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脖子腫大的婦女,惟妙惟肖的紙扎,離宮太監兩眼無神

當大清官員跪在地上,對著「萬國咸喜」的牌匾叩頭時,即便過了一百多年仍讓人感慨萬千。屋內是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的畫像,這是1902年在威海衛的一幕。

彼時英國新國王登基,威海衛已經成租界地。被洋人打怕的清官員也很識趣,立馬去朝賀,卑躬屈膝的姿態被相機真實地記錄了下來,所謂的「天朝上國」早已經不堪一擊,內心自是五味雜陳!

三口之家,破衣爛衫,在寒風呼嘯中出門討飯。身后的土墻已經干裂,三個人的臉上滄桑無助,凍的瑟瑟發抖。末日王朝,民生凋敝,生活的艱難讓人只能背井離鄉找出路。天災人禍下,百姓水深火熱。今日聚,明日離,生命如草芥。

瘦弱的理發匠正在給顧客編辮子。放眼而去,那時候的人黝黑無比,骨瘦如柴。清朝人的髮型還是陰陽頭,走路辮子帶風。因為久不洗澡,身上都散發著一股難聞的頭油味。

當時的理發匠也是全能人才,挑個火爐,支個攤,凈面,梳頭,理發,編辮子,采耳,都是一條龍服務。如今細分成足療,桑拿,美容等了。

三位青樓女子,眉清目秀,都留著劉海,算得上青樓里的花魁。歷朝歷代,紅紅火火的除了煙館就是青樓,長盛不衰。為了迎合客人,有了顏值還要琴棋書畫無所不精。到了清末,青樓女子的著裝打扮都是最潮的,引領時尚潮流。

卦攤,卦師戴著遮陽帽,看不出年齡。越是年老者越讓人信服,可實際上也是信口雌黃。一旁還有一位兩手插兜坐在凳子上,他不是來算卦的,旁聽些八卦徒增點樂趣罷了。

脖子腫大的婦女和她的丈夫出鏡,可以看到女子脖子下腫瘤肥大,已經和臉差不多大。他的丈夫也是一籌莫展,只能陪著她。

這是甲狀腺瘤,以當時的醫療水平,郎中也不知道具體的病因病離。雖然西醫能手術,可也不是一般家庭承受的財力。

一位虎背熊腰的鄉紳和他的妻妾,誰知道哪位是正妻。封建婚姻更講究門當戶對,男女地位相差懸殊。正妻都是大家閨秀,小妾出身低微,在正妻面前很少敢嘚瑟,也就在影視劇里見到小妾的飛揚跋扈。

蒙古地區常見的刑罰,女犯人被關在了木箱里。頭髮散亂,一只手拽著鐵鎖,局促的空間讓人絕望。這是當時對不守婦道的女子的懲罰,男人可以招花惹草,女子卻要「貞節牌坊」。

慈禧葬禮上的紙扎,惟妙惟肖,單說這水平也是精湛至極了。紙人抬轎,騎馬,紙幡涌動。這在大白天還是讓人背后發涼,心生恐怖。

1908年11月15日,74歲的慈禧太后在中南海儀鸞殿病逝。一個時代這樣結束了,三年后,大清朝亡了。

慈禧的葬禮隆重至極,儼然帝王的規格。深信迷信的她用陰兵陰將開道護送,到頭來還是讓孫殿英將她的陵墓翻了個底朝天。

兩眼無神的太監,已經不在宮里。額頭的皺紋,雀斑的臉龐,宮里的風雨變幻已經成為過去。他出了宮,昔日的專橫跋扈囂張氣焰已經無跡可尋,如何安身立命才是頭等大事。

積攢家資的太監會進入郊區寺廟,算是安度晚年。可攢不下錢的太監只能流落街頭,晚年過得凄涼無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