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傳位遺詔亮相,揭開了雍正奪位之謎,「傳位于四子」不可能

「自古英雄皆寂寞,是非留給后人評。」人生如逆旅,總會有終點,會有死亡的時刻,但是他做的一切事情卻不會隨著他們身體的消亡而消亡,而是繼續在塵世被人們津津樂道,并大加評說。但是人死如燈滅,功過是非任憑后人去說,尤其是當個人做的事情覺得問心無愧的時候,更是不會怕世人的議論紛紛。因為干過大事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是不會受是非影響的。

清朝的歷史總是為人們所津津樂道,尤其是康熙皇帝時期,在政治上,他個人能力突出,而且他的兒子們那時候在政治權力的傾軋中,無形的刀光劍影歷史更是很多人感興趣的歷史。

其中,他死后雍正繼位的紛爭議論最多,很多人都說雍正是正統繼位,但是隨著遺詔的公開,「傳位于四子」的言論幾乎成為了不可能。那麼,究竟是哪些信息透露出了雍正的得位不正呢?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一部《步步驚心》影視劇讓很多人知道了康熙皇帝時期的「九子奪嫡」歷史,一部《甄嬛傳》讓人們知道了雍正王朝那不安寧的后宮。 在這兩部影視劇中都貫穿著一個主要的人物,那就是開始的四阿哥雍親王,后來的雍正皇帝。

雍正皇帝早些年間是九子奪嫡中的主要人物,但是在前期的爭奪歷史中,他隱藏的十分深,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各位皇子們都還不曾注意到他會覬覦皇位,只覺得他是太子黨的人物。

歷史上的太子是康熙皇帝的二兒子,是他最喜歡的赫舍里皇后所生的。赫舍里皇后差不多是康熙皇帝的白月光,加之出身名門世家,溫良又賢淑,康熙自然很喜歡。但是好景不長,赫舍里皇后去世了,只有一個兒子留在世上。

雖然古有母憑子貴的傳統,但是在赫舍里皇后這里,完全就是反的,是子憑母貴。赫舍里深受寵愛,但是卻早死,康熙皇帝十分痛心,于是把他們的兒子帶在身邊親自教養,并早早就立他為皇太子。

開始的時候,皇太子還認真聽話,認真學習,不辜負康熙的期待,但是隨著年齡的增大,皇太子就變了,加之又其他皇子縈縈繞繞的,偶然添油加醋的說一番不中聽的話給康熙,康熙自然就對二皇子心生厭惡了。歷史上,康熙曾兩次廢太子。

但在第一次廢除之后,一直心屬皇位的四皇子都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偏向太子黨,讓眾人以為他只是太子黨的一個僚羽。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四皇子內心真正的打算。而太子在第二次廢了之后,就沒再爬起來,并且當時也沒有立皇太子。

機關算盡不如君

康熙沒有立皇太子,更加加劇了下面眾皇子們奪嫡的斗爭。既然誰都有機會成為皇位上的那個人,自然都希望自己是那個人。不過 當時朝堂上雖然是九子奪嫡,但實際上是分為了三黨,一個是大皇子黨,一個是雍親王黨,一個是廉親王黨。

仔細分析這三黨的局勢,就會發現,大皇子黨是不足為據的,四皇子黨雖然有實力,但是是小有實力,最壯大的莫過于八皇子黨羽,加上他溫文爾雅,所以很多朝臣都喜歡他,稱他為 「八賢王」

但是樹大就容易招風,贊譽滿身的「八賢王」很快就翻車了。 他謀劃太子之位的情況最明顯,所以慢慢的,康熙就不喜歡他了。康熙相反,更看重的是跟四皇子一母同胞的十四皇子。但是當時要評定西北動亂,只能派十四皇子出征,并被封為以天子規格出征的「大將軍王」。

然而,這時康熙皇帝的身體也不行了,等十四皇子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四皇子成為了皇帝,并且留下了著名的繼位遺詔,滿漢蒙三份。其中,漢文很多人都可以看懂, 那就是寫的是「傳位于四子」,而不是「傳位于十四子」。所以,這麼一看,雍正皇帝是名正言順繼位的。

而八阿哥黨羽算盡一切,卻落了空,最后不如雍親王。

繼位疑惑同剖析

遺詔滿漢蒙三份,都沒有端倪,那麼雍正的皇位一定就是名正言順的,沒有絲毫可疑之處嗎?肯定還是有疑點的。

當時的康熙是在皇家暢春園,想要去祭天,但是因為身體不行,康熙命雍親王代替自己去祭天。事情發生變化非常快,當時的康熙皇帝卻沒有熬到四皇子祭天回來,在中午的時候就駕崩了。

一時之間,皇帝駕崩,皇城中只有四皇子主事,于是周邊的人都急急忙忙派人請雍親王回來,但是 請的人遲遲沒有回來,雍親王也遲遲不現身,待再次現身的時候,已經是晚上,手上還拿著所謂的遺詔。

中間一下午消失的時間里,雍親王都去干什麼了呢?很多人都懷疑,他是不是去處理遺詔問題了。 畢竟即便是當時康熙不想 立他為帝王,那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在身邊,自然能脅迫寫遺詔的人,寫三份遺詔出來。

所以,遺詔上面的字確實是能證明雍親王是名正言順的繼承帝位的,但是不名正言順也是出在遺詔問題上的。畢竟,他當時是怎麼拿到遺詔的,中間又消失干什麼去了,一概說不清。因此,就有很多人說雍正得位不正。

結語

從公開的遺詔來看,發現雍正就是正位繼承大統,他能力本身就出眾,在一眾皇子中,他懂得隱忍蟄伏,能力與手段并不缺,所以康熙矚目他也是有很大可能的。而且當時的傳位遺詔中,是分為滿漢蒙三種語言的,不可能每一種語言都更改,所以他是正常繼位的。

但問題就在于立遺詔前,他是可以左右立遺詔的人的,所以若是中途他勉強了康熙立他為皇帝,那麼他這皇位可能就是得來不正的。但是這都是過往的歷史,一切的說法都是后世的猜測,何況當時還有他的政敵廉親王黨羽散步言論,所以不好評說。

「成王敗寇」,歷史都是有勝利者書寫的,所以后人來看待的時候,需要斟酌著看,再說,那些在歷史中已經是勝利者的人,自然不會在意這些后世的是非功過評論,畢竟后世的評論已經影響不到他們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