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關羽張飛魏延李嚴:不服諸葛亮的三位大臣,為何都命不久長?

在新版電視劇《三國》中,諸葛亮被關羽和張飛氣得抹眼淚,這一點都不可笑,因為那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我們不管是在《三國志》還是《三國演義》中,看到的都是關張二人對諸葛亮十分尊敬。

在劉備集團,諸葛亮一開始的軍銜雖然不高,只是軍師中郎將和軍師將軍,但他「署左將軍府事」,就是代理劉備行使權力,幾乎所有人都要給他面子。真正不服諸葛亮的,并不是有些人認為的關羽、張飛、魏延、李嚴,而是另外三個人,只有這三個人,曾想過或有可能取代諸葛亮的位置。

關羽是對士大夫不太感冒,但是對諸葛亮卻十分佩服,當年他要跟馬超打架,諸葛亮一封信就把他擺平了: 「孟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當與益德并驅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也。」

關羽收到諸葛亮的信,不但打消了入川的念頭,還把諸葛亮的信遍示賓客,可見驕傲的關羽,也是十分在意諸葛亮的夸獎。

關羽尚且把諸葛亮的贊揚當成光榮,張飛就更不用說了,這位有勇有謀的將軍,一向對讀書人比較敬重,連那個不靠譜的劉巴,張飛都主動上門示好,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也沒暴起沙人。

在劉備集團,魏延的地位僅次于關羽張飛,比趙云還高一截,但是他同樣以諸葛亮為靠山,諸葛亮對魏延是十分器重。

諸葛亮掌權后,魏延的地位火箭式上升:建興元年,受封都亭侯。這是魏延的第一個爵位;建興五年,諸葛亮駐漢中準備第一次伐魏,以魏延為督前部、領丞相司馬、涼州刺史;建興八年,又升遷為前軍師征西大將軍、假節,進封南鄭侯。

魏延和楊儀吵架動刀子,諸葛亮也十分包容,《魏略》說諸葛亮臨終前,是把軍權交給了魏延的: 「令延攝行己事,密持喪去。延遂匿之,行至褒口,乃發喪。」

在劉備集團,諸葛亮可以說是劉備之下、萬人之上的二把手,同為顧命大臣的李嚴,也沒想過要取代諸葛亮的位置,他想的只是水漲船高,跟在諸葛亮身后分一塊蛋糕,所以他才建議諸葛亮加九錫,結果被諸葛亮婉言謝絕了: 「若滅魏斬叡,帝還故居,與諸子并升,雖十命可受,況于九邪!」

李嚴和廖立一樣,都自認為是諸葛亮的「副貳」,從沒想過要當老大,但狂士彭羕就不同了,他眼里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擠掉諸葛亮,自己坐上頭把交椅,為達到這一目標,他還想拉驃騎將軍、領涼州牧、斄鄉侯馬超跟自己一起干: 「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

彭羕有多大才能不好說,但是找馬超當盟友,就足以說明他看人的眼光有問題:馬超連自己的父親馬騰和弟弟馬休馬鐵都能拋棄,跟韓遂結盟后又反目成仇,這樣的人怎麼靠得住?

我們細看馬超和彭羕的交往,就會發現馬超實在是陰險,他把彭羕當成一條傻魚釣上來,然后又送給劉備表忠心——彭羕的怒火和牢騷,都是馬超勾起來的:「 卿才具秀拔,主公相待至重,謂卿當與孔明、孝直諸人齊足并驅,寧當外授小郡,失人本望乎?」

彭羕自詡足智多謀,卻連馬超在拱火架秧子都沒看出來,居然很輕率地掏了心窩子,還給劉備起了個蔑稱叫「老革」。

本來背后罵皇上不算啥大罪,事情壞就壞在他的「朋友」馬超身上。彭羕發完牢騷就走了,甚至可能把自己一時的失言給忘了,而馬超卻從這次談話中發現了向劉備獻媚邀寵的機會,他添油加醋一番匯報,彭羕就下了大獄。

彭羕并沒有謀反之心,他只不過是想爬上高位抖抖威風而已,但是馬超的報告,卻令劉備起了沙心,連諸葛亮上表求情都沒好使。

彭羕被最信任的朋友馬超出賣,他最想扳倒的諸葛亮倒想拉他一把,從這一點來看,彭羕別說跟諸葛亮法正并駕齊驅,就連譙周郄正都不如。他的狂傲,只是一種自不量力而已。

彭羕不服諸葛亮,并一心想取而代之,最后沒等諸葛亮動手,他就栽了進去,于是我們又產生了新的疑問:當時劉備集團總是把法正與諸葛亮相提并論,龐統也曾與諸葛亮并為軍師中郎將,這兩個人對諸葛亮是否服氣呢?

這個問題,我們從《三國志》中也能找到答案:如果龐統和法正都活著,諸葛亮能不能成為「獨相」、托孤大臣中會不會有李嚴,還真不一定。

讀者諸君都知道,劉備稱帝前,諸葛亮只是沒有爵位的軍師將軍,劉備稱帝,雖然封諸葛亮為丞相,但卻沒有讓他開府治事,更沒有封其為侯——諸葛亮封武鄉侯、開府治事,都是劉禪繼位,諸葛亮輔政之后的事情了。

諸葛亮從軍師中郎將晉升為軍師將軍,只是官升一級,但是法正可就不同了:劉備拿下西川,馬上封法正為蜀郡太守、揚武將軍,外統都畿,內為謀主;劉備進位漢中王,又加封法正為尚書令、護軍將軍。

從官職上來看,法正在劉備集團的位置,已經堪比曹操集團的荀彧了:荀彧被尊稱「荀令君」,法正就是「法令君」。

大家可以試想一下,按照慣例,劉備稱帝后選丞相,是應該選軍師將軍,還是該選尚書令?

漢朝為了避免丞相大權獨攬,一般都會設置左右兩個丞相,如果法正尚在,誰當左丞相、誰當右丞相,劉備是要好好掂量掂量的。

諸葛亮知道,在劉備面前,法正比自己吃香,說話也比自己好使。所以盡管法正囂張跋扈,他也不愿意與其正面沖突,劉備伐吳失敗,諸葛亮那句感嘆,更能證明二人在劉備心目中的分量是不同的: 「法孝直若在,則能制主上,令不東行。」

劉備和曹操爭奪漢中,帶的是法正,此前圖取西川,帶的是龐統,這兩次重大軍事行動,諸葛亮都只負責后勤保障工作,這是一個費力不討好的差事:法正幫劉備贏得漢中,連曹操都知道法正厲害,諸葛亮的糧草供應再充足,也只能被評為工作稱職,是不可能因功封侯的。

同樣道理,如果龐統沒在雒城攻堅戰中被流矢射中,而是跟著劉備一起拿下成都,那麼他至少能跟諸葛亮并為軍師中郎將甚至可能更高,而諸葛亮可能還在荊州,為關羽收稅以充軍需——大家不要被演義小說騙了,當年董督荊州事的是關羽而不是諸葛亮,兩人一文一武各有分工,諸葛亮并沒有執掌荊州大印。

我們細看《三國志》,就會發現劉備集團從純正武將,都對諸葛亮比較服氣和敬佩,這可能是因為諸葛亮在行政和后勤保障方面都做得相當好,但是掛著將軍頭銜的謀士們可就不同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武將可以手底下見真章,誰能打誰不能打,比戰功就行了;文官謀士們卻不一樣,誰也不會認為自己比別人差,諸葛亮深謀遠慮提出了隆中對,龐統也是攻克表示反對的。

這樣看來,在劉備集團內部,至少有彭羕、法正、龐統三人未必會服諸葛亮。彭羕被除時三十七歲,法正卒年四十五歲,龐統最可惜,陣亡的時候只有三十六歲。彭羕或許不值一提,但龐統法正卻不容小覷,讀者諸君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法正龐統都活到了劉備稱帝甚至白帝托孤之時,誰會是劉備駕前首席重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