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三國正史記載,馬超武功不如龐德,在關羽長矛之下活不過三招

在三國正史中,關羽單挑確實打不過龐德。同樣在三國正史中,關羽也流露出了要跟馬超對決的想法。于是我們根據三國正史,就會產生這樣的疑問:如果在劉備諸葛亮默許下,真的發生了前將軍與左將軍之間的決斗,曾經萬馬軍中斬顏良的武圣人關羽,能打過讓曹操悲嘆「馬兒不倒吾無葬地」的馬超嗎?

如果我們細看三國正史,就會驚訝地發現:關羽馬超龐德許褚這四員大將,武功最弱的居然可能是馬超馬孟起。如果武功不如龐德的馬超跟關羽單挑,可能連三招都擋不住,就在關羽長矛之下,做了第二個顏良。

重要的事情已經說了三遍,咱們今天說的是三國正史,而不是演義小說。正史中的馬超是個坑爹貨,他并沒有把曹操打得割須棄袍,而是被許褚一個眼神就嚇退了,那場仗馬超輸得很慘: 「超負其力,陰欲前突太祖(曹操),素聞褚勇,疑從騎是褚……太祖顧指褚,褚瞋目盼之。超不敢動,乃各罷。后數日會戰,大破超等,褚身斬首級,遷武衛中郎將。」

后漢三國年間,很少出現武將單挑,但單挑的事情并不是沒有發生過,呂布在長安城下,就曾跟郭汜郭阿多單挑過。那一次單挑,手使長矛的呂布贏了: 「汜、布乃獨共對戰,布以矛刺中汜,汜后騎遂前救汜,汜、布遂各兩罷。」 

在后漢三國時期,高級將領已經裝備了胸前有圓護的明光鎧(曹丕曾賜給孫權),所以郭汜被呂布用長矛刺中而沒倒,后來還跟李傕一起把呂布打出了長安。

在三國正史中,馬超是打不過許褚的,起碼馬超自己是沒有膽量跟馬超單挑的。曹操確實說過「馬兒不倒,吾無葬地也」,但卻不是在被馬超擊敗之后。

當年馬超韓遂組成聯軍反叛朝廷(馬騰還在京城當衛尉呢),曹操親自帶兵征剿: 「曹公軍在蒲阪,欲西渡,超謂韓遂曰:‘宜于渭北拒之,不過二十日,河東谷盡,彼必走矣。’遂曰:‘可聽令渡,蹙于河中,顧不快耶!’超計不得施。曹公聞之曰:‘馬兒不倒,吾無葬地也。’」

從《山陽公載記》這段記載中,我們能看得出來,馬超想用持久戰拖垮曹操,而韓遂想半渡而擊速勝,結果曹操一鼓作氣建立了灘頭陣地,弄得馬超韓遂失去了地利優勢。

曹操真正忌憚的,是西涼鐵騎和馬超的軍事才能,而不是馬超的勇悍。

​馬超和龐德誰的戰斗力強悍,在三國正史中有記載,其中一句話就能證明馬超不如龐德: 「(龐德)每戰,常陷陣卻敵,勇冠騰軍。」

三國正史總有一些與演義小說截然相反的記載,比如我們都以為曹操最看重的三國名將是關羽關云長,但實際上曹操更喜歡張飛:當年曹操幫助劉關張收拾了呂布,劉備被曹操舉薦為左將軍領豫州牧,張飛被封為中郎將,關羽卻什麼官職都沒有。

同樣,在三國正史中,龐德比馬超還早封侯拜將。龐德之所以能比馬超更早封侯拜將,是因為在同一場戰斗中,龐德斬將立功,而馬超寸功未立卻掛了彩——被人家一箭射中腳面。

那是在建安七年,袁紹的外甥高干和鐘繇的外甥郭援聯合南匈奴進犯中原,大漢朝廷派司隸校尉(雖名為校尉,卻比四方將軍權力大,基本相當于后世的錦衣衛和蓋世太保,張飛后來曾任此職)鐘繇帶兵征討,馬騰派馬超帶著龐德等一萬人馬一起歸鐘繇指揮,朝廷任命馬超為「司隸校尉督軍從事」,大概也就是鐘繇麾下金牌打手的意思。

馬超這個金牌打手一上陣就掛了花,而沖鋒在前的龐德不但毫發無傷,還把鐘繇的外甥郭援斬于馬下: 「德手斬一級,不知是援。戰罷之后,眾人皆言援死而不得其首。援,鍾繇之甥。德晚后于鞬中出一頭,繇見之而哭。德謝繇,繇曰:‘援雖我甥,乃國賊也。卿何謝之?’」

龐德陣斬郭援之后,因功被封為中郎將、都亭侯。

勇冠騰軍的龐德受封都亭侯之后,馬超才于六年后,也就是建安十三年,才被朝廷冊封為偏將軍、都亭侯。

要是按照大漢朝廷冊封的官爵來看,龐德不服馬超,那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所以龐德明知馬騰被曹操所除,馬超投靠了劉備,還是一門心思要跟劉備做對——龐德可能心里也在埋怨馬超:要不是你聯合韓遂造反,老主公馬騰又怎麼會4于非命?

龐德和關羽誰更厲害,這個還真不好說,因為不談年齡談武功,那就是耍流氓。關羽跟龐德對戰的時候,已經有六十歲左右了,所以才中龐德一箭。

這里咱們再強調一遍,不是演義中的單挑失敗,而是正史中的記載: 「(龐德)親與羽交戰,射羽中額。時德常乘白馬,羽軍謂之白馬將軍,皆憚之。」

看起來三國時期不但明光鎧刀槍不入,兜鍪的質量也很好,所以關羽腦門中箭,還能繼續指揮作戰,并沒有一敗涂地,最終還水淹七軍、擒于禁斬龐德。

演義小說和電視劇是信不得的:如果大將只包著頭巾或赤膊上陣,那不是拼命而是送命。黃巾軍有絕對優勢兵力卻打不過漢朝官軍,就是因為裝備太差。

這樣一比較,我們就知道了:龐德的戰斗力,未必強于關羽,但肯定強于馬超,馬超連跟許褚交手的勇氣都沒有,又怎敢以降將身份,跟劉備麾下的首席戰將關羽生4對決?

還沒開打,馬超在氣勢上就已經輸了一籌,真動起手來,自然是手軟腳軟,在關羽長矛突刺之下,必4無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