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會那麼聰明,為何被輕易策反?不是姜維計謀高,而是鄧艾太作妖

一、鐘會何許人也?

鐘會是何許人也?《三國演義》里「二傻子」般的角色,竟然被姜維輕易就策反了,導致最終被除。

也許《三國演義》,覺得有點對不住鐘會,一再強調鐘會這個人,其實非常聰明。可惜結果悲催,一切都悲催——所謂既然鐘會那麼聰明,咋還會被姜維玩得團團轉?無論說他的被野心蒙蔽了雙眼,還是自不量力,總之鐘會都成了姜維的背景布。

那麼鐘會到底何許人也?若看三國正史,卻越讓人看越迷糊。司馬師說他是「 王佐之才」。

在三國時期,得到這個評價的人都堪稱悲慘的牛人。荀彧就是這評價,最終成就了曹操,卻被曹操一個空食盒送走。

鐘會也得到了這個評價,替司馬家滅掉蜀漢,奠定三分歸晉的格局,卻反手被司馬昭送走。

而同樣被司馬昭除掉的曹髦,也非常欣賞鐘會,說他是「 參同計策,料敵制勝,有謀謨之勛」。粗暴翻譯一下就是,牛到爆的謀士。奈何曹髦如此欣賞鐘會,可鐘會卻鐵了心站隊司馬昭。

那麼司馬昭,又是怎麼看待鐘會的?司馬昭還真沒說過啥,但司馬昭的老婆,卻犀利吐槽過鐘會: 見利忘義,好為事端,寵過必亂,不可大任——這應該就是代表著司馬昭的態度。

所以才說,正史里的鐘會,越看越讓人迷糊,非黑即白,就不存在中間地帶。哪怕司馬師和司馬昭,都對他是兩個極端的認知。但無論再極端,顯然有一條是完全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鐘會,聰明得讓人發指。

但這反而更讓人迷糊了,既然鐘會這麼聰明,怎麼可能會被姜維輕易就策反了呢?這嚴重不科學了。若想徹底搞明白這是為什麼,就必須要從司馬昭伐蜀說起了……

二、鐘會看穿了伐蜀用意

司馬昭為何要伐蜀?須知,自司馬懿發動高平陵之變后,曹魏內部就一直處于極度不穩定狀態,曹家(勢力)和司馬家(勢力)就開始了各種明爭暗斗。內部問題都解決不過來,自然曹魏哪怕再強大,也不可能伐蜀或攻吳了。

司馬家和曹家的矛盾,發展至司馬昭時期達到了不可調和狀態。曹髦毅然決定,采取攤牌行動——不是曹髦魯莽,而是若再發展下去,他這曹家皇帝,就完全成為「漢獻帝第二」了。

為了避免漢獻帝的悲劇,曹髦這才拼力一搏,高喊著「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要干掉或說是,強行從司馬昭手里拿回大權。結果司馬昭更狠,直接開啟了「公開弒君」的先例——須知之前,就算臭大街的董卓,都不敢公開弒君。

就這樣曹髦被除了!可想而知,此事帶來的震撼有多大。也就是說,司馬昭雖除掉了曹髦,但內部矛盾卻被完全點燃,他被搞得焦頭爛額。那麼如何擺脫這種極其不利的局面?

自然是伐蜀或攻吳,這就是所謂的「內部矛盾外部解決」的套路。所以,對于司馬昭來言,三路大軍伐蜀,雖貌似聲勢浩大,但卻是解決「內部矛盾」的手段。

不過司馬昭此舉,卻依然招致來了幾乎所有人的強烈反對。潛台詞就是,妳司馬昭干下了這種事,不給我們好處,豈能輕易放過——這個套路也不新鮮,曹丕之所以能推倒漢獻帝,不是他比曹操牛,而是用「九品中正制」換來的結果。

所以大部分人反對司馬昭伐蜀,并非是忠心于曹魏。這一下子搞得司馬昭非常被動,為此特意詢問一直跟蜀漢過招的鄧艾。

司馬昭的算盤是:鄧艾一直跟蜀漢打,他若同意,就起到了一錘定音的結果。但鄧艾哪里知道司馬昭的用心,也跟著上表反對,認為不是伐蜀的時候。

頓時,司馬昭風中凌亂。好在還有救命稻草,誰?正是鐘會!《三國志》 寫得很清楚: 惟(鐘)會亦以為蜀可取,豫共籌度地形,考論事勢。也就是說,唯有鐘會強力支持,還天天跟司馬昭一起謀劃如何伐蜀。

現在是不是看出來了,滅蜀之戰的奇怪之處了?開戰之前,堅決反對伐蜀的鄧艾,卻不顧鐘會警告,冒4偷渡陰平,一舉滅掉蜀漢。而強力支持伐蜀的鐘會,卻在拿下漢中后,跟姜維對峙時打算退兵回家交差……

所以筆者才說,司馬昭伐蜀,就是轉移弒君矛盾的一戰。鐘會看穿了這意圖,強力支持,拿下漢中就算完成任務。鄧艾則看不懂,啥都站在軍事角度去分析,開戰前反對。發現戰機,就置之4地而后生——這就是鐘會和鄧艾,伐蜀的根本分歧。

三、鄧艾太能作妖

明白了司馬昭伐蜀的意圖,下面的問題,也就好理解了。

對于鐘會和鄧艾來言,這麼輕易的就滅掉了蜀漢,雖對司馬昭來言是意外之喜,但對于鐘會,卻是災難性的事件。

其一,他手握重兵,又擁有蜀漢一套完整的「蜀漢啟動系統」,那麼司馬昭會不會心驚膽戰?必然會!無論正史還是演義,這點是一致的。

其二,姜維的忽悠,就是建立在這基礎之上。不是姜維用「蜀漢之主」說動了鐘會,而是鐘會清楚,橫豎都沒有路了。

伐蜀前,他已經自絕后路了,就他老哥一人支持。如今滅蜀后他是功高蓋主,直接抱斷了「司馬昭這條大腿」,兔4狗烹是必然結局。

其三,鐘會算得很清楚,拿下漢中后就回去交差,然后曹魏跟蜀漢繼續互撕下去。既解決了司馬昭的難題,自己也沒失去價值,最起碼活命是沒有問題的,這可謂是啥都完美無缺。

奈何鄧艾太作妖,竟然偷渡陰平得手,更想不到的是,劉禪不戰而降……

這比「神劇」還「神劇」三分。妳若是鐘會,會不會氣得想咬鄧艾?這等于把鐘會推到絕路上去了。所以搞了鄧艾,就成了必然——無論鐘會是為了出氣,還是為了活命,不得不接受姜維的忽悠。

因此筆者才說,聰明得讓人發指的鐘會,被那麼輕易策反,根本不是姜維計謀高,而是鄧艾太作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