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是慈禧,哥哥是溥儀,大伯是光緒,他卻默默教書,活到2015年

2015年4月10日下午,一位名叫金友之的老人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97歲。因為他的特殊身世,老人的去世引來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他出生于滿清愛新覺羅家族的醇親王府,背景顯赫的醇親王府曾「兩度潛龍,一朝攝政」,走出了光緒、宣統兩代皇帝和一位攝政王載灃。

醇親王府

金友之本名愛新覺羅·溥任,是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的四弟。按照清帝遜位時的規定條款,愛新覺羅家族的人在辛亥革命后全都改了姓氏,「金」便是其中的一個。

愛新覺羅·溥任可以說是近代中國「朋友圈最強大」的人之一——奶奶是慈禧,大伯是光緒,哥哥是宣統!與父親和兩個哥哥相比,他的人生歷程少了許多磨難,雖然家世顯赫,但他的一生卻甘守清貧,為人師表,在教書育人的崗位上安安靜靜地度過了一個世紀的人生風雨……

愛新覺羅·溥任

風雨中的醇王府

在清末的幾十年里,醇親王府顯赫非常,先后出了兩個皇帝、一個攝政王:溥任的二伯父光緒帝載湉,溥任的大哥宣統帝溥儀,溥任的父親載灃是宣統王朝的監國攝政王。歷史的潮流滾滾向前,也給愛新覺羅家族帶來滄桑巨變:1911年12月6日,溥任的父親辭去監國攝政王位,退歸王府;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成立,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1912年2月12日皇太后隆裕率宣統皇帝退位,溥儀以遜帝身份居住在皇宮……

愛新覺羅·溥儀

1918年9月21日(舊歷八月十七日),時年35歲的醇親王載灃又喜添一子,那就是愛新覺羅·溥任。此時,他同父異母的大哥溥儀,早已從紫禁城宣統皇帝的金鑾寶座上,「遜位」6年之久。溥任出生時,曾經顯赫一時的醇親王府,早已是風雨飄搖,風光不再。

幼年的溥任一直生活在王府的深宅大院里,他僅有的幾次走出醇親王府,都是跟隨父親到紫禁城去看望雖已「遜位」,卻仍然「暫居宮禁」的大哥溥儀。1924年11月5日,他親眼目睹溥儀被馮玉祥從宮中被趕出,躲進醇親王府暫住。至此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綿延268年的大清帝國結束了。

醇親王府

不久,大哥溥儀又悄悄潛往天津。4年后,溥任也隨父親和家人遷住天津。而此時的溥儀,在日本人的挾持下就任滿洲國的傀儡皇帝。期間,溥任曾陪同父親赴長春看望過溥儀。見到作為傀儡皇帝的兒子處處受制于日本人,溥任的父親很痛心。溥儀希望他們能留在長春,溥任的父親很難接受這樣的安排,但又不好明確反對,他就裝病不吃東西……溥儀怕父親因此出事,只得讓他們返回關內。

抗戰時期,他們一家遠離北京的王府,暫住天津。1938年,天津突然鬧起洪災,他們的暫住地也受到水患沖擊,無奈之下,父親又領著他們全家人遷返京城的王府舊居。

愛新覺羅·溥任

歷時8年的抗日戰爭終于勝利結束了,這本來是個全國人民共同歡慶的節日,可是,對于溥任一家來說,卻是個禍福難料的特殊時刻:一是溥任遠在東北的大哥和二哥生死不明、前途未卜;二是國民黨的軍隊進駐北京后,便有傳言說,所有舊王府都要收歸「國有」,尤其醇親王府這樣的滿洲國傀儡皇帝的舊居,更會作為「逆產」被沒收。

為了保住一家人賴以生存的家業,他們四處打探良策。當他們得知國民政府有條規定,凡開辦教育事業的前清王府舊宅,不會被沒收。溥任和父親一商議,決定在醇親王府義務辦學。經過短暫而緊張的籌備,一所名為「競業」的小學在醇親王府的凈業寺舊址掛牌成立了。私立競業小學如期招生開課。父親載灃出任學校董事長,溥任任校長,除外請幾位教師外,七妹金志堅也擔任了授課教員。

北京市西城區鴉兒胡同小學(原私立競業小學)

為了教學工作的正常開展,他們要靠變賣家里的東西來維持。在學校里,溥任不僅操勞各種瑣碎雜務,還親自給孩子們授課。一時,醇親王府附近的普通百姓家的孩子,紛紛走入這所興辦的小學。學校辦得很有起色,最多時有200多個學生。

按照清帝遜位時的規定條款,愛新覺羅家族的人此后全都改了姓氏,「金」即其中之一。此后,愛新覺羅·溥任又有了個新名字——金友之。

金友之

雖然如此,醇親王府還是難逃被襲擾之劫。北京解放前夕,國民黨軍隊進駐王府正宅,特務機關也看中了這座幽深的王府,還在王府里面秘設了監獄。溥任一家被趕到花園一隅。遭此變故,父親一病不起,溥任只有獨自支撐起這個風雨飄搖中的家。

金老師的校園情懷

1949年1月30日,北京和平解放,盤踞在王府里的國民黨軍隊及特務作鳥獸散,王府又恢復了暫時的寧靜。

愛新覺羅·載灃

1951年,溥任的父親突然感冒發燒,隨即誘發病癥,于2月3日去世。父親去世后,溥任繼續以校長的身份,主持競業小學的教務活動。1957年公私合營時,溥任將競業小學連同所有房地產上交給國家。隨后,溥任被調入北京西板橋小學任教。從此,曾經的末代「皇弟」愛新覺羅·溥任蛻變為人民教師金友之。在此后的30年間,金友之老師一直工作在教學第一線。他相繼在西板橋小學、廠橋小學教書,又曾一度兼任學校的財務人員。

重獲新生的金老師

1959年冬天,大哥溥儀得到特赦之后,經常會來他家里坐坐,聊聊天,像普通家人一樣聊聊天」。得知溥儀愛吃炸醬面,他就讓老伴給大哥做炸醬面吃。溥儀在寫《我的前半生》的時候,好多資料都是他提供他的,包括書里的那些照片。

滄桑迎巨變,親友半凋零。三哥溥倛,幼年早殤。1967年,大哥溥儀病故。1994年,二哥溥杰去世。親歷社會的巨變后,他對于皇族的演化看得很透。他常說,人不能落伍,要跟上社會的變化。平日,他喜歡騎著腳踏車出門買菜,過著跟普通街坊毫無兩樣的普通生活,才有著說不出的踏實與安寧。

重獲新生的金老師

甭看他們是皇族,可是他們從來不靠吃「祖宗飯」。他曾以每月58元的微薄的工資,養育著5個子女,在節儉生活中培養下一代人的獨立品格。在他的教育培養下,5個子女都成為自食其力的普通勞動者,并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

直到1988年,年近70的金友之老師才戀戀不舍在廠橋小學的工作崗位上光榮退休。偶爾,他在京城的大街上行走,時不時會遇到他教過的學生親熱地叫他「金老師」。對這個尊敬的稱呼,他不僅愛聽,而且將此視作一生的驕傲。

金四爺的晚年擔當

退休后的金友之,在街坊鄰居間又有了個新稱謂——金四爺。

退休時的金四爺,已是年愈70的古稀老人。退而不休的金四爺很快又投入到新的挑戰中。

金四爺「回家」

其實,但凡有思想有追求的智者,多多少少會有些常人難以理解的「怪癖」,金四爺也不例外。鄰居們就發現,金四爺有兩大「怪癖」:一是,出門騎車一趟,必到書店瀏覽一遍,買書之后才肯歸家,不然不算出門。二是,大凡走出街門遛彎兒,他總會低頭留意腳下,每見路上有石頭,無論什麼樣必彎腰拾起,揣在手里琢磨沒完。見此,街坊有人開玩笑地說:「四爺,您是在練腰功吧?」他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算是對鄰居的回應。他所居住小院的墻邊,總有一堆大小不一的石頭。那些沉默的石頭,也是有生命的,只有懂它的人,才能感受到它的溫度。

退休后,他將更多的時間投入到清史研究中,并被聘為北京市文史研究館館員。發表過的作品有《晚清皇子生活與讀書習武》、《納蘭性德與〈通志堂集〉》、《醇親王府回憶》等,還整理了其父親載灃的《使德日記》等。

金四爺

由于小時受到傳統文化的熏淘,他對古玩、字畫頗有研究,他的山水繪畫,落筆大有古風,書法尤工楷書。但他確非常謙虛,常自稱他的作品算不上繪畫,只是臨摹而已。所以,他從沒參加過什麼「拍賣」活動。

金四爺的山水畫

但是,由于他的特殊身份,他的行蹤和生活情況格外引人關注。退休后,他曾先后3次東渡日本,并赴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參加書畫展覽和文化交流活動。在國外,他的書法和山水畫頗受觀眾好評。

金四爺的書法

有一年,他隨家人一起赴香港游覽,香港的多家新聞媒介報道了他們的行蹤,一家電視台還專門邀請他們去做直播節目,在當地引起不小的轟動,許多人求他寫字作畫,盡管他執意不收報酬,但還是得到了一筆不菲的回報,回來后不久,他就將這筆錢捐給了希望工程。

金四爺的書法

金四爺在資助公益事業方面,可以說是不遺余力,曾分別向希望工程、災區人民和民族中小學捐款捐物。1991年將書畫款10000元捐獻給北京郊區檀營滿蒙小學。同年,安徽、江蘇等省遭受了嚴重的洪澇災害,他又向災區人民捐贈5000元。

金四爺的畫

1994年,他和二哥溥杰合作的書畫在日本售出得60萬日元,回國后全部捐獻給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為建立我國「救助貧困地區失學少年基金」首開先河。1996年,他作為市政協委員赴密云縣視察民族教育,當即向古北口滿回民族小學捐款。該校特聘溥任為名譽校長,并將此款設立「友之獎學金」,獎給品學兼優、家庭困難的學生;1998年再次向古北口滿回民族小學捐贈10萬元。

1996年6月,他應邀赴韓國舉辦書畫展,行前置裝僅用300元人民幣買了一套廉價西服,回國后卻把在國外出售書畫的錢全部捐獻,溥任熱心祖國民族教育事業的高風亮節實為罕見。

淡泊名利,甘守清寒。他所居住的幾間舊平房,年久失修,夏天漏雨,本來可以將書畫所得用來修繕,他卻將大量款項捐獻給公益事業,寧愿同老伴靠本來不豐的退休金節儉度日。

這就是一個退休老人的擔當。

2015年4月10日下午,金四爺(愛新覺羅·溥任)在走過了97年的人生長路后,與世長辭。16日上午,金四爺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舉辦,各界人士及親友近兩百人前往送別,為一個好人的離世獻上哀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