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修腳匠埋頭苦干,七個人睡一張床,通房小妾相貌平平

修腳匠正埋頭給一位老人修腳,彼時沒有襪子,男女都用裹腳布,冬天也就罷了,夏天其味可想而知。修腳師專心致志,心無旁騖。雖然辛苦,卻可以掙錢養家。如今,足療店遍布大街小巷,成了朝陽行業。

清朝人睡覺的場面,七個人睡在一張大土炕上,墻上掛著年畫。讓人詫異的是他們的辮子,并沒有在枕頭下,而是沿著炕沿垂下來。要知道百十年前,國人都是拖著大辮子的,也不是每天都洗頭的。

清末福建古田的衙役,和電視劇里大不一樣,飛揚跋扈之態未見,四人都顯得神色萎靡。清朝衙役規模龐大,卻收入微薄,一年收入也不過十幾兩,勉強維持家用。可以看到幾人衣衫襤褸,連雙鞋子都買不起。有的地方,吏治腐敗,百姓水深火熱。

去趕集的獵人,這一擔野味真是收獲滿滿。野兔,山雞,狐貍。

專職燒水的仆人,正在捯飭火爐。越是大戶人家,仆人分工越明確。有人打掃庭院,有人專職燒水。看他的衣著打扮,還有敞亮房子,條案上還有西洋鐘,應該是開明的紳士之家。這爐子也是高大上,上面的茶壺放到今天都是一件工藝品了吧!

賣甜點的商販,兩個人上身赤裸,面對鏡頭并不拘謹,還露出了微笑。甜點都包在紙里,省時又干凈,

馬夫牽著一匹駿馬,正是好馬佩好鞍。清朝騎兵曾所向披靡,驍勇善戰。到了清末,戰馬幾乎被丟棄,成了有錢人消遣的樂子。

這是一張名人的童年照,右一就是六歲的陳寅恪。這是在湖南巡撫衙門所照,時間是1896年,他們的祖父就是陳寶箴,維新變法后被慈禧賜死。

旗人貴婦小憩照,只見她斜躺在榻上,手里攥著一根煙槍,已經沾染上大煙。煙具擺在那里,也是一應俱全。自鴉片戰爭之后,大煙從王公貴族向凡夫俗子蔓延,全國都是烏煙瘴氣。

慈禧太后和宮中女眷合影照。慈禧晚年不僅好佛事,更迷上拍照,留下了很多照片,大概有七百多張。讓世人一睹其容貌及生活習性。這是六十多歲的慈禧,看起來并不老。一身珠光寶氣,讓人側目。

穿白衣的長衫男子和他的妻妾合影,正妻和小妾都同坐,可一眼就能辨別出誰是正妻來。雖然家境殷實,可第一次面對鏡頭,還是神色拘謹,不茍言笑。

大戶人家的正妻,她手挽著的女子就是跟隨她的貼身丫鬟。自從進了老爺家,她的地位也升了,成了老爺的通房小妾。雖然相貌平平,也好歹有了身份。和小姐比,她衣著樸素,身板粗壯,家務活沒少干。至于小姐,顏值很高,一雙三寸金蓮更是若隱若現,非常精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