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偉岸雄奇,身高2米,天庭飽滿,大眼睛,高鼻梁,人稱祖龍

史書上,所謂奸相和暴君的出身和形貌大多被丑化,以示其天生骨子里亦即本性或奸佞或暴虐,戲劇舞台更將其臉譜化。秦始皇就是典型的例子。

《史記》借尉繚之口,曰: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摯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史記·秦始皇本紀》)

牛運震說,此借尉繚口中寫出秦王形貌性情,筆法最妙,語亦極遒練。程馀慶說,從好處看出不好處,妙!妙!借尉繚口中寫出秦王形貌,筆法最妙!我不知道妙在何處,人的相貌都是父母給的,不會在胎里就以形貌分出誰是明君誰是暴君、誰是奸臣誰是忠臣吧。

郭沫若認為,蜂準應該是馬鞍鼻,摯鳥膺是現代醫學上所說的雞胸,豺聲是表明有氣管炎。并說秦始皇患有軟骨癥,軟骨病患者,骨的發育反常,故而胸形、鼻形都呈變異,而氣管炎或支氣管炎是經常并發的。有這三種征候,可以下出軟骨病的診斷。因為有這生理上的缺陷,秦始皇幼時一定是一位可憐的孩子,相當受人輕視。

看他母親肆無忌憚,有看嫪毐與太后謀,「王即薨,以子為后」,可見他還那麼年輕的時候,便早有人說他快死,在企圖篡他的王位了。這樣身體既不健康,又受人輕視,精神發育自難正常。為了圖謀報復,要建立自己的威嚴,很容易地發展向殘忍的一路。身居王位,要這樣發展也沒什麼阻礙。結果他是發展向著這條路上來了。「少恩而虎狼心」,便是這種精神發展的表征。

他放逐母親,囊殺嬰兒,逼死有功的重臣,毒殺有數的學者,如尉繚批評他的「少恩而虎狼心,得志輕易食人」,照史實來看,是一點也不過分。呂不韋被他逼死,單因「竊葬」的緣故,更對于其賓客大加竄逐,「籍其門」。其實那些「竊葬」的舍人們倒應該是些有良心的人,并不因呂氏的失足而改變他們的情誼。然而,這樣的人,他哪里看得慣呢!他所用的是李斯那樣的變節漢,出賣朋友的專家;姚賈那樣的「梁之大盜,趙之逐臣」;趙高那樣的腐刑之余,該受死刑的要犯。

秦始皇求賢若渴,對尉繚謙卑有加,衣食與自己相同,體現出始皇禮賢下士。然而,有學者言:這是一種利用與拉攏,讓人敢茍同,皇帝對售與帝王家的臣工,難道就不是一種利用與拉攏嗎?何以獨非始皇。

尉繚對秦王的評價,好像多麼有先見之明,其實是一種誤判,歷史已經證明。

始皇雖有求治太急、勞民甚烈和未立儲君、善后無方的嚴重問題,但不能因此而否認他的巨大歷史功績。丑化秦始皇的出身和形象,自《史記》始,積毀銷骨。說秦始皇少恩而虎狼心,得志亦輕食人,也是反動宣傳。秦始皇不殺功臣,不殺大臣,不殺降兵降將,不殺六國王族貴族(反叛除外),中國歷史上有幾個開國皇帝能做到?至于李斯、趙高,有功于秦焉,秦始皇在位他們愿效犬馬之勞,并無反叛之心,而與始皇肝膽相照,這說明秦始皇善于駕馭人才。再者,歷史上判臣如過江之鯽,不獨始皇身后如此。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秦始皇形貌被污,出身同樣被污。《史記•呂不韋列傳》云:呂不韋與舞女趙姬有身孕,后割愛獻給異人,「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遂立為夫人。」詆毀秦始皇是野種,不是皇脈。

漢朝為了證明其執政的合法性,以及后世史家文人臣子為了勸誡君王施行仁政德治,而把秦始皇作為反面政治教材,大肆抹黑秦始皇,甚至搞人身攻擊,充滿話語霸凌,遮蔽了歷史真相。

根據《太平御覽》引《河圖》說:「秦始皇帝,名政,虎口,日角,大目,隆鼻,長八尺六寸,大七圍,手握兵執矢,名祖龍。「古代八尺有余者,史書不絕,傳說蚩尤八尺有余,《鄒忌諷齊王納諫》之鄒忌1.84米,漢代韓信八尺五寸,合1.96米,秦兵馬俑身高1.80者達23.5%。秦始皇八尺六寸,也應不虛。秦始皇并非如《史記》所寫具有幾種惡毒禽獸的突出特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