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四名轎夫抬洋人女子,窮人衣不蔽體,公主無美貌

站在茅草屋前的幾個男子,他們似乎在聊著什麼。當時窮人以泥巴做牆體,以茅草做屋頂,來建造房屋,茅草房在以前很常見,這樣的房屋雖然簡陋,但是也能遮風擋雨。

一名小腳女子坐在一名男子的腿上,二人面對鏡頭,一臉幸福的樣子。這樣的拍照姿勢,如今看來很平常,沒什麼。但是古時候講究男女授受不親,就算是夫妻,拍照也沒有像他們這樣的。像這二位這樣,拍照如此親密接觸在當時應該還是很少的。

一家外國旅館。這家旅館的門頭和招牌和這周邊的店鋪大不一樣,在這裡格外顯眼。在這家外國旅館前面聚集了一群人,路邊還停了一排的黃包車。那一群人裡面可能就是黃包車夫們在旅館前面攬活,那時候的黃包車就類似如今的計程車,在當時很常見。

大戶人家的女眷。那位坐在椅子上的女子,不是大戶人家的少奶奶就是大小姐,她穿著華麗,穿金戴銀的。她裹著的是小腳,衣服的裙擺下還露出了小腳的腳尖。邊上的那個站立的女子應該是女僕,她由于在大戶人家幹活,所以並沒有裹小腳。

城市街景。這路邊的建築和路中間的牌坊都修建得很氣派,就是這條路的路況太差了。這條土路上留下馬車、騾車、驢車各式車輛的碾壓的痕跡。這樣的道路,一到下雨天就變得泥濘不堪,行走十分困難。

鄉村道路上,一名男子用毛驢運輸竹子,這頭小毛驢馱一捆綁好的長竹,行走在鄉間小道上。毛驢在以前很常見,在清末是一種很重要的代步工具,除了載物、馱人外,毛驢還可以拉車、拉磨。

在房屋前的清朝百姓。他們很多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照相機,他們很好奇地盯著拍攝的相機看。照片中的這些人,都是當時社會的底層百姓,他們身上的衣服看起來髒兮兮的。那一群孩子是窮人家庭的,還有好幾個孩子還光著腿,在寒冷的季節,衣不蔽體,真是可憐。

四名轎夫抬著一個洋人女子,這個洋人女子坐在上面,手裡還撐著一把洋傘。這個洋人女子所坐的那個應該是步輿,這是轎子的一種。這個洋人女子所坐的步輿有4人抬行,這個級別在當時也算是很高了,不知道這個洋人女子是啥身份。

推著一輛腳踏車的男子。如今說到腳踏車,大家覺得很稀疏平常了。但是在清末,腳踏車可是稀罕物,那時候的腳踏車可身價不菲,當時的腳踏車應該可以躋身豪車行列了。

老照片上的這位是榮壽固倫公主,她是恭親王奕訢的長女,細看她和恭親王奕訢還長得蠻像的。這位公主的長相是不是讓很多人失望了,她並沒有美貌,和我們在一些清朝影視劇上看到的公主的長相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啊。這位公主雖然沒有美貌,但是卻深受慈禧太后的寵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