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宮女回憶口述:光緒皇帝如何召幸寵妃珍妃?與一般妃子大不同

在皇宮之中,有些是能記述的,但又不能確切指實。譬如「背宮和走宮」。

老宮女很風趣地對我們說:大概都愿意聽聽宮里召幸妃子的事吧。相傳皇帝晚上召幸妃子的時候,為了保證皇上的安全,妃嬪必須沐浴,用斗篷圍著,讓太監背進皇帝的寢殿。這叫做‘背宮’。細說起來,并不完全是這樣。當皇上就寢的時候。太監把承幸簿呈到御前,當然,生病或信期的妃子不在內,由皇上任意選擇。然后由太監持著燈籠去召喚。

妃子早已恭候了,稍事修飾,太監在前面導路,貼身的侍女在后面護送,就這樣進入皇帝寢宮的偏殿。這里早有準備的,洗梳妝一番,喊聲承旨,于是由太監背到寢殿,只是幾步之遙。并不是由東宮到西宮,背著妃子滿處跑。——這都是在清閑時,我們宮女們閑磕牙,聽姑姑們說的。

到我們在宮里當差的時候,還流傳著這樣的笑話。譬如:我們宮女當中,如有一個模樣俊俏,好打扮的,大家就拿她開玩笑,說‘喲——頭上腳下這麼漂亮!水靈靈一朵鮮花似的,小心,晚上老公公來,把你背走!’惹得對方一連串的罵:‘爛舌頭根子的,盼著你將來嫁個粗、大、麻、黑、壯外帶連鬢胡子的漢子,像黑瞎子一樣舔你的臉,免得你胡吣!’這也算宮女們的俏語謔嬌音吧!可見宮里流傳著背宮的說法,究竟什麼時代有過就不清楚了。

珍妃‘走宮’和背宮就截然不同了,走宮是把妃嬪當成心愛的人、知心的人,在皇上處理政事的屋子里把愛妃宣來。宮廷制度,一般處理政事的屋子是嚴禁妃嬪進內的。這時,妃子女扮男裝,袍子、褂子,大辮子往身后一垂,戴上圓形的帽子,碧玉的帽正,上頭一個紅疙瘩,腳上一雙粉底宮靴,活脫脫是個少年公子。可以給皇上磨墨捧硯,也可以跟皇上說古談今,但不能談朝政,也可以談談詩詞書畫,也可以陪皇上下盤棋。這是個最得寵的待遇,旁人羨慕得不得了。

再說一句,這和背宮絕不一樣,主要是身份不同。在戊戌前,光緒寵愛的珍妃就時常是這樣,她經常穿好了男裝等候召喚。所以嫉珍妃的人,就說珍妃干預朝政啦,服裝打扮不合宮廷制度啦,喜好女扮男裝大不敬啦,等等。老太后也曾為此下過詔書,申斥過珍妃。其實那都是隆裕吃醋的原因,也包括瑾妃在內。

老宮女談這些都是風聞,并不能指實,所以記光緒的事就比較少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