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延津兩戰中藏著三個秘密:曹操心懷叵測,劉備有苦難言,關羽是咋想的?

顏良文丑在官渡戰役的兩次戰斗中先后被除,此事在《三國志》和《后漢書》中均有記載: 「良、丑皆紹名將也,再戰,悉禽,紹軍大震。公還軍官渡,紹進保陽武。關羽亡歸劉備。」

史料中簡短的三十一個字,記載了五件事:白馬坡顏良殞命,延津口文丑喪生,戰局沒有發生逆轉,曹操退守河南中牟,袁紹進軍陽武,關羽在兩軍陣前就近奔向劉備,并沒有帶著所謂的「二位嫂夫人」。

糜夫人在徐州下邳被曹操擒獲后從史料中消失,甘夫人跟著劉備被袁譚和袁紹隆重護送、迎接到了鄴城。

拋開甘夫人和糜夫人的去向、下落不提,咱們今天主要是來聊一聊官渡之戰,或者準確地說是白馬、延津兩戰中藏著的三個秘密,通過破解這三個秘密,我們就會發現當時曹操心懷叵測,劉備有苦難言,關羽到底是咋想的,那就得由睿智的讀者諸君慧眼明辨了。

傳統京劇《灞橋記》、《收王平》、《曹營十二年》都說關羽在曹營足足待了十二年,實際上關羽在曹操那里連頭帶尾只停留了四個月,實際只有三個月:建安五年春正月曹操破劉備擒關羽,夏四月文丑被斬,關羽出走。

關羽在曹營待了不足百日,卻從被俘的中郎將(建安三年與張飛一同受封)直接升任偏將軍,斬顏良后又受封漢壽亭侯,曹操對關羽可謂優厚。建安三年帶隊投降的張遼,此時也僅僅是中郎將、關內侯,官渡之戰后又晉升裨將軍。

讀者諸君都知道,曹操執行的一直是漢朝官爵制度:中郎將是最低級將軍,比校尉都尉高一點,其上依次是裨將軍、偏將軍、雜號將軍、重號將軍(如四征四鎮)、四方將軍、衛將軍、車騎將軍、驃騎將軍、大將軍(大司馬);關內侯是最低爵位,其上依次是都亭侯、名號亭侯、都鄉侯、名號鄉侯、縣侯(都有具體地名,無都縣侯)、公。

關羽斬顏良時是無爵位偏將軍,張遼是關內侯中郎將,所以在史料中都把白馬之戰的張遼排在關羽前面: 「顏良攻東郡太守劉延于白馬,曹公使張遼及羽為先鋒擊之。羽望見良麾蓋,策馬刺良于萬眾之中,斬其首還,紹諸將莫能當者,遂解白馬圍。」

這時候第一個問題就出來了:曹操明知道劉備就在袁紹營中,為什麼還敢讓關羽去當先鋒?

曹操肯定是知道劉備在袁紹營中的,這是因為喜歡擺譜的袁紹把動靜鬧得挺大: 「青州刺史袁譚,先主故茂才也將步騎迎先主。先主隨譚到平原,譚馳使白紹。紹遣將道路奉迎,身去鄴二百里,與先主相見。」

茂才即秀才,孝廉即舉人,漢朝的孝廉和茂才不用考試,均由地方官和朝廷重臣推舉。劉備晉升左將軍、豫州牧之前,還當過平原相、豫州刺史、鎮東將軍,手里是有推舉名額的,其中一個茂才名額給了袁紹的長子袁譚,這也算半個「師生關系」。

袁紹隆重歡迎劉備,一方面是還他人情,另一方面也有千金買馬骨的意思。盡人皆知的事情,如果曹操還不知道,那他就不配做漢末第一梟雄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敵方有重量級人物加入,曹營將帥謀士自然必須知道。

知道劉備在袁紹那里,卻不擔心關羽臨陣脫逃,這是第一個疑點。由第一個疑點,又會牽出第二個疑點:關羽陣斬顏良的時候,知不知道劉備就在對面?

關羽也算個軍事家,或者說是「準軍事家」,作為先鋒大將,也不可能不知道對方虛實,所以劉備入袁營這件事,是瞞不過關羽的。

明知故主在袁紹手里,還敢在陣前將袁軍首席大將顏良除掉,關羽此舉確實令人難以捉摸。

曹操和關羽必須知道或應該知道劉備去向,劉備知不知道關羽就在曹營呢?這個問題是最好回答的,因為《三國志·先主傳》中有明確記載: 「駐月余日,所失亡士卒稍稍來集。」

劉備在袁紹軍中剛待了一個多月,在徐州被打散的士兵就紛紛前來歸建了,這些人不可能不帶來關羽的消息。

即使別人不知道關羽的下落,趙云也應該是知道的,因為當時曹操封關羽為偏將軍,是要提請大漢天子劉協批準并公布的。

劉備依附袁紹的時候,關羽被擒,張飛失蹤,趙云的到來可謂雪中送炭: 「先主就袁紹,云見于鄴。先主與云同床眠臥,密遣云合募得數百人,皆稱劉左將軍部曲,紹不能知。」

延津之戰時劉備與文丑并為袁軍前鋒,所帶領的「本部人馬」,應該就是趙云招募的騎兵隊,所以在那一戰中,趙云應該也是參加了的。

這樣盤點下來,第三個疑點比較容易解開,而曹操為什麼敢讓關羽當先鋒,《三國演義》已經給出了一個答案,但不知讀者諸君是否認可: 「使云長破袁紹之兵,紹必疑劉備而除之矣。備既4,云長又安往乎?」

曹操和關羽的關系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融洽,建安三年關羽作為劉備下屬,跟著曹操打呂布的時候,曾經多次對曹操表示過對秦宜祿之妻杜氏的渴望: 「布之被圍,關羽屢請于太祖,求以杜氏為妻,太祖疑其有色,及城陷,太祖見之,乃自納之。」

關羽在建安四年許田圍獵時要除曹操,并非小說杜撰,正史中也有記載,所以這兩個人是有仇的,關羽在曹營待得不會很舒服——他的心頭扎著兩根刺:其一,夢中情人變成了「主母」,越想越別扭;其二,謀刺曹操之事,劉備張飛都知情。

芒刺在心的關羽在曹營待的時間越長越危險,只能找機會開溜,于是關羽的心思也就可以理解了:必須立下大功表明自己已經沒了退路,監視自己的張遼徐晃才能放松警惕。

作為熟讀《春秋》的一代名將,關羽肯定對劉備的應變能力極有信心,所以他才敢冒險陣斬顏良,同時也告訴劉備自己目前很安全,不久就可以相見。

筆者一向喜歡把人往好處想,如果我們把曹操想成奸雄、把關羽想成奸雄,這三個疑點就都迎刃而解了。但是筆者的解釋,肯定會有人不贊同,所以最后還是要請教讀者諸君:關羽在白馬坡陣斬顏良的時候,究竟是咋想的?如果袁紹一怒之下真除掉了劉備,關羽能不能4心塌地在曹營干一輩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