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云比諸葛亮早半年來到永安,這段時間里,劉備跟他謀劃了三件事

章武二年秋七月到八月,劉備兵敗夷陵猇亭,翊軍將軍、江州都督趙云親率大軍趕到永安接應。章武三年二月,劉備病情加重,諸葛亮從成都趕到永安,同年三月,劉備駕崩前托孤于諸葛亮,這就是史書中的「白帝托孤」。

我們細看之下就會發現,趙云比諸葛亮早半年來到劉備身邊,這半年里還發生了什麼事,劉備和趙云說了些什麼,連諸葛亮都猜不出來。

諸葛亮都猜不出答案的問題,卻肯定難不倒諸君,咱們今天讀者的話題,就是站在梟雄劉備的位置上,來分析一下當時的形勢,然后再來琢磨一下劉備怎樣做才能確保劉禪順利接班,以及他會在這段時間里,精心謀劃哪三件事以防意外發生。

孫劉聯盟并不是在諸葛亮手里恢復的,我們細看《三國志》,就會發現這其實是劉備和趙云達成共識后采取有效行動而帶來的應有效果。

趙云帶著江州方面軍趕到永安,并沒有跟東吳軍隊交鋒,而是配合劉備收攏在夷陵被擊潰的殘兵敗將,擺出一副甚囂塵上、卷土重來的架勢。

當時劉備新敗,士氣低落,如果陸遜乘勝追擊,趙云能否守住永安也是個大問題。

趙云最擅長的就是虛張聲勢,在漢水之戰中他以空營計擊退曹操主力,后來諸葛亮出祁山讓趙云統領疑兵,可能也是看中了他這方面的專長。

章武二年,劉備麾下六大將已去其四,魏延鎮守漢中走不開,能引起東吳重視的,也就是一個趙云而已。

劉備和趙云在永安宮謀劃的第一件事,就是虛張聲勢,讓陸遜望而卻步。這一招還真挺管用: 「孫權聞先主住白帝,甚懼,遣使請和。」

孫權懼怕的當然不是焦頭爛額的夷陵敗兵,而是趙云從江州帶來的生力軍。

夷陵之戰雙方打得都很艱苦,陸遜并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優勢,前期他也被劉備打得挺慘: 「吳將陸議(陸遜原名) 、李異、劉阿等屯巫、秭歸;將軍吳班、馮習自巫攻破異等,軍次秭歸。」

冷兵器戰爭一向是除敵一萬自損三千甚至除敵一千自損八百,劉備是梟雄而非菜鳥,陸遜將其擊敗,自身肯定也受到了相當大的損失。如果陸遜與趙云在永安相持不下,曹丕就有了可乘之機,這才是孫權最懼怕的事情。

劉備一向能屈能伸,自然知道再次伐吳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擺出一副進攻的架勢,就是想體面地結束這次戰役,孫權送來了台階,他也樂得借坡下驢。

劉備跟孫權講和,是不需要通過遠在成都的諸葛亮的,這件事他跟趙云就能做主——這就是劉趙二人做的第二件事:跟孫權重新簽訂盟約。

讀者諸君都知道,劉備的六大干將中,馬超、黃忠、魏延跟劉備都沒有同桌進食同榻而眠的交情,對重大決策都沒有發言權,只有關羽、張飛、趙云可以跟劉備無話不談,說錯了也不會受到懲罰。

曾與劉備同榻而眠的三大將中,關羽張飛可以算是「吞吳派」,趙云則是「聯吳派」,在與東吳「重修舊好」這件事上,趙云最有發言權,而諸葛亮則需要避嫌——他的嫡親大哥諸葛瑾參加了偷襲荊州的戰斗,并且因功受封宣城侯,并以綏南將軍身份代呂蒙領南郡太守,駐扎地就在劉備命名的公安(原孱陵縣)。

章武二年八月,劉備退守永安;章武二年九月,曹丕命曹休、張遼、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須,曹真、夏侯尚、張郃、徐晃圍南郡;章武二年十月,劉備答應孫權的和平請求,并派太中大夫宗瑋去東吳談判;章武二年十二月,孫權派出同等級別的中大夫鄭泉到永安面見劉備,孫劉聯盟正式恢復。

兩件大事辦完,放松下來的劉備就開始拉肚子(也許早就開始拉了,他就是一口氣硬撐著),然后就該琢磨后事了。

劉備公開的兩個托孤大臣,一個是未開府、無爵位的丞相諸葛亮,另一個是輔漢將軍、犍為太守李嚴。

劉備封諸葛亮為丞相,卻不封其為侯爵(白身丞相封侯是漢武帝劉徹留下來的規矩),也不讓他開府治事,這已經不合常理,讓從未進入核心決策圈的李嚴輔政,就更令人費解了:輔漢將軍是個雜號,比安漢將軍糜竺的地位還低一點。

劉備不讓守在身邊的翊軍將軍、江州都督當輔政大臣,當然也是有其梟雄的考量,這就是他們君臣二人在諸葛亮到來之前做的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事情:進行人員調配,確保季漢政權的平穩過渡。

劉備只是拉肚子,腦袋可一點沒糊涂,劉禪繼位后進行的一系列人事調整,肯定是遵照了先帝的遺囑: 「趙云為中護軍、征南將軍,封永昌亭侯;糜竺之子糜威為虎賁中郎將;關羽之子關興為侍中、中監軍,關統為虎賁中郎將。 」

讀者諸君不要小瞧了中護軍這個職位,整個季漢軍隊將校的考核升黜,都由趙云負責——中護軍「主禁軍,總六軍之要,秉選舉之機」。東吳首將周瑜,有一個重要頭銜,就是孫策加封的中護軍。

趙云是劉備駕前碩果僅存的老將,年紀似乎比劉備還大,讓他當顧命大臣,顯然是不太現實的:老將軍威望尚在,但是老邁年高精力有限,不可能事必躬親,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抓大放小管將不管兵,只要把軍隊賞罰升黜之權抓在手里,就不怕宵小心懷叵測。

在三件大事安排好后,劉備下旨將諸葛亮調往永安,并說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諸葛亮當然知道劉備說的是假話,后世史學家當然也知道,因為劉備跟諸葛亮談完之后,又給劉禪留下了遺詔,遺詔里對劉禪可是寄予了厚望: 「丞相嘆卿智量,甚大增脩,過于所望,審能如此,吾復何憂!勉之,勉之!」

囑咐完劉禪,劉備又叫過了魯王劉永: 「吾亡之后,汝兄弟父事丞相,令卿與丞相共事而已。」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想必已經明白了,輔政的不止諸葛亮和李嚴二位大臣,還有一位親王劉永,他可能是劉備的第二順位繼承人,如果劉禪真的扶不起來,趙云就有可能拿出另一份遺詔,讓諸葛亮行使廢立之權,這才是「君可自取」的真正含義。

劉備乃蓋世梟雄,諸葛亮為千古名相,他們之間應該不存在什麼猜忌和試探,但是劉備半生戎馬,見過太多爾虞我詐,凡事不可能不做兩手準備。劉備駕崩后趙云馬上封侯并掌握重權,當然是他事先的安排。在諸葛亮趕到永安的半年前,他和趙云做完這三件大事,已經完全可以確保劉禪在和平環境下順利接班,諸葛亮作為劉禪的老師,當然也不想讓別人搶走弟子的寶座。

諸葛亮鞠躬盡瘁輔佐劉禪,根本就沒有半點不臣之心,后世有人懷疑劉備托孤的時候,趙云就手握劉備欽賜寶劍(史稱「蜀主劍」是不準確的,因為劉備當時是「漢帝」,從未說過自己只是「蜀主」,那是叛徒陳壽的污蔑)躲在帷幕后面,這顯然也是不靠譜的:以劉備的知人善任,諸葛亮和趙云的忠心耿耿,有必要來這一出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