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攻防戰,五千吳軍獨擋數萬魏軍,背后功臣居然是蜀漢大將?

最后說江陵這一路。

江陵攻守雙方的主帥挺有意思,魏吳兩軍的統帥都是各自主公年輕時的好友。

先介紹魏軍主帥夏侯尚。

夏侯尚,字伯仁,沛國譙郡人,征西將軍夏侯淵的堂侄。

從軍的履歷十分豐富

1、曹操平定冀州時,夏侯尚任軍司馬。

2、代郡烏桓叛亂,夏侯尚跟隨曹彰征討,平定烏桓。

3、蜀將孟達投降,夏侯尚率徐晃拿下上庸郡,迫使劉封敗走。

曹丕稱帝后,封夏侯尚為平陵鄉侯,遷征南將軍,領荊州刺史,假節都督南方諸軍事。

雖然這次南征曹真職位上高于夏侯尚(曹真是都督中外諸軍事,假節鉞),但江陵攻防戰的主帥還是夏侯尚。

朱然,字義封,丹陽故鄣人,毗陵侯朱治的外甥。

朱然的從軍經驗也不弱于夏侯尚

1、擔任臨川郡太守時,朱然率二千郡兵僅用了一個月時間便平定山賊。

2、呂蒙偷襲荊州之役,朱然與潘璋在臨沮截擊關羽。

3、與劉備大戰的夷陵一戰,朱然在涿鄉大破劉備水師,切斷了蜀漢的退路。

呂蒙病重之際,孫權曾問呂蒙:「誰可以代替你?」

呂蒙答:「朱然膽略、守業都充足有余,我認為他可以代替我接受任命。」

呂蒙走后,孫權以符節假朱然,鎮守江陵。

魏軍投放在江陵戰線的兵馬雖然不如曹休多(夏侯尚所部有三萬人,徐晃、張郃為曹魏宿將,皆統數千兵馬,滿寵常屯兵于荊州,兵力亦為數千,曹真圍城的兵力大約五萬余到七萬之間,魏軍總數約十萬人),但將領的陣容遠遠勝之,除去曹真、夏侯尚兩位大都督,還有名將張郃、徐晃,此外還有熟悉荊州的滿寵,文聘。

魏軍進展迅速,很快兵臨江陵,孫權派出諸葛瑾率領潘璋、孫盛等前去救援。

抵達江陵前線后,諸葛瑾沒有急于入城,主力屯兵在江南,同時派孫盛入駐江陵城南的江心沙洲(這個沙洲叫「百里洲」,面積不小,因為孫盛帶了上萬兵馬)

諸葛瑾的這種打法和劉備在夷陵之戰的表現有相似之處,一個字就是耗,他不求大勝,只要保障江陵不被包圍,確保補給物資能送到城內即可。

善戰者,致人而不致于人。

你要調動別人,不能讓別人調動你。

諸葛瑾按兵不動,對面的夏侯尚開始變招了。

吳軍占了江心島,沒有強大水軍的魏軍似乎沒有辦法。

夏侯尚絞盡腦汁思考破敵之策,他對魏國的這位主公很了解,曹丕這次伐吳雖然是三路出擊,但是主戰場就在江陵!

因為曹丕本人已經親臨宛城督戰!

曹丕為啥更看重江陵戰場,三點:

1、荊州接連經歷關羽的襄樊戰役、呂蒙的偷襲荊州、劉備的夷陵大戰三場大戰,人口和資源損耗極大。

2、夷陵之戰剛剛結束,江東將疲兵勞,戰斗力不高。

3、劉備還在白帝城,曹丕也在幻想劉備會不會乘勢反攻夷陵(事實上,無論劉備是否有出兵意愿,陸遜所部的確被牽制在了夷陵,無法參戰)

夏侯尚苦思之后想出了一套全新的水陸兩棲作戰計劃。

魏軍制造了時稱「油船」的沖鋒舟,夏侯尚并沒有按照傳統的戰法,從上游順流而下快速登陸,因為江東水軍力量最防備的也是這個方向。

夏侯尚反其道而行之,令油船從下游出擊。

魏軍的攻擊方向的確出乎江東大軍的意料,油船順利突破江東水軍的封鎖,從兩翼包抄登陸百里洲。

這只是夏侯尚的水軍計劃,他同時還準備了陸軍的突襲攻勢。

孫盛在島中筑塢結寨,還有上萬人馬,僅靠小舟登陸的魏軍不足以擊潰島上吳軍。(如果不能將主力運送上來,江東的水軍主力一旦來援,登島部隊就會被包餃子,曹操第一次攻打濡須時就曾用油船搶占過江心島,很快就被東吳水軍圍殲)

這批登陸部隊主要的任務并不是攻打孫盛的防御陣地,上岸后,反而迅速搶占百里洲的北側灘涂,與北岸結成浮橋。

早已在岸邊整裝待發的張郃,待浮橋一成便領步騎渡江(此時是秋冬季節,江水較淺,夏侯尚充分利用了當地的水文條件)

形勢逆轉!

張郃騎兵的加入,一下子把江東的水軍優勢抵消,大戰變成了有利于魏軍的陸戰。 左將軍張郃等舳艫直渡,擊其南渚,賊赴水溺4者數千人,并屯兵于洲上水塢。

夏侯尚在浮橋兩端共部署了三萬兵馬,借助浮橋,每日往來川流不息,這讓謹小慎微的諸葛瑾不敢來奪島,江陵的補給線被魏軍徹底摧毀。

諸葛瑾龜縮不前,江東在荊州的另外兩支軍隊也望城興嘆、

夷陵的陸遜要防備劉備。

坐鎮武昌的孫權被魏國的江夏太守文聘阻于沔口。

江陵若丟失,夷陵、秭歸等地將不攻自破,荊州的南部三郡也會暴露在魏國的威脅之下。

孫權不僅要把偷襲荊州的戰果吐出,之前和劉備劃江而治的三個郡也可能全部拱手讓出!

圍城的曹真見諸葛瑾不敢跨江增援,開始全力攻城 :起土山,鑿地道,立樓櫓,臨城弓矢雨注。

雖然朱然毫無懼色,但是城中將士的軍心已經動搖了,江陵縣令姚泰就起了投敵之心: 姚泰領兵備守城北門,見在外魏兵強盛,城中人少,糧谷食欲盡,因而與敵交通,謀為內應。

正要事發之際,為朱然察覺,將姚泰處決。

內奸雖除,仍改變不了大局,城內只剩五千人,如果城外仍無援軍到來,陷落也只是時間問題。

諸葛瑾難道不知道朱然的危急嘛?

他給出的理由是: 魏勢始盛,江水又淺,未可與戰。他在等待時機,等到春水再起的時候利用水軍優勢對浮橋發動進攻。

但是潘璋反對。

江陵現在被魏軍日夜攻打,隨時就會陷落,沒有時間再等了!

再說攻打浮橋,一定要靠水軍嘛?

潘璋率本部兵馬到魏軍上流五十里(避開魏軍的視線),建立水城,然后砍伐數百萬捆蘆葦,綁成大筏。

他想順江放筏,點燃蘆葦,燒毀浮橋!

江陵戰場的夏侯尚、曹真尚未發現這個威脅,但曹丕身旁還有高人。

夏侯尚建浮橋時,滿朝上下一片叫好,只有董昭上疏: 「武皇帝智勇過人,而用兵畏敵,不敢輕之若此也。夫兵好進惡退,常然之數。平地無險,猶尚艱難,就當深入,還道宜利,兵有進退,不可如意。今屯渚中,至深也;浮橋而濟,至危也;一道而行,至狹也:三者兵家所忌,而今行之。賊頻攻橋,誤有漏失,渚中精銳,非魏之有,將轉化為吳矣。臣私戚之,忘寢與食,而議者怡然不以為憂,豈不惑哉!加江水向長,一旦暴增,何以防御?就不破賊,尚當自完。奈何乘危,不以為懼?事將危矣,惟陛下察之!」

董昭的意思浮橋之計風險太大,即使沒有敵人的火攻,很快春季就要到來,江水一旦上漲,就如諸葛瑾所料,浮橋將難保,浮橋一斷,百里洲上的數萬魏軍精銳就全是吳軍的俘虜了(別忘了關羽是如何水淹七軍的)

曹丕聽后大驚,即刻下詔令夏侯尚退出百里洲,魏軍撤退的很隱蔽,吳軍沒有發現,但也延緩了撤軍的速度。

魏軍才退兵十天,江水果然暴漲,潘璋火也可以不放了,和諸葛瑾兩面夾擊,此時魏軍尚有兩部仍未撤出,將軍石建、高遷僅得自免。

江陵前后圍了六個多月,由于朱然率部頑強守城,魏軍損失慘重,加上江東收復江洲,江陵又可以恢復與外界的聯系和物資補給。

仍在猶豫退兵的曹丕再接到東線兩路大軍無功而返的奏報后,終于下定決心召回夏侯尚、曹真兩人。

至此,曹丕的三路伐吳被孫權徹底瓦解,江東方面接連戰勝了劉備、曹丕,孫權的威望一時達到了頂點。

當然曹丕也并非沒有收獲,借伐吳,淮南、荊州兩大軍區司令官曹休、夏侯尚徹底抓牢了地方兵權(之前的荊州兵權掌控在年事已高的曹仁手里,淮南則由張遼主導,一個非曹家嫡系,另一個年紀已大)

但是復盤這三場大戰,孫權雖然兵力處于劣勢,但只要江東水師在,魏軍始終無法掌握戰爭的主導權。

但是在爭奪最激烈的江陵攻防戰,魏軍曾短時間內化解了江東的水軍優勢。

朱然能孤軍守城將近一年,的確正面他有成為名將的資格。

但是這一切的背后,難道不該歸于江陵那天下第一的城防嘛?

(江陵府城,州城本有中隔,以北舊城也,以南關羽所筑)

三面環水、兩城互為依靠,五千吳軍可以獨擋數萬魏軍圍攻一年,不由讓人嘆息,如果沒有糜芳和傅士仁這兩個叛徒,關羽精心打造的江陵城足以抵擋江東大軍。

防守縝密、進攻一流,單打獨斗也是頂尖,孫權是拿下了荊州,但之后吳國有人打出關羽在襄樊戰役那種令曹魏上下擔憂十分要遷都避讓的氣勢和戰績嘛​?​

蜀,小國爾,名將唯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