洮西之戰,姜維一生的巔峰之戰,也是蜀漢的回光返照

公元234年,蜀漢丞相諸葛亮第五次北伐中原。此戰,諸葛亮和司馬懿對峙到了秋天。結果,因為積勞成疾,諸葛亮在五丈原病逝。對于蜀漢來說,諸葛亮的離開,自然是巨大的損失。誠然,接替諸葛亮的蔣琬和費祎,確實是治理國家的人才。但是,公元246年,大司馬蔣琬病去。公元253年,大將軍費祎又被除掉,這導致蜀漢徹底走向了下坡路。

在此背景下,蜀漢需要一場勝利,以此來鼓舞士氣,凝聚人心。而這,促使姜維指揮的洮西之戰,具有重要的意義,甚至可以說是蜀漢的回光返照。

公元249年,司馬懿發動了高平陵之變,從而篡奪了曹魏大權。雖然司馬懿在公元251年就病逝了,但是,他的兒子司馬師,順利接替了大權。不過,到了公元255年(魏正元二年,蜀漢延熙十八年)春季,曹魏大將軍司馬師病逝,其弟司馬昭接任大將軍這一官職。蜀漢衛將軍姜維聞知司馬師病逝,認為有機可乘,于是在當年的夏季,率領車騎將軍夏侯霸、征西大將軍張翼等數萬人馬攻打魏國。

對此,在筆者看來,司馬師之所以在公元255年病逝,是因為他廢掉皇帝曹芳,引發了毋丘儉,文欽之亂。進一步來說,這說明曹魏內部,還是有反對司馬懿家族的力量。因此,姜維如果在這個時候進攻曹魏,確實是一個合適的機會。

在洮西之戰中,姜維一方的兵力在3萬人左右。正是因為兵力不多,所以,姜維為迷惑魏軍,假裝將率軍分三路向祁山、石營、金城攻來的消息放出。魏國新上任的雍州刺史王經聞知后,急忙向征西將軍陳泰匯報,并認為應該搶占有利地形并分兵迎擊姜維。陳泰認為姜維不會分數路而來,令王經守在狄道,自己守在陳倉以防萬一,并授予王經指揮雍州兵馬的大權。

此戰,王經能夠動用的兵力,大約為5萬人,也即明顯超過了蜀漢一方。當然,戰/爭的走向,顯然不會完全取決于兵力的多少,不然也不會有官渡之戰、赤壁之戰等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了。

公元255年八月,姜維到達枹罕,擊敗王經部署于此的前部,隨后向狄道進軍。王經得知這一消息后,急忙率領主力部隊于洮西準備迎戰姜維。比較有意思的是,王經效仿韓信,將部隊背水列陣,意圖激勵士兵從而達到擊敗姜維的打算。對此,在筆者看來,這顯然和馬謖比較相似。在街亭之戰中,面對張郃大軍,馬謖舍棄水源,想要置之4地而后生,結果真的敗亡了。同樣的道理,王經也沒有創造奇跡。

姜維乃當世名將,從容應對,指揮蜀軍大破魏軍,魏軍軍無斗志,因為背水列陣導致無路可退,被逼入洮水者無數,王經見局勢無法掌控,只能率領殘部萬余人退守狄道。在這場戰役中,姜維讓曹魏付出了數萬人傷亡的代價。縱觀蜀漢的歷次北伐,洮西之戰的戰績,自然無出其右的,也即這不僅是姜維的巔峰,也是蜀漢北伐的最大一次收獲了。

不過,征西大將軍張翼認為功績已成,建議姜維退兵。對此,在筆者看來,張翼的意見,其實有一定道理的,這是因為曹魏的整體實力更加強大,雖然數萬人的傷亡比較嚴重,但是其有能力繼續調遣大軍來抵擋姜維。況且,姜維這一次遠征,糧草的補給壓力是比較大的,如果不及時撤軍,后面也是有風險的。不過,姜維顯然還想取得更大的戰績,于是他駁斥了張翼,繼續率領蜀軍圍住狄道攻打,王經率領魏軍拼命抵擋姜維的攻擊。

陳泰得知王經被姜維擊敗的消息后,急忙向朝廷匯報,魏國朝廷也非常重視,司馬昭急令長水校尉鄧艾出任安西將軍,協助陳泰尋找破敵之策。并請當時司馬家族輩分最大的太尉司馬孚為后援。由此,非常明顯的是,鄧艾和司馬孚的前來,足以表明洮西之戰給曹魏帶來的震撼。

鄧艾等人到達后,認為:王經的大軍在西邊戰敗,對方的士氣很旺盛,狄道這地方,不只是不能把守的問題。姜維的軍隊,這是我們應該避開的鋒芒。不如分割險要防守,觀察敵人的破綻,等待敵人疲憊,然后再進軍救援,這才是獲勝的計策。」

陳泰卻說:「兵書說‘修治大盾牌和攻城的戰車,要三個月才能完成,筑起土山要三個月以后才能完工’。這確實不是輕兵深入,憑姜維的詭計所能倉猝辦到的。姜維孤軍深入,糧食供應不上,這是我們迅速進軍打敗敵人的時機,所謂迅雷不及掩耳,是必然的形勢。」

雖然鄧艾是久經沙場的將領,但是,陳泰深耕雍涼地區,也對蜀漢大軍擁有比較準確的判斷。在拒絕鄧艾的建議后,陳泰派兵進入高城嶺,夜里偷偷登上狄道東南的高山,點起烽火,吹起號角。狄道城內的魏軍守兵看見援軍已到,士氣倍增。而這,自然影響到了洮西之戰的走向,也導致姜維無法擴大戰果了。

最后,姜維沒想到援軍來得這樣快,以為魏軍有奇謀,加上自己率領攻打狄道的蜀軍是輕裝上陣以及征西大將軍張翼極力勸阻,遂于九月二十五日撤軍退走鐘堤,狄道之圍遂解。陳泰慰勞將士,加強城防工事,增加防守兵力后,率軍駐扎在上邽。

對此,在筆者看來,雖然魏國的援軍還沒有趕到,但是,在鄧艾和司馬孚已經親自來到戰場的背景下,如果姜維還選擇僵持下去,確實有被切斷退路的風險。因此,見好就收,自然可以避免將勝利的果實拱手相讓了。

總的來說,洮西之戰導致曹魏數萬大軍傷亡,甚至還影響到西北的羌戎部落。于是,曹魏皇帝曹髦被迫在一個月內連續下了三道圣旨,以此安撫該地區。并且,陳泰和王經也因為這場戰役的失利,全部調回了朝廷,失去了兵權,征西將軍由原安西將軍鄧艾接任,也即曹魏加強了雍涼地區的防守。

而姜維因為此戰,所以在蜀漢的威望達到了頂峰,于公元256年(蜀漢延熙十九年)春被后主劉禪遷為大將軍。不過,洮西之戰只能說是蜀漢的回光返照,在這場戰役后,姜維雖然多次北伐中原,卻都被鄧艾化解甚至擊退了。換而言之,洮西之戰沒有扭轉蜀漢的頹勢,反而讓姜維連年興師動眾,這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加快了蜀漢的滅亡進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