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富察皇后有多美?現代科技復原其容貌,難怪乾隆獨愛她72年

古詩有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從古至今,這都是許多有情人最誠懇的愿望。只是在古代,這種愿望往往是很難實現的,因為當時的人們所奉行的是一夫多妻制。尤其是皇宮貴族們,更是能夠娶三宮六院。這樣一來,一生一世一雙人就只能是夙愿,不能成真了。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這種事也是如此。在清朝,就有這樣一位皇后,她能夠在眾多佳麗中脫穎而出,成為乾隆皇帝心尖上的人,甚至被評價為大清第一美人。 她就是富察皇后,而關于富察皇后容貌究竟有多出色,看看復原圖就知道了。

乾隆與富察氏自幼相識

乾隆我們自不必說,是雍正的兒子,也是在其后登上皇位的人選。乾隆是在少年時期就結識了富察氏的,而他與富察氏結緣,也正是因為一幅字。

富察氏是滿清的一大貴族姓氏,在當時有著很高的地位。 身為富察家族的嫡出女兒,從呱呱墜地到長大成人期間,富察氏都享受著錦衣玉食的待遇,也受到了一系列系統的培養,所以她雖然年少,但是已經出落得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家閨秀的形象了。

一天,還是雍親王的雍正來到了富察氏家里,這個年輕又有氣質的小姑娘就吸引了他的注意。更讓他驚艷的是,富察氏能夠寫得一手好字,一看就是練了許久的。于是雍親王就有意帶有了一幅富察氏的筆墨,想拿回家激勵弘歷,也就是后來的乾隆。

當乾隆得知面前這幅字是一個不到10歲的小女孩的筆跡之后,他也不禁感到了震驚,并且心向往之,想看看這背后的主人究竟是何許人。可以說,兩個人之間的緣分是未聞其人,先聞其字的。

就這樣,等到富察氏十五歲的時候,雍正便為二人指了婚。他 們之間本來就有好感,如今結婚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富察氏出落得更加美貌了,而且十分懂事體貼,能夠給乾隆無微不至的關懷。

二人年齡相仿,興趣愛好又相近,能夠在許多事情上找到共同語言,情感上也頗多共鳴。在日積月累的相處中,他們之間的感情也逐漸深厚了許多。等到乾隆登上皇位的時候,他們之間已經難舍難分,感情十分深厚了。

所以富察氏理所當然的就成為了皇后,她的位置異常穩固。一方面是因為母憑子貴,她和乾隆之間已經有了一個孩子,永漣,并且永漣還被立為了太子。另一方面,富察氏和乾隆之間的感情很好,所以也就使得她能夠在后宮三千佳麗中地位穩固。

富察皇后究竟有多美

難得的是,登上皇位之后,富察氏對待乾隆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賢惠。她沒有利欲熏心,對于富察氏來說,乾隆始終是自己的夫君,而不是她謀求權力的對象。這也就讓乾隆對她一如既往的喜愛著。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富察家族的許多人都因為富察皇后的關系得到了晉升。對此,乾隆也絲毫不避諱,表示自己就是因為富察氏才對這些人多加賞賜的。這一切都被史官記錄了下來,成為了千古佳話。

那麼能夠得到乾隆這麼明目張膽的偏愛的富察氏究竟有多美呢?如今有許多相關的影視資料都把她塑造成了一個美麗大方、溫婉、善良的慈母形象,那麼歷史上的富察皇后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通過現代技術還原了復查皇后的畫像之后,她的真實容貌也就還原在眾人面前了。 首先讓人注意到的就是她姿容勝雪的皮膚,既細膩光滑又白皙,這一看就是一個美人的底子。

隨后能夠注意到的就是富察皇后有一雙非常溫柔動人的眼神,并且她的眼神十分純粹,看不出什麼算計。即便是富察皇后已經是一國之母了,但是可以看出她還是寵辱不驚,沒有半分恃寵而驕的情況。

而且富察皇后的其他五官也是比較精致的。柳葉眉、小巧精致的鼻子,得體的妝容、端莊的衣著打扮都為她加分不少。這樣一個各方面都很美麗的女性,怪不得乾隆會獨寵她一人。

乾隆寵愛富察皇后的原因

其實我們翻閱歷史資料之后,能夠發現富察皇后其實不僅僅是只有美貌這一項優點的,乾隆寵愛她的也有其他因素。

首先就是富察皇后能夠為乾隆排憂解難。一般的美人對待皇帝的時候,往往除了美貌也沒別的了,要麼就是會一些絲竹管弦,以供娛樂。但是富察皇后不一樣,她不僅僅有美貌、懂得情調,而且對于學術、政治也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

更難得的是,她曾經在乾隆沒當皇帝的時候就陪在他身邊了,所以對于乾隆的種種行事風格也是很了解的。這就讓兩個人相處的時候,乾隆能夠對富察皇后訴說心事,富察皇后也會給他非常溫柔的陪伴和妥帖的建議。

其次,富察皇后得到了乾隆最多的寵愛,但是她從來都不恃寵而驕,總是一如既往地溫柔、端莊,這也是十二分難得的質量。在后宮里,不乏勾心斗角的算計,但是富察皇后卻能夠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獨善其身,這事非常難得的。

結語

通過分析富察皇后的外表和她的為人,我們能夠發現乾隆對她格外寵愛也是有原因的。只是遺憾的是,富察皇后紅顏薄命,最終還是早逝了。這讓乾隆的寵愛也變成了懷念。

有人曾說,正是因為富察皇后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去世了,這是她最美的時候,所以乾隆才會格外懷念她。至于這種說法是不是正確、如果富察皇后真的壽終正寢了,會不會和乾隆相看兩相厭呢?我們誰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二人之間的愛情故事的確是一段千古佳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