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復原照片:第一張眼前一亮,最后一張被徐志摩珍藏七年

林徽因有多美?見證者最有發言權。

1946年,在梁思成的推動下,清華大學開設了建筑系,梁思成、林徽因夫妻雙雙開始執教清華建筑系。

北京建筑設計院退休的高級建筑師張德沛先生,就是清華建筑系1946年入學的第一屆學生。

張德沛抗戰期間曾經擔任過美國空軍「飛虎隊」的翻譯,之所以勝利后還重入學校,報考建筑系,一是慕梁啟超兒子梁思成為系主任之名,二是慕林徽因之美。

在談到林徽因時,張德沛:「按現在摩登的話,我就是梁林二人的‘粉絲’。」

張德沛老人至今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見到林徽因時的情景,當時,在清華大學建筑系的臨時教學樓門口,林徽因迎面走來,張德沛說:「一看一亮,就很漂亮,她那麼漂亮,跟一般的影星漂亮不一樣,人家漂亮要打扮,描眉畫鳳,夾眼眉,她什麼都沒有,她也不施粉,也不抹胭脂,可是她一穿起衣服來,一站起來,你就看到這個人很高雅,很高貴,這很難形容。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第二個這樣的人,非常有魅力!」

之所以能讓人一看一亮,除了林徽因美麗的容貌外,還有她高雅的氣質。

林徽因同清華建筑系學生合影,左一為張德沛

可見,林徽因的美,不單在皮,更在骨,她的美是骨子里透出來的,關鍵在骨,所以光耀百余年,至今仍讓人贊不絕口。

林徽因的美不僅是外表之美,而是外表之美結合內在之美,漂亮而優雅,美麗而端莊,相映成輝。

單純的外表之美,也許可以讓人眼睛一亮,但無法打動人心。

打動人心的,是骨子里的美。

骨子里的美,它透露出來的就不是艷了,而是比艷更精致,比艷更持久,這種美來源于內心,內在,它寄托在美麗的外表之下,與美麗的外表合在一起,形成一種超越尋常的美麗,能攝人心魂,動人心魄。

而這種攝人心魂、動人心魄的美,就是張德沛老人所說的「很高雅,很高貴」。

同時,林徽因也是完美的。

林徽因的完美在于皮囊,在于氣質,在于她有趣的靈魂。

漂亮的女子千篇一律,美麗的靈魂萬里挑一。

林徽因的美麗,是靈魂鑄就的美麗。美麗如陸小曼,獨特如張愛玲,個性如蕭紅者,都不及獨立而理性的林徽因,她是民國最美麗的女人,她是民國天空最耀眼的星辰,她的形象穿透時光,長達一個世紀的停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贊嘆之中。

那麼,林徽因為什麼會這麼美呢?

高雅源于修養,高貴源于學識。

「一個人的氣質里,藏著她讀過的書。」

此語用來形容徽因,倒是極為妥帖。

那迎面而來讓人心顫的優雅,都是她厚積薄發的沉淀。

林徽因的每一張留存下來的照片,都留存下來了她的美麗。

有一張十分珍貴的照片,是1924年泰戈爾訪華時,林徽因與泰戈爾、徐志摩的合影。

當時,徐志摩已與張幼儀失婚,林徽因則正與梁思成熱戀。

徐志摩雖然與林徽因早已分手,但那段刻骨的戀情,依然深埋在他的心中。

所以,徐志摩一直珍藏著這張照片。

1931年,徐志摩遭遇飛機失事去世時,這張照片仍然被他小心的珍藏著。

林徽因之所以這樣美,還有一點,她活得美。

林徽因是建筑師,更是詩人、作家。

她的建筑學本身就是在建筑美,她的詩歌、小說、戲劇,本身在創作美,她的一切行為,都無時不在傳遞美。

抗戰期間,林徽因顛沛流離,但即便住在最簡陋的房子里,她都會把房子裝點得「欣欣然」,如去舊貨店淘舊家具、舊書,在墻上做一個小書架,在陶制土罐里插上大把的野花……

外在修身,內在修心,時刻都不忘記追求美。

她晚上寫詩,還要點上一柱香,著一襲白綢睡袍,面對庭院中一池荷葉,吟出自己創作的美的詩歌:

我說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

輕靈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

……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梁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愛美的人,創造美的人,渾身透露出來的,都是美。

今天給大家推薦一套《林徽因文集》(全三冊)。

這套文集一共三冊,包括《你是那人間四月天》《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愛上一座城》。

《你是那人間四月天》是林徽因的詩歌、散文集,她的詩歌曼妙飄逸,她的散文意蘊深長。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是林徽因的小說、戲劇、書信集,這些作品文字細膩,感情真摯。她的書信,充滿睿智的思想,知性的妙語,真實再現了一個至情至性的林徽因。

《愛上一座城》是林徽因的建筑學專著,她用清新優美的文字介紹中國建筑,表達獨特,別具風韻,雕梁畫柱間,讓人如入畫境。

很多人愛上林徽因,不單單是外表的美麗和學術的成就,還有她文字里的優雅氣韻,骨子里的堅定,和對命運不屈服的執著和傲氣。

有網友在讀到此書時評價說:「一直都很喜歡林徽因,那樣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活的明白,通透,待人待物又至情至性,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

這套書是精裝版,印刷精美,裝幀雅致,配得上林徽因這個民國最美麗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