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拿鳳釵鑒寶,專家稱是贗品想要銷毀,老太:你知我母親是誰?

老太攜帶家傳金鳳釵上電視節目進行鑒寶,誰料專家卻稱老太的金釵是仿制的贗品,需要當場銷毀!

北京老太聞言反問道: 「你可知我母親是誰?」當老太報出自己母親的身份時,專家們都大驚失色,連忙改口稱這支金釵是真品!

那麼老太的母親又是何等身份呢?這支金釵到底是何來歷?

主持人(左)和劉貞蓮(右)

一、鑒寶

這位北京老太名叫劉貞蓮,如今已經年過六旬,雖然皺紋早已在臉龐上鐫刻下歲月的痕跡,但也絲毫無法掩飾她身上自帶的出眾氣質。

隨著鑒寶節目的正式開場,當美女主持人宣讀嘉賓上台后,只見劉貞蓮不緊不慢地走上台前,舉手投足之間盡顯自身的端莊典雅。

但論自身氣質與風雅,劉貞蓮一點也不會輸給一旁的美女主持人,又或許是閱歷更加豐富的緣故,劉貞蓮會帶給人一種通透的感覺。

劉貞蓮上台的時候,雙手里還緊緊拿著小木盒,看來這里面裝著的就是所謂的寶貝了,人們的目光也是不自覺地向著木盒瞟去。

劉貞蓮老太

美女主持人見狀也是十分熱情地接待了老太,依照慣例詢問了老太的姓名和籍貫,此番前來參加節目又是想要鑒定什麼寶貝呢?

劉貞蓮則是禮貌地回復道: 「我叫劉貞蓮,現在住在北京城西的社區里,此次參加節目是想鑒定一下我家里祖傳的金釵。」

她的聲音十分輕柔讓人聽起來感覺十分舒服,猶如沐浴在春風之中,但是言語間那不容置疑的氣場,又讓在場眾人不自覺地信服。

言罷,劉貞蓮便小心翼翼地拿出手里的木盒,放在了節目組設置的展示台上,而后老太將木盒打開,露出了放在里面的精美金釵。

金鳳釵

只見這支金釵的釵頭是一只展翅騰飛的鳳凰,中間還鑲嵌有一顆綠寶石,做工細致精美,完全不像是平常人家所能擁有的物件。

只一瞬間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饒是見慣了寶貝的女主持人也不禁驚呼出聲,感慨這支金鳳釵的樣式實在是過于精美華麗。

台下的觀眾們也是按奈不住激動地心情,紛紛伸長了脖子想要看得更仔細一些,有些觀眾也忍不住議論起來,討論這支金釵的價值。

隨后主持人問道: 「請問劉老太,您這支金鳳釵是怎麼得來的呢?」

劉貞蓮笑了笑,而后溫柔地向眾人解釋道,這支金釵是她繼母當初帶來的嫁妝,只可惜繼母走得早,這支金釵就當做紀念留了下來。

劉貞蓮(左)和主持人(右)

后來劉貞蓮的父親年邁,身體孱弱將不久于人世,臨終之際便又將這支金鳳釵傳給了她,并告誡劉貞蓮要將其好生保管妥善安置。

女主持人趁機接話道 :「這麼說來,這支金鳳釵算得上是您的傳家之寶了,那麼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來到我們欄目的呢?」

劉貞蓮回答道:「我現在退休閑在家中,平常沒事就會看看鑒寶節目,我也是偶然想起這支金釵,便想讓專家鑒定一下它的價值。」

從老太的話語中我們不難看出,劉貞蓮對于自己家的這支金鳳釵還是很有信心的,隨后便在主持人的示意下將金釵交到了專家手中。

鑒寶專家

誰料專家們只拿起金鳳釵端詳了沒一會,不多時便又放了回去,而后又聚在一起商討了幾句,便對眾人說道: 「這支金釵是贗品!」

在場眾人皆是大吃一驚,做工如此精美,造型如此華麗,沒想到竟是贗品!觀眾們也是紛紛嘆息,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物件啊。

劉貞蓮本人也有些詫異,心想自己家傳的金鳳釵斷不可能是贗品!便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另一側的專家,等待他們的說法。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鑒寶專家

二、鑒假

對于現場眾人疑惑不解的場面,專家也是早就料想到了,畢竟這支金釵的做工用料都十分考究,怎麼看都不像是那些所謂的贗品。

不過專家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他告訴在場的眾多觀眾以及劉貞蓮,這支金釵單論它的做工和用料,乍一看的確是沒有什麼問題。

這支金釵無論是花紋的鐫刻,還是造型上的風格,都符合清代宮廷制品的各項要求,即使與現今的文物相比也是獨樹一幟的。

尤其是那顆點綴在金鳳釵上的綠寶石,更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應,使得金鳳釵的整體造型風格又拔高了一個層次,堪稱精美絕倫。

金鳳釵

隨后專家話鋒一轉,指著金鳳釵中的那顆綠寶石說道,這種綠松石在清朝時是專供宮廷皇室享用的,平常人家根本就沒機會接觸到。

再說說這支金釵的鳳凰造型,清朝時等級制度森嚴,龍與鳳兩種元素都是皇室專享,平民百姓根本就沒有資格使用這種圖案。

即使女子出嫁時可以使用所謂的鳳冠霞帔,但也就只有女子出閣成婚的那一天可以佩戴,其他時間依舊不能使用。

可倘若這支金鳳釵因為清末戰亂從宮中流出,歷經這麼些年的風霜吹打,保存的未免也有些太完整了,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新」了。

金鳳釵

「新」其實是古玩圈中的一個行業術語,即這個物件并不是真正的古董文物,而是一件依照古時規制仿照的現代工藝物品。

換言之,專家的意思就是說這支金鳳釵是一件假貨、贗品,即使用料做工等各方面都十分用心,也只是具有現在的市場價值罷了。

聽見專家這麼解釋,在場眾多觀眾的疑惑也是撥云見日,不過心里也是難免有些小小的失望,這麼精美的金鳳釵沒想到竟是假貨!

隨后專家也是告誡劉貞蓮老太,稱這件金鳳釵作為仿品,雖然不是真正的文物,但是因為其仿制物品的特殊性,是不能在外流通的。

基于這樣的原因,專家也是罕見地表示,希望劉貞蓮可以將金鳳釵交由他們進行現場銷毀,事后節目組也會給予她一定的補償。

鑒寶專家

觀眾們聞言也是十分詫異,即使這件金鳳釵不是真品,但作為傳家寶傳承下去也是很有意義的,就此銷毀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專家也是解釋道,古玩圈中這種仿制的贗品并不在少數,許多無良商家常常用這種極為高超的手段,去坑騙那些不懂行的老百姓。

所以在現場將贗品銷毀,也是給眾多觀看節目的人提個醒,避免再有人上當受騙。觀眾聽完也是紛紛點頭,認為此舉極具教育意義。

不過這也只是一個建議,是否同意還得人家劉貞蓮老太發話。

只見劉貞蓮笑了笑,并沒有回應眾位鑒定專家的建議,而是反問道:「您說我家的金釵是贗品,那你們可知我的母親是何人?」

劉貞蓮

鑒寶專家聞言愣了一下,難不成這位老太的母親是什麼大人物?便故作鎮定地問道:「那敢問家中令堂是何人?」

劉貞蓮老太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我的父親名叫劉振東,而我的繼母名叫文繡!」

鑒寶專家們聞言大吃一驚,猛然間正襟危坐起來,小心翼翼地詢問劉貞蓮:「您口中的繼母文繡,可是清末的額爾德特·文繡?」

劉貞蓮隨即點了點頭,這一舉動可把專家們整得夠嗆,又重新端詳起那支金鳳釵來,妄圖從里面尋找一些往昔的痕跡。

觀眾們見狀也是一頭霧水,連專業的鑒寶專家都大吃一驚,這個文繡又到底是何許人也呢?

文繡

三、文繡

額爾德特·文繡,出生于1909年的北平方家胡同,在當時隸屬于滿清貴族鑲黃旗,是蒙古族額爾德特氏端恭的女兒,

文繡自小時候起便就讀于私塾,天資聰慧的她在同齡人中極為亮眼,加之深諳事物明理,無論哪門課程都是深得老師們的喜愛。

1921年春,彼時尚居住在紫禁城中的溥儀已經16歲了,在諸位王公大臣和太妃的主持下,于眾多滿清貴族女子中挑選人選大婚。

文繡的五叔華堪得知這一消息后,竟妄圖借此機會光耀已經沒落的額爾德特家族,便自作主張地將文繡的相片呈了上去。

1922年初,溥儀從內務府提交的眾多相片中,「欽定」17歲的郭布羅·婉容為皇后,14歲的額爾德特·文繡為皇妃。

文繡

隨后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文繡被迫終止學業回到家中,接受所謂的「君臣大禮」,學習宮中那些陳舊的繁文禮節。

那時的文繡雖然思想已經開化,但是畢竟年輕尚小,只得按照在家中長輩的要求,于1922年11月30日與溥儀成婚,封號淑妃。

婚后的文繡也算是樂在其中,每日了除了必要的梳洗問安外,大部分時間都是身居在長春宮中,學習刺繡或是教導宮女識字。

后來溥儀在太妃的建議下,還專門給文繡聘請了一位英文教師凌若雯,文繡本就天資聰穎,學習十分用心,思想也是進一步開放。

文繡

后來軍閥馮玉祥「入京逼宮」,溥儀不得已率家眷一起遷居宮外,文繡也是趁此將眾多珍寶夾在衣物中帶出,金鳳釵便是其中一件。

這件金鳳釵是宮廷御制做工極為精美,文繡平日里尤為喜愛,在后續的逃亡途中更是貼身珍藏,因此這支金鳳釵才一直保留下來。

后來溥儀妄圖借助日本人的力量復辟帝制,思想開化的文繡認為此舉乃是叛國辱節,便屢屢向溥儀諫言不可輕信日本,勸他懸崖勒馬。

不過此時的溥儀滿腦子都是光復大清,對于這種忠言又哪里聽得進去呢,心中更是越來越討厭文繡,頻頻冷眼相待將文繡晾在一旁。

溥儀(左)和文繡(右)

不僅如此,婉容皇后也是仗著溥儀的寵愛,頻頻羞辱已經失寵的文繡,這就導致了文繡在宮中的處境十分艱難,越來越不受眾人待見。

而后文繡在親友的勸導下,意識到如今是中華民國的時代,便設計逃離了溥儀的掌控,而后更是聘請律師狀告溥儀訴求失婚。

后來溥儀迫于公眾的壓力同意了文繡的訴求,無奈簽訂了失婚協議書,協議中要求道允許文繡帶走日常用品,金鳳釵就在其中。

1945年抗戰結束后,在報社工作的文繡結識了國民黨軍官劉振東,兩人經過半年多的了解和相處,最終喜結連理,婚姻美滿。

文繡

金鳳釵作為文繡最為喜愛的飾品,自然也是不曾離身。多年后文繡因突發心梗逝世,劉振東便將她的遺物妥善收納了起來。

金鳳釵的意義非凡,劉振東便將其作為傳家寶,傳給了自己的女兒劉貞蓮,并告訴她要好生保管不可遺漏。

弄清楚了這支金釵的來龍去脈,在場的觀眾們無不震驚,沒想劉貞蓮的繼母竟是清末的皇妃文繡,那這支金釵的真偽只是不必多言。

不過專家卻認為這支金釵是假的,這可就尷尬了啊,事情發展到現在,又該如何收場呢?

鑒寶專家

尾聲

好在鑒寶專家們也是知錯就改,連連跟劉貞蓮老太道歉,稱自己需要在好好鑒賞一下這支金鳳釵,許是自己遺漏了什麼重要的細節。

后來專家經過仔細的觀察,在金鳳釵的翅膀內側發現了一行小字—— 「內務府敕造」。這便表明此物確實是宮廷御制,真品無疑!

判斷失誤的專家也是來到台上誠懇地道歉,稱自己剛剛遺漏了這麼一個重要細節,再加上這支金釵保存如此完好,因此才看走了眼。

而后專家也是當著所有觀眾的面,鄭重地宣布道:這件金鳳釵,真品無疑!

劉貞蓮

劉貞蓮也是沒有追究,畢竟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于是便轉移話題問道: 「那麼這支金釵如今價值多少呢?」

此言一出,一時間也是吸引了觀眾了目光,是啊,如此精美的金鳳釵,它的估價到底是多少呢?

幾位專家也是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依照類似文物拍品的競拍報價,最終給出了350萬的高價!

在場的觀眾們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好家伙,這支金鳳釵竟然這麼值錢,不過細想背后的歷史底蘊和精美的做工,也算得上是匹配了。

劉貞蓮

劉貞蓮老太在得知這一結果后也是十分滿意,表示會妥善保管這支金釵,將其作為傳家寶一直傳承下去,永不變賣。

畢竟這支金釵承載著的不僅僅是歷史,還有承載著劉貞蓮父親與繼母文繡之間的相濡以沫,更是后輩追憶先輩的重要的物品。

如此看來,這支金鳳釵的紀念意義要遠比經濟意義更加重要!希望劉貞蓮老太可以妥善安置好這支金釵,這也是不得多的寶藏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