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渡之戰時,曹操后方空虛,為何沒有人趁火打劫呢?

東漢末年,官渡之戰是一場影響深遠的戰役。在這場戰役前,袁紹坐擁冀州、青州、并州、幽州這四個州的地盤,可謂實力最強大的諸侯。與此相對應的是,曹操雖然控制了漢獻帝劉協,卻依然在實力上和袁紹存在較大的差距。公元199年,袁紹挑選10萬大軍,南下進攻曹操。而就曹操來說,則調集了3萬大軍,并在官渡這個地方抵擋袁紹大軍。

公元200年,曹操偷襲了烏巢,這是袁紹囤積糧草的地方。《三國志》說:烏巢之戰后,袁紹大軍因此潰敗,袁紹和袁譚都棄軍而走,曹操大獲全勝。這大約因袁紹一方駐扎太長時間,銳氣已挫,軍心又不甚安寧,遂至一敗而不可收拾。于是,曹操最終以少勝多,取得了官渡之戰的勝利。說到這,可能有人要問了,官渡之戰時,曹操后方空虛,為何沒有人趁火打劫呢?對此,在筆者看來,曹操和袁紹對峙的時候,劉表、孫策、馬騰這三大勢力,顯然具備偷襲曹操的條件。不過,他們都沒有付諸行動,原因自然是各不相同的。

一、劉表

首先,就荊州牧劉表來說。官渡之戰前,袁紹派遣使者來到荊州,意思就是讓劉表出兵偷襲曹操。對此,劉表雖然答應了袁紹,卻沒有真的出兵。對此,很多人認為這是劉表缺乏問鼎中原的志向。不過,實際上,這是因為官渡之戰前,長沙郡太守張羨和曹操一方聯系,并起兵反叛劉表。對此,劉表在公元200年才平定了長沙郡、零陵郡、桂陽郡等地的叛亂。

與此同時,原本依附于劉表的張繡,在賈詡這位謀士的勸說下,正式歸降了曹操。

《三國志·卷十·魏書十·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是后,太祖拒袁紹于官渡,紹遣人招繡,并與詡書結援。繡欲許之,詡曰:「此乃所以宜從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從一也。紹強盛,我以少眾從之,必不以我為重。曹公眾弱,其得我必喜,其宜從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將釋私怨,以明德于四海,其宜從三也。原將軍無疑!」繡從之,率眾歸太祖。

眾所周知,張繡割據南陽郡,這正好位于許都和荊州之間。如果張繡沒有歸降曹操的話,劉表可以命令他偷襲許都。現在,張繡已經和劉表一刀兩斷了,后者一旦出兵的話,自然會被張繡所阻攔。于是,官渡之戰時,劉表只能坐山觀虎斗了。

二、孫策和孫權

其次,對于曹操來說,是非常擔心孫策偷襲自己的。

《吳歷》:曹公聞策平定江南,意甚難之,常呼「猘兒難與爭鋒也」。

《三國志·卷四十六·吳書一》:是時袁紹方強,而策并江東,曹公力未能逞,且欲撫之。乃以弟女配策小弟匡,又為子章取賁女,皆禮辟策弟權、翊,又命揚州刺史嚴象舉權茂才。

在孫策平定江東的時候,曹操本來是有干預的打算,但是,因為袁紹等諸侯的牽制,促使曹操分身乏術。到了公元199年,孫策拿下江東六郡的時候,曹操無奈地說道:「今后難以與他爭鋒了!」于是,曹操轉變策略,把自己弟弟的女兒許配給孫策的弟弟孫匡,又為兒子曹彰迎娶孫賁的女兒。對于曹操來說,希望通過聯姻的方式,以此安撫孫策這位諸侯。但是,對于志向遠大的孫策,似乎并沒有被曹操的小恩小惠所感動。

《三國志·卷四十六·吳書一》:密治兵,部署諸將。未發,會為故吳郡太守許貢客所除。先是,策除貢,貢小子與客亡匿江邊。策單騎出,卒與客遇,客擊傷策。

公元200年,曹操和袁紹在官渡對峙的時候。孫策暗中調集兵馬,準備偷襲許都,并迎奉漢獻帝。不過,同年4月,孫策出發之前,卻被刺客所傷。不久之后,孫策在吳郡病逝,年僅26歲。對此,在筆者看來,孫策被除,自然讓偷襲許都的計劃無疾而終了。當然,這也是因為孫策在江東立足未穩,對于本地士族來說,很可能不愿意跟著孫策一起進攻曹操,從而引發了孫策被暗算的結果。

在孫策被除后,他的弟弟孫權執掌江東。因為孫權的資歷和威望都遠遠比不上孫策,他的當務之急是穩固江東。對于孫權來說,當時只有18歲,自然不敢輕易派出兵馬來和曹操作戰。所以,等到曹操擊敗袁紹,陸續消滅袁紹幾個兒子的時候,孫權依然沒有北上中原的計劃。當然,孫權將重心放在了荊州上,畢竟他的父親孫堅,就是被劉表的部下黃祖除掉了。于是,赤壁之戰前,孫權多次率軍攻打江夏郡的黃祖。一定程度上,孫權和劉表之間,形成了互相牽制的局面,這反而是曹操希望看到的結果。

三、馬騰和韓遂

在東漢末年,馬騰、韓遂割據在關中、涼州一帶。雖然他們具備偷襲曹操的條件,但是,當時的關中地區,其實存在十多位將領,只是馬騰和韓遂因為實力最強,所以成為他們的代表。不過,因為本身就是一盤散沙,這注定馬騰和韓遂很難對外擴張,頂多是在遇到外力的時候,互相抱團。尤其是馬騰和韓遂之間,也曾互相進攻。

《三國志·鐘繇傳》:時關中諸將馬騰、韓遂等,各擁強兵相與爭。太祖方有事山東,以關右為憂。乃表繇以侍中守司隸校尉,持節督關中諸軍,委之以后事,特使不拘科制。繇至長安,移書騰、遂等,為陳禍福,騰、遂各遣子入侍。太祖在官渡,與袁紹相持,繇送馬二千馀匹給軍。太祖與繇書曰:「得所送馬,甚應其急。關右平定,朝廷無西顧之憂,足下之勛也。昔蕭何鎮守關中,足食成軍,亦適當爾。」

并且,公元199年,曹操采用荀彧這位謀士的建議,派遣鐘繇到關中之地,并擔任代理司隸校尉。鐘繇到達長安后,寫信給馬騰、韓遂,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促使馬騰、韓遂愿意歸順東漢朝廷,甚至還將自己的兒子送到許都,以此作為人質。所以,官渡之戰爆發時,按兵不動成為馬騰、韓遂當時的合理選擇了。值得注意的是,在鐘繇還在關中地區獲得了2000匹馬,這很可能就來自于韓遂和馬騰之手,以此獻給了曹操。而這,自然增強了曹操在官渡之戰中的實力了。

對此,在筆者看來,這顯然是因為曹操手上還有漢獻帝,如果馬騰、韓遂去偷襲許都,無疑會被扣上亂臣賊子的帽子,從而遭到天下英雄豪杰的討伐。因此,在官渡之戰結束后,馬騰和韓遂,還幫助曹操對付袁紹集團,甚至馬騰還在公元208年交出兵權,并前往鄴城居住,這里面自然有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原因了。

此外,在官渡之戰爆發時,割據漢中的張魯和占據益州的劉璋,長期互相進攻,自然沒有精力來問鼎中原了。對于劉璋來說,害了張魯的家人,促使兩人的矛盾幾乎不可調和。況且,不管是張魯還是劉璋,想要偷襲許都,還要跨過馬騰、韓遂割據的關中,這本身就是難以實現的情況。于是,不管是在官渡之戰,還是曹操對付袁紹兒子的過程,幾乎都沒有遭到其他諸侯的干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