烈反對。

曹操也不愿意袁紹有擁立之功,原因有兩點:

1、袁紹曾經得到一個玉印,他給曹操看。曹操表面上向袁紹發出了善意的笑,內心非常厭惡。曹操之所以產生厭惡,因為他認為袁紹是他的競爭者。

2、關東豪杰剛聚集在一起,濟北相鮑信就私下對曹操說: 「能撥亂反正者,君也。茍非其人,雖強必斃。君殆天之所啟乎!」 鮑信的意思很明顯,以后天下是曹操的。

此時袁紹要擁立新君,曹操自然反對,可是曹操反對的理由卻很高大上:「我們是義軍,就是要誅奸臣董卓的,你們要擁立劉虞,我不答應,哪怕我一個人都要去長安除掉奸臣。」之后曹操私下和袁紹聊天時,又大笑著半開玩笑對袁紹說:「我可不聽你的。」

袁術和曹操各懷小九九的反對,讓袁紹放棄了機會。

袁紹放棄了機會,卻把曹操半開玩笑的話聽進去了,他派人對曹操說自己很強,兩個兒子也很英雄,天下英雄沒有人比得上。曹操沒有再說話。袁紹向曹操顯示了肌肉,堪稱「 亂世之奸雄」曹操雖然沒有應答,可是他已經在心里將袁紹看成了敵人,在謀劃著滅袁紹。

曹操在圖謀袁紹,袁紹卻根本不知。此后,袁紹在明處,曹操卻在暗處。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袁紹開始走上了吃虧之路。

三、袁紹的戰略吃虧:封曹操為太守

公元191年7月,袁紹得了冀州。

曹操為了對付袁紹,他聽鮑信的建議在黃河以南的東郡攻城略地。袁紹沒有對曹操的行為產生任何警惕,卻給曹操遞枕頭,他封曹操為東郡太守。

不僅如此,為了進一步扶持曹操,袁紹還封曹操的軍師周喁為豫州刺史,讓他去奪取孫堅盤踞的豫州。袁術派公孫瓚的弟弟公孫越救孫堅,結果被周喁軍的流箭除掉。公孫越的離去就導致公孫瓚向袁紹進攻。

袁紹剛得到冀州,立足未穩,在遭到幽州刺史公孫瓚的進攻后, 「冀州諸城多叛紹從瓚」,導致袁紹不得不將精力放在對付公孫瓚上。

結果,就是袁紹為了扶持曹操而遭到公孫瓚進攻,曹操則為了對付袁紹而加緊擴大地盤,壯大實力。

四、袁紹再吃虧:將兗州讓給了曹操

公元192年4月,與袁紹冀州東鄰的兗州,是黃河以南的兵家必爭之地,其刺史劉岱在和黃巾軍交戰中陣亡,于是兗州就成了無主之地。

袁紹的妻子就寄托在劉岱處,因此劉岱和袁紹的關系很好。劉岱走后,其實袁紹可以順理成章取了兗州。可是,已經大勝公孫瓚的袁紹,在冀州局勢已經穩定之際,卻沒有取兗州。

結果,兗州被曹操獲得,更讓曹操獲得了降卒30余萬,人口百萬,并創建了精銳的青州軍。

此時曹操的實力已經不弱于袁紹,更重要的是,曹操一直在謀求對付袁紹,而袁紹還以為曹操是朋友。

袁紹得了冀州,并不穩定,曹操得了兗州也不太穩定,袁紹扶持曹操,使得曹操又和自己處在同一個水平線。

五、袁紹再三吃虧,幫助曹操奪回兗州

公元194年,曹操剛得兗州,立足未穩就被手下張邈、張超與陳宮等人引呂布進入,曹操失利,被壓縮在兗州一隅。

袁紹見曹操失敗,好心勸曹操來自己的冀州,自己可以將鄴城給曹操駐扎,并且補足曹操損失的軍隊和糧食。

曹操一直在謀求消滅袁紹,他自度不能為袁紹之下,因此沒有答應。于是袁紹又好心地給了曹操5千兵馬,使得曹操終于戰勝呂布,獲得兗州。

如果袁紹不是援助曹操5千人馬,而是自己親率大軍或者派大將以援助曹操為名取了兗州,就不會再有后來的官渡之戰。

而曹操這次得兗州,實力比之前強壯了很多,第二年的10月,他正式成了名正言順的兗州牧。

此時曹操又擁有了兗州,袁紹還是擁有冀州。袁紹又通過扶持本來要衰弱的曹操,使得兩人還是處在同一水平線。

六、第一個錯誤:主動丟掉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機會

公元195年12月,漢獻帝來到河東。袁紹麾下的沮授,郭圖和淳于瓊都勸說袁紹乘機挾天子以令諸侯,并定都鄴城,可是袁紹不聽。

與袁紹相反,公元196年7月,曹操「 謀迎天子」,遭到眾手下反對,唯有荀彧支持。曹操立刻帶兵到雒陽控制了漢獻帝,開始「 挾天子以令諸侯」。

天子在手的曹操,第一件事就是封自己為司隸校尉、錄尚書事,成為事實上的宰相,又憑空多了司州地盤,之后在河南大力招撫各路英豪,由于有天子在手,豪杰們紛紛歸附。

看著曹操的好日子,袁紹后悔了。

曹操做的第二件事就是以漢獻帝名義下詔責罵袁紹「 地廣兵多,而專自樹黨」,這其實是曹操的50步罵袁紹的100步,袁紹實際擁有的是冀州,比曹操擁有的四戰之地兗州稍強,而且此時只是在對幽州公孫瓚用兵,而曹操有了司州,還準備拿豫州和徐州。

可是,袁紹卻老老實實給漢獻帝上書承認錯誤。結果又來一份詔書,封袁紹為太尉,鄴侯,地位在曹操之下。

此時的袁紹終于看明白了曹操,他非常生氣,不接受鄴侯的職務。袁紹的生氣讓曹操害怕,害怕的原因是真怕袁紹南下打他,于是,又給了袁紹一個大將軍職務。

此時的袁紹感覺自己猶如木偶,被曹操隨意操縱,每次下的詔書都對自己不利,他想讓曹操到鄄城,這樣可以使得皇帝離自己近一些,結果自然被曹操拒絕。

袁紹丟掉的機會,被曹操抓住。曹操對袁紹處處主動。

七、第二個錯誤:君子動口不動手

公元197年正月,曹操征伐張繡失敗,袁紹沒有乘此機會南下征討曹操,反而給曹操寫了一封言語傲慢的信,羞辱曹操打仗不行。

田豐勸袁紹乘著此時實力比曹操強大,不要打嘴仗,應該立刻起兵攻打許昌,否則時間拖得越長對自己越不利,可是袁紹不同意。

袁紹否定了田豐,讓曹操和他的手下們都感到慶幸。郭嘉說:「乘著袁紹沒有南下,我們可以打呂布,如果袁紹和呂布聯手,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于是,公元198年這一年,曹操和張繡、劉表聯軍作戰,又和呂布作戰。袁紹無所作為,聽任曹操東征西討,實力不斷壯大。

袁紹只盯著幽州的公孫瓚,其實,公孫瓚早就已經成為甕中之鱉。袁紹成了丟西瓜撿芝麻。

八、該做的不做,不該做卻強行做

公元200年正月,曹操帶兵討伐劉備,后方空虛。田豐對袁紹說,曹操和劉備之戰一時半會結束不了,可襲擊曹操后方。袁紹說小兒子得病,沒有心思打曹操。于是大好機會被錯過。

曹操打敗劉備回師后,袁紹卻要和曹操進行官渡決戰了。

田豐和沮授都認為此時的袁紹不適合和曹操作戰。田豐認為應該以長期戰略拖垮曹操。沮授認為剛打完公孫瓚,將士疲敝而且驕傲,不足以抵擋曹操。

可是,袁紹都不聽,當他于2月進兵黎陽時,開始走向了徹底的失敗。

因此,官渡之戰前,袁紹對曹操已經不戰而敗,至于官渡之戰,只是形式。

九、袁紹敗于曹操之源

袁紹敗于曹操,是一個量變轉為質變的過程,其根源在于兩點:

1、識人和不識人

識人是確定戰略的最關鍵因素,曹操很早就把袁紹當做自己的對手,從而確立了針對袁紹的戰略。而袁紹卻把曹操這個最重要的敵人看做了朋友,反而一再扶持曹操。

袁紹把曹操當做朋友,曹操不但不感謝他,反而看不起他,說他「 志大而智小」。

2、不同的價值觀

袁紹出身四世三公,這樣的出身讓他的價值觀和認宦官為祖父的曹操不同。袁紹的價值觀符合儒家正統,而曹操則討厭儒家,他欣賞的是法家。

曹操年輕時對袁紹主動的交好,讓袁紹一直當曹操為朋友。袁紹內心不愿意相信曹操是敵人,這樣的相信甚至有些自欺欺人。這是和信奉「 寧我負人,毋人負我!」的曹操有完全的不同。

袁紹的價值觀還表現在對「 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問題上持反對態度,他認為漢獻帝是董卓所立,因此內心一直不承認漢獻帝,這和曹操的實用主義價值觀有根本的區別。

袁紹的不識人和他正統儒家思想在曹操的識人和法家面前,注定了失敗的結果。袁紹的失敗,并非 「志大而智小」,而是他必須在的正統儒家思想和殘酷現實之間做選擇,這樣的選擇,讓他處處落后「 亂世之奸雄」的曹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