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正史記載,這次近身格斗可以證明:秦始皇武功比關羽張飛還高

「張飛、關羽者,皆萬人之敵也」「關羽、張飛勇冠三軍」「關羽、張飛熊虎之將」,這是三國時期曹魏和孫吳對關羽張飛的評價。在羅貫中沒有出生,《三國演義》連影都沒有的時候,各朝代史書記載某人英勇,都會說他「堪比關羽張飛」,說勇如呂布、甘寧、張遼、馬超、趙云趙云的也有,但是沒有關羽張飛出現的次數多。咱們今天要說的主角是秦始皇嬴政而不是關羽張飛,所以這一點就不多引用了。

這時候可能有讀者要笑了:拿秦始皇跟關羽張飛比,豈不是關公戰秦瓊?但是不拿歷史上一流悍將最參照物,又怎麼能襯托出祖龍的英勇呢?而按照正史記載,秦始皇嬴政的身手不凡,要是單打獨斗,還真未必會輸給關羽張飛——請注意,咱們說的是正史中的秦始皇。

如果司馬遷和陳壽記載可信,那就說明一件事:嬴政比關羽張飛能打。因為正史記載的一場近身格斗可以證明,秦始皇武功比關羽張飛還高。

為了證明這一點,咱們先看《史記·刺客列傳》中的一場打斗:「(荊軻)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驚,自引而起,袖絕。荊軻逐秦王,秦王環柱而走。秦王……負劍,遂拔以擊荊軻,斷其左股。荊軻廢,乃引其匕首以擿秦王,不中,中桐柱。秦王復擊軻,軻被八創。」

咱們用現代大白話來還原當時的這場肉搏戰:荊軻左手抓住嬴政的袖子,右手的匕首當胸猛刺,嬴政從跪坐一下子跳了起來,因為跳起來的又快又猛,連袖子都扯掉了。荊軻拎著淬有劇毒的匕首在后面追,嬴政繞著柱子跑,久在江湖行走的荊軻居然追不上寬袍大袖長衣曳地的嬴政,給了他拔劍的機會。

拿著匕首的荊軻,在拿著長劍的嬴政面前,連一招都沒接下來,直接被砍斷了左腿。拿匕首當飛刀用,又被嬴政輕松躲過、手中沒了淬毒匕首,荊軻更不是對手,轉眼之間就被嬴政砍得失去了戰斗力。

大家都知道,燕太子丹不是個白癡,他之所以派荊軻前來行刺,肯定是明里暗里考察過荊軻的武功,如果荊軻是個窩囊廢,他也不會卑躬屈膝把荊軻當祖宗一樣供起來了:「太子日造門下,供太牢具(豬牛羊,為待客最高禮節),異物間進,車騎美女恣荊軻所欲,以順適其意。」

荊軻在燕國吃喝玩樂心安理得,實際上對自己的武功也是相當自信的,甚至還想生擒嬴政:「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胸,欲生劫之,必得約契以報太子也。」

看看荊軻想得多美:不但要像捉小雞仔一樣生擒嬴政,還想讓他立下契約歸還侵占的燕國土地。但是荊軻沒想到的是,他眼里的軟柿子,其實是一塊大鐵板,荊軻一腳踢上去,腿斷了。

讀者諸君請閉目試想一下:一個穿著大禮服帶著冕旒冠,在職業沙手的連環刺擊下毫發無傷,這一點古往今來有幾人能做到?

荊軻站著彎腰獻圖,就像一頭蓄勢待發的豹子,嬴政跟所有古人一樣,都是席地跪坐,要想跳起來,那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后漢三國時期的嚴白虎,就是因為能從跪坐直接跳起來,而被稱為「輕功當世無雙(能坐躍,剿捷不常)」,但他在有防備的情況下,還是被孫策扔出去的手戟一下子除掉了。這說明嬴政的身手矯健程度,絕不在嚴輿嚴白虎之下。

既然說到后漢三國人物嚴白虎,咱們就是時候說一說關羽張飛了。

在演義小說中關羽經常中箭,連無名小卒射出的毒箭也躲不過去。但是前面已經說了,咱們今天要以正史為依據,那麼就完全用正史來說話:關羽至少有兩次中箭,一次被射中胳膊,一次被命中腦門:「羽嘗為流矢所中,貫其左臂,后創雖愈,每至陰雨,骨常疼痛。《三國志·卷三十六》」。

關羽中流矢,可以說是一時疏忽,但是被龐德射中腦門,那就不是疏忽,而是閃躲功夫不到家了:「(龐德)親與羽交戰,射羽中額。時德常乘白馬,羽軍謂之白馬將軍,皆憚之。《三國志·卷十八》」

龐德親自與關羽交鋒,這就幾乎近似于單挑了,對手張弓搭箭,是要由一個過程的,可不如直接甩飛刀來的突然,而且弓箭屬于遠程攻擊武器,箭矢飛行也需要時間,而腦袋又是最容易晃動的部位,射中極難。但是荊軻用飛刀射嬴政就不一樣了:我這把匕首淬了見血封后的劇毒,就是射中腳后跟,也能要了你的命!

近在咫尺,又是突然襲擊,嬴政居然躲過去了。別人不敢說,就是筆者這樣沒有武功基礎的尋常人,給我半截板磚,讓我在三米之內砸雷雷芳芳那樣的傳武大師,十次要是有一次砸不中,那都算我輸。荊軻是燕太子丹平生僅見的武功高手,用的是出手快如閃電的飛刀,躲避難度何止十倍于弓箭!

同樣是面對行刺,張飛被無名下將范疆張達輕松解決,門外的衛兵甚至連格斗聲音都沒聽到,沙手功成身退輕松逃離,這就令人大惑不解了:張飛是缺乏足夠警惕性,還是范疆張達跟侍衛合謀群毆張飛?

但是不管怎麼說,關羽經常中箭,張飛沒躲過行刺,這都是歷史事實,同樣,嬴政在燕太子丹重金聘請的沙手猝然發難之際,成功翻盤,這也是歷史事實。我們即使不看過程僅看結果,也足以證明嬴政武藝非凡。

作為秦王國的繼承人,秦莊襄王子楚和相國呂不韋要是不找高手教他武功,那就是咄咄怪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