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窮人找蝨子,宮女晾被子,1901年的紫禁城荒草沒膝

今天我們西裝革履,甚至要穿唐裝漢服,可百年前的國人卻是留著陰陽頭,披著一條油光蹭亮的辮子。國人的頹廢在史料或者影像中時常見到,可清朝人睡覺的場景見過嗎?

照片中數人躺在一張土炕上,每個人和衣而睡,辮子垂到地上。當時條件有限,大多數清朝人頭都不洗,每天抹頭油,隔著幾米遠的距離就能聞到頭油味。

騎著毛驢的小腳女子,一旁站著的是她的丈夫。纏足從後唐興起,歷經千年,到了清末達到鼎盛。清朝統治者幾次發佈禁足令,可收效甚微。及至後來,甚至滿族女子都開始裹腳,這畸形的病態美,今人無從想象。

窮人在相互找蝨子,這一幕讓人感到萬千。清朝人的辮子並不經常洗,雖然街頭也有剃頭匠,可一年不一定理一次發。就連當時的貴族,一個月洗一次頭就不錯了。寒冬臘月,三個月也不洗,辮子藏汙納垢在所難免,滋生蝨子,跳蚤更是稀鬆平常了。

骨瘦如柴的清朝男子,光著腳丫,肋骨可現。王朝末日崩塌前,都是民不聊生。慘澹的光景讓人填飽肚子都是癡念。

衙門裡的緝勇,擔負著本地治安管理,緝拿案犯,維護一方平安。不過他們的薪水並不高,一年十幾兩銀子。可對于這薪資,還是有人擠破頭,因為可以巧設名目,收取保護費。

正在大殺三方的賭徒,戴著墨鏡的少爺在僕人的陪侍下「攻城拔寨」,最後輸得一乾二淨才離開賭場。俗話說,「十賭九輸」,銀子都進了莊家手裡。在封建社會,不論盛世還是亂世,最紅火就是賭場和妓院。

晾被子的宮女,看年齡已經不小了,在宮裡算是老宮女了。因為一般情況下,宮女二十五歲就得離宮,除非得到主子恩許。皇權的存在,有了太監和宮女,而清朝的宮女必須是上三旗包衣旗人家庭,滿十三將名冊送交內務府參加選秀。選中者進宮,宮規嚴格,一入宮門深似海,冤死者大有人在!

在站籠裡的犯人,封條上寫著「上海正堂封」。犯人關在裡面,腳下墊著木板或磚塊。等行刑的時候,抽掉墊著物品,由于頭被卡著,人便懸了起來,窒息也就幾分鐘的事。

清朝的官員,身穿貂皮大衣,雖然官帽看不出等級,卻也是身份不凡,模樣看起來像陳道明。

頤和園裡的太監,對著鏡頭露出笑容。大多數太監留下的影像都是嚴肅的表情,不苟言笑。太監在清朝沒有像之前的朝代那樣專權亂政,就連李蓮英也沒有。

1901年紫禁城,金碧輝煌的太和門前荒草沒膝,皇城變得荒蕪,人跡罕至。義和團扶清滅洋,慈禧太后鼓足了勇氣與洋人開戰。可打臉的是,僅僅三個月,八國聯軍就佔領了北京城,還在紫禁城上演了閱兵。偌大的皇城無人搭理,也就變得蕭條不堪了。

1903年克林德碑落成典禮,醇親王載灃奉光緒之命前往祭奠。這座耗資60萬兩銀子建立的牌坊成為國人心中的痛,國弱被人欺。1918年,德國在一戰中戰敗,當時的北洋政府令其推倒,總算讓壓在國人心中的痛得到緩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