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海外的乾隆帝后妃嬪圖卷:藏著乾隆的癡情和廢后之謎

《乾隆帝后妃嬪圖卷》又名《心寫治平》,呈現了清高宗乾隆皇帝和他的皇后和共十三人的半身進像。這本畫卷前面的十幅像可能是宮廷畫家郎世寧與他的助理在乾隆初期至中期之間以海西法作成的,而后面的三幅畫像則可能是另外名宮廷畫家在 乾隆中期之后繪制。《心寫治平》圖卷原藏圓明園,1860年被英法聯軍劫掠,后來幾經輾轉,于1969年入藏美國克里夫蘭美術館。

(孝賢皇后)本圖卷為絹本設色,由右向左展開,依次呈現了乾隆皇帝和他的皇后以及十一位妃嬪的半身像,每個畫像的右側都附上乾隆親自題寫的榜體。畫卷里后妃的順序為:皇后、貴妃、純妃、嘉妃、令妃、舒妃、慶嬪、穎嬪、忻嬪、惇妃、順妃、循嬪。畫中人物都一律穿戴正式場合才使用的「吉服冠袍」,并且以顏色來區分身份和位階的高低:皇帝、皇后、和貴妃著「明黃色」;妃著「金黃色」;嬪著「香色」(淺紅黃色)。

(貴妃)在畫卷的一開始,就是乾隆皇帝、皇后、貴妃三人,繪于乾隆元年。畫中人物都穿著明黃色的龍袍,以顯示他們的身份最為崇高。孝賢皇后(富察氏)和慧賢皇貴妃(高佳氏)都是在乾隆皇帝還是寶親王時,入邸成為了福晉和側福晉,在乾隆二年受封為皇后和貴妃。這兩位都是乾隆皇帝最鐘愛的女人,但遺憾的是,兩人都早逝,貴妃逝于乾隆十年,皇后逝于乾隆十三年。

(純妃)乾隆皇帝的一生有四十一位配偶,而圖冊里的女子只有十二人,因此入選圖冊的標準就耐人尋味了。研究發現,這十二人的選擇標準完全取決于乾隆皇帝的個人喜惡。圖冊中的女子除了年輕貌美、溫柔體貼之外,還能為乾隆分憂解勞,起到輔佐君王的作用,這其中的典范就是乾隆皇帝的結發愛妻,也是他一生的鐘愛——孝賢皇后富察氏。

(嘉妃)​​乾隆皇帝對孝賢皇后的感情生死不渝。在乾隆心中,孝賢皇后是他的知音,也是所有婦德的代表。皇后不僅十分了解乾隆皇帝,還重視滿族傳統的習俗,她親手制作了一個滿族式的「囊」選給乾隆,令他念念不忘。他們同心共度了十三年。期間她一直為他分憂解勞,孝敬太后,在國事中與他同憂共喜,是后宮的表率。

(令妃)唯一遺憾的是,皇后所生的四個子女中,三個早瘍,只剩下一個皇三女。尤其是皇二子永璉,生前本密立為皇太子。乾隆十二年的除夕,皇七子永琮的殤亡,令她遭受致命的心里創傷。到了第二年春天,乾隆帶著皇后與太后東巡泰山,而后到曲阜祭孔。回鑾途徑在濟南城時,身心疲憊的她,突然病倒。

(舒妃)當時鑾駕到了德州便改行水路,登舟后卻發現皇后疾病加重,于三月十一日薨逝。皇后驟逝,讓乾隆幾乎崩漬,連作了幾首詩表達對皇后的無比思念。「心內芳型眼內容,但相關處總無悰。思量不及瞢騰睡,猶得時常夢裡逢。」——從乾隆十三年到嘉慶元年,幾乎半世紀中,他曾專為她作了至少三十首左右的懷念詩,他最痛苦的時期,莫過于皇后剛逝世后的那幾個月,時常睹物思人。

(慶嬪)皇后去世后,濟南就成了乾隆皇帝的傷心地,后來的南巡和東巡,乾隆都繞濟南而不入。皇后去世一個月后,乾隆命宮中的畫院將皇后第一次祭先蠶壇的事跡描繪出來,以寄托哀思。皇后移葬東陵地宮前的三年內,每逢冥誕、忌日,乾隆皇帝都要親自致祭奠。后來,乾隆赴東陵和西陵祭祖之后,總要到皇后陵前訴盡衷腸。甚至于乾隆禪位后,以八十六歲的高齡,仍要去東陵祖時,去皇后陵前祭告禪位之事,這也是乾隆最后一次上墳祭奠皇后。

(穎嬪)除了乾隆皇帝的對孝賢皇后的癡情,他對繼后烏拉那拉氏的殘忍冷酷,也是乾隆的另面人生。​烏拉納喇氏原是乾隆在潛邸時的側福晉,后被封為嫻妃,位階僅次于孝賢皇后與慧賢皇貴妃。前面兩位相繼去世后,嫻妃晉升為貴妃,攝六宮事。乾隆十五年,皇太后認為中宮無主,命乾隆皇帝冊立嫻貴妃為皇后。但由于乾隆對先皇后的感情太深,因此有些勉強。冊立之前至孝賢皇后的靈前告知,而且在婚禮后所作的詩中也流露出念舊的情緒。

(忻嬪)乾隆皇帝試圖讓自己與繼后培養感情,從對孝賢皇后的思念中抽離出來。乾隆十六年到三十年間四次南巡時,都帶著繼后同游,烏拉那拉氏也在這段期間先后為他生下了二男一女。乾隆對先皇后的思念也被南巡與新的家庭生活沖淡了一些。因此,自從冊立了繼后的十三年里,他只去過先皇后陵前致祭三次。而在所作的詩中也可看到他的悲痛漸趨冷靜。

(惇妃)但是好景不長。​烏拉那拉氏個性有些剛烈,言行也失于謹慎。乾隆三十年,當他們在第四次南巡到了杭州時,在舟中,烏拉那拉氏由于無法獲知的緣故,以言語頂撞了皇帝并忿而斷發。斷發是滿人服喪之舉,烏拉那拉氏以此犯下大忌,而遭乾隆皇帝打入冷宮。第二年七月十四日她在冷宮中凄涼而死。乾隆皇帝那時正往木蘭秋闈,聽到烏拉那拉的死訊后,態度冷淡,下諭旨指責她的言行失當,只準以皇貴妃的等級下葬,而且也未賜予謚號。

(順妃)不上謚號,不以皇后之禮下葬,已等同于廢后。按照邏輯,在畫卷中,孝賢皇后、慧賢皇貴妃之后就應該是嫻妃烏拉那拉氏。由于乾隆皇帝對她強烈的不滿與憤怒,當他后來任命畫家修補卷畫卷時,很可能便把她的畫像裁剪掉了。現在這卷《心寫治平》以及國內外博物館所藏的清宮畫像,均未發現烏拉那拉氏。

(循嬪)烏拉納喇氏給乾隆皇帝的打擊極大,致使他以后不再立后。即使他對令妃寵愛有加,但也僅封她貴妃、或皇貴妃之銜,在繼后失寵和過世后,統攝六宮之事而已。令妃過世二十年后,由于冊立她所生的皇十五子為皇太子,才追封她為「孝儀皇后」。

烏拉納喇氏事件給乾隆皇帝的打擊極大,致使他以后不再立后。縱使他對令妃,寵愛有加,但也僅封她貴妃、或皇貴妃之銜,在繼后失寵和過世后,統攝六宮之事而已。要等到令妃過世二十年后由于冊立她所生的皇十五子為皇太子,因此才追封她為「孝儀皇后」。

除了烏拉納喇氏之外,另一位受到冷漠的婉妃。她也是在雍正時期便與乾隆成婚的伴侶,但一直未孕,長期受到冷漠的待遇。她在乾隆十四年冊封為嬪后,一直未再晉升。直到乾隆五十九年,當她已經七十九歲了才晉升為妃。她一直活到嘉慶十二年,享年九十二歲,是少數活到乾隆皇帝死后的妃嬪之一。由于她不是乾隆皇帝所鐘愛的妃嬪,所以她的畫像并沒有包含在本畫卷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