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中讓司馬懿忌憚的武將,劉備諸葛亮都敗于他手,關羽和他比只是二流武將

亂世出英雄,這句話在三國時期得到了非常直觀的體現。自董卓進京至孫吳降晉,不到一百年間,中原大地上出現的能臣良將數不勝數。

傳統意識形態中,一般將劉備陣營作為漢王朝的延續。劉備手下的關張趙馬黃在民間受到的追捧,在魏、蜀、吳三股勢力中最甚。

隨著文化的逐漸活躍,思想的逐漸開明,現今的讀者對曹魏和孫吳手下的戰將了解越來越多,觀點也愈加豐富。

相比劉備手下的五虎良將,曹魏和孫吳陣營中的武將毫不遜色。在曹魏營中,就曾經出現過一個與關、張、趙同期爭鋒的將領。

劉備和諸葛亮都曾經是他的手下敗將,西晉的奠基者司馬懿也對他頗為忌憚。

歷代以來備受尊崇的關羽,和他相比只能說是二流武將。

這個人,就是曹魏陣營中的名將—— 張郃

投明主南征北戰

張郃,生于現在河北省任丘縣境內,生年不詳。對三國人物感興趣的人大多會發現,三國時期生年不詳的文臣武將大有人在。劉備手下的關、張、趙,均不知生于何年。

這一現象說明, 在那個時代中,很多后來聲名赫赫的英雄人物,并不是來自皇族或這士族,而是出身于百姓口中的草莽。這些人都沒有準確的出生記錄,但仍舊能夠創下一番事業。張郃就是其中的一個。

張郃先在韓馥手下任軍司馬,后轉投袁紹。在袁紹營中,與顏良、文丑、高覽并稱河北四大名將。 官渡之戰中,張郃、高覽一同投奔曹操。張郃被曹操拜為偏將軍,官居五品,屬中級武將

能人須在明主麾下才能創造最大的價值。張郃在袁紹營中戰績不彰,轉投曹操后,才開始了傳奇一般的沙場人生。

早期的張郃,經常與張遼搭檔出戰,受張遼節制。北伐烏桓,南征淮南,都有這二位的身影。

隨后,張郃隨曹操西征渭南, 兩次擊敗馬超,因功封蕩寇將軍,五品品級不變

在曹操麾下,張郃與張遼、于禁、樂進、徐晃并稱五子良將。這五人中,張遼長期駐守合肥,樂進長期駐守襄陽。于禁隨曹操主力部隊征戰。 張郃則與徐晃受征西將軍夏侯淵節制,主要戰場在雍州、漢中、巴蜀方向

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漢中之戰爆發,對陣的雙方分別是劉備親統的蜀漢軍隊,以及夏侯淵、張郃、徐晃帶領的曹魏軍隊。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劉備親率一萬精兵夜襲曹魏大營,迎面碰上的就是張郃。

倉促被襲之下,張郃并沒有手足失措,而是帶領自己的親兵頂住了劉備的凌厲攻勢,最終擊退了劉備。

這一戰,可能給劉備留下了心理陰影。 走馬谷黃忠斬殺夏侯淵后,劉備并沒有喜形于色,而是說「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要除就除張郃,除掉一個夏侯淵有什麼用呢

劉備如此講話自有理由,夏侯淵性子急,愛冒險,雖然身為主帥,但卻是一個好對付的人。而 張郃「識變量,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這樣的對手才真的可怕

劉備確有識人之能,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就敗在了張郃手下。此為后話,暫且不提。

西南兩線救火將軍

曹操走后,繼魏王爵位的曹丕晉封張郃為左將軍,派他與曹真、夏侯尚一起進攻江陵,與孫吳爭斗。

曹丕走后, 明帝曹叡繼位。張郃繼續在荊州駐扎,曹叡又派司馬懿前來與張郃會合。曹魏與東吳兩軍激戰,曹魏大勝。張郃因功晉升右將軍

太和二年,公元228年,諸葛亮親領蜀漢大軍北伐,魏國西線頓時吃緊。 南線作戰的張郃被緊急調往西線,受大將軍曹真節制,與諸葛亮對抗

諸葛亮派馬謖、王平鎮守街亭。馬謖一意孤行,將營寨扎于水源不足高處。如此行為給了張郃可乘之機,張郃利用少數兵力圍困住高處的馬謖,斷其水源,而主力部隊迅速通過街亭,直逼諸葛亮的大本營。

街亭失守,第一次北伐的大好局面喪失殆盡,諸葛亮無奈退軍。

張郃在逼退諸葛亮后,又平定了漢中、雍州幾處的叛亂,為曹魏政權穩定西部地區立下了赫赫戰功。

擊退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后, 曹叡將張郃調回南線荊州,受驃騎將軍司馬懿指揮,準備進攻孫吳。哪曾想,轉過年來,諸葛亮二次北伐,猛攻陳倉。

曹叡又緊急征召張郃從南線回到西線,準備與諸葛亮作戰

曹叡擔憂陳倉失守,危及長安。張郃說:「諸葛亮孤軍深入,攜帶糧草不足,我估計他會很快撤軍的。」

果不其然,沒等交手,諸葛亮就已經撤軍了。 張郃不戰而勝,被曹叡召回京城,晉升為征西車騎將軍,官至三品

張郃的這個將軍封號非常有意思。按照漢魏將軍序列,車騎將軍位于大將軍、驃騎將軍之下,排名第三;其后是衛將軍、四征將軍。此次張郃獲封的征西車騎將軍跨了兩個品級,可謂前無古人。

究其原因, 此時的張郃,已是曹操時期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老資格將軍,且戰功赫赫,僅封為征西將軍,不足以匹配他的資歷和戰功。

而出于對外姓將軍的猜忌,曹叡又不想將車技將軍這樣的三號軍銜封賞給張郃。因此,就給了他這樣一個不倫不類的將軍封號

張郃一不是宗室,二不是士族出身,三又是來自袁紹陣營的降將。在曹氏祖孫三代的眼中,可用而不可全信。這樣的境遇,也造成了張郃最后的凄慘結局

受忌憚身4木門

太和五年,公元231年初,諸葛亮開始第四次北伐。此時,曹魏西線的大司馬曹真病重返回洛陽。曹叡原本想由張郃統帥西線部隊,與諸葛亮抗衡。

可能出于前文所述的原因, 曹叡后又改派時任大將軍的司馬懿作為西線主帥。張郃受司馬懿節制,參加戰斗

此時,曹丕給曹叡指定的四位輔政大臣中,曹休早死,曹真病重,陳群是文職官員。遍觀曹魏的上下,大將軍司馬懿已經是軍方頭號人物了。

對麾下這位資格老、戰功高的張郃,司馬懿顯然是頗為忌憚的。在抗擊諸葛亮第四次北伐的戰/爭中,張郃曾多次向司馬懿獻計獻策,但司馬懿少有采納

關于諸葛亮第四次北伐戰役的結果,史書中的記載并不相同。

《晉書》中說司馬懿大勝蜀軍;

而《漢晉春秋》則記載,諸葛亮擊敗了司馬懿。

唯一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張郃是在這次戰/爭中倒在沙場的

關于張郃的4因,《魏略》記載, 張郃是受到了司馬懿的強令,才不得不率軍追擊諸葛亮。

而諸葛亮則在張郃追擊的途中,于高處設伏。待張郃進入伏擊圈內,萬箭齊發,張郃右膝中箭,傷重不治而去。

在《三國志》中,則沒有記載司馬懿強令張郃追擊的情節,也沒有對張郃追擊蜀軍的原因做出其他解釋。

考慮到陳壽作《三國志》時,中原大地已是司馬家的天下,有可能陳壽不去記載張郃追擊的原因,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量,所以隱去了強令這一段

通過抗擊諸葛亮第四次北伐戰/爭中,司馬懿和張郃之間政/治不斷的情況來看,一般都會認為張郃受司馬懿強令導致身4是屬實的。

司馬懿出身士族大家,又是曹丕的四友之一。一來瞧不上張郃這種草莽出身的武將,二來也生怕張郃成為其攬權的障礙。因此,借機除掉張郃,也是符合一定邏輯的。

盡管生年不詳,但 張郃與關羽、張遼等屬于同一時期的人物。此時,關羽已經沒了十一年,4時六十左右。因此推測,張郃的年齡也應該超過六十,逼近七十

如此老將尚浴血沙場,雖可見其勇,擔亦讓人心憐。張郃垂暮之年受

司馬懿壓制,明知前方絕路而不得不往。其心境如何,只能由后人猜測了。

縱觀張郃的一生, 打遍了南北西東,對手中不乏劉備、馬超、諸葛亮、張飛這樣的當世人杰。而張郃征戰少嘗敗績,其能力不可謂不高

與之相比,被后世封圣封帝的關羽坐守荊州,一時振奮隨即痛失根據地,被俘受死,身首異處。

張郃無法獨領大軍系受其身世拖累,而關羽獨領大軍卻因無法處理好內外關系導致荊州失守。兩者比較,差距不可謂不大。

假使曹氏祖孫對張郃的信任,能及得上劉備對關羽的信任,張郃究竟能夠創下多大的功業真不好說。

結語

盡管長期以來尊劉貶曹的觀念在民間盛行,但是,高層精英并未受這個觀念太多影響。在高層精英的眼中,曹操是明主,對其賬下的張郃評價一直也不低。

明太祖朱元璋未踐祚時,曾和占據蜀地的明玉珍通信。信中,將荀攸、荀彧,張遼、張郃當成了能臣名將的代表。

此時,距離張郃戰4已千年有余。能獲得一代帝國開創者的如此贊譽,張郃如泉下有知,也可心安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