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真實的劉禪:在位41年,北進曹魏,東連孫吳,確保蜀漢三分天下

公元263年,曹魏將領鄧艾率部繞過姜維駐守的劍閣,偷渡陰平,直取成都,消息傳到成都之后,蜀漢后主劉禪十分惶恐,當即召集滿朝文武商量對策,當時,有的大臣主張停止抵抗,獻城投降,有的大臣則主張固守抗敵,等待援軍,而作為蜀漢天子的劉禪則在權衡利弊之后選擇了停止抵抗,獻城投降。

于是乎,等到曹魏將領鄧艾兵臨抵達成都之時,蜀漢后主劉禪早早就帶著一眾文武大臣,手捧玉璽,開城投降,就這樣,17歲承襲帝位的后主劉禪最終以「亡國之君的身份結束了自己長達41的皇帝生涯。

而對于劉禪這位「亡國之君」,有人評價他是和漢靈帝一樣的昏君,也有人說他是一個既無雄心,也無能力的庸主,那麼歷史上真實的劉禪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皇帝呢?

全力支持北進曹魏,東連孫吳,

公元220年,新晉魏王曹丕篡漢稱帝,建立曹魏政權,消息傳到蜀漢之地后,劉備也緊隨其后,在成都稱帝,建立蜀漢政權,并將長子劉禪立為太子。

當時,劉備為了讓劉禪增長學識,掌握治國之道,劉備先后請諸葛亮和伊籍教授劉禪治國之術,其次,劉備還親自教授劉禪武藝,使得劉禪在文武之路上「 齊頭并進」。

公元223年,劉備東征東吳,遭遇大敗,回到白帝城之后,就病重不起,在彌留之際,他將劉禪和諸葛亮召至白帝城,囑托諸葛亮輔佐劉禪即位稱帝,說罷,劉備撒手人寰,駕鶴西去,病逝于永安宮之中。

三國志·卷三十三·蜀書三·后主傳第三》:后主諱禪,字公嗣,先主子也。建安二十四年,先主為漢中王,立為王太子。及即尊號,冊曰:「惟章武元年五月辛巳,皇帝若曰:太子禪,朕遭漢運艱難,賊臣篡盜,社稷無主,格人群正,以天明命,朕繼大統。今以禪為皇太子,以承宗廟,祗肅社稷。使使持節丞相亮授印緩,敬聽師傅,行一物而三善皆得焉,可不勉與!」三年夏四月二十三日,先主殂于永安宮。

隨后,劉禪登基稱帝,是為蜀漢懷帝,劉禪登基之后,遵從劉備生前的遺詔,由老臣諸葛亮治國輔政,就這樣在諸葛亮多年盡心盡力的輔政之下,蜀漢內外安定,各方面穩定發展。

公元227年,諸葛亮見時機已經成熟,便上奏劉禪,準備出兵北伐曹魏,完成先主劉備「興復漢室」的心愿。

而劉禪則對此表示全力支持,就這樣,從公元228年到公元234年這6年期間,諸葛亮先后5次率蜀漢軍隊對曹魏發動了進攻戰,而在這5次進攻戰中,劉禪坐鎮大后方,派大臣積極籌集糧食和招募兵勇,維持蜀漢的北伐戰,雖然說最終北伐戰取得戰果微乎其微,但卻使得蜀漢政權在與曹魏此消彼長的戰事中占的主動位置。

后世都曾說蜀漢的北伐戰是由諸葛亮主導的,但是筆者認為,如果沒有作為蜀漢皇帝劉禪的全力支持,以及在大后方積極協調后勤補給的事務,諸葛亮主導的戰事不會這麼順利的多達五次,因此從這點來看,蜀漢后主劉禪是一個 明事理,審時度勢之人。

其次,蜀漢政權在劉備時期與東吳交惡,而蜀漢后主劉禪即位后,對于東連孫吳一直都持積極態度,多次派遣蜀漢官員出使東吳,說服吳主孫權與曹魏斷交,與蜀漢重新修好,使得蜀漢政權能夠少一個勁敵,多一個幫手。

確保蜀漢三分天下

公元234年,蜀漢丞相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后主劉禪在處理完諸葛亮的后事之后,開始親政,他將蔣琬封為尚書令,讓吳壹,姜維這些將領擔任蜀漢軍中要職,發揮他們各自的作用。

隨后,蜀漢后主劉禪又多次在各種軍政要務中,給出了較為穩妥的處理方式。

公元240年,越雋郡發生叛亂,后主劉禪獲悉此事后,當即派遣蜀漢大將張嶷領兵前往平叛,張嶷到了越雋郡之后,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平定了這次叛亂,叛亂平定之后,后主劉禪下達旨意,命張嶷率領兵士和當地的百姓開石遭路,打通越雋郡去往成都的道路,使得越雋郡得到了很好的發展。

而到了公元242年,蜀漢重臣蔣琬命人修造舟船,打造水軍,準備走水路,奪取上庸三郡,后主劉禪在獲悉這個情況后,召集滿朝的文武群臣商議此事,經過一番商議之后,滿朝文武和劉禪都得出了同一個結論,那就是走水路出兵攻打上庸三郡,風險很大,搞不好會全軍覆滅。

于是乎,后主劉禪當即蜀漢重臣前往漢中地區勸說蔣琬切不可倉促用兵,而蔣琬在冷靜下來思考了一番之后,覺得自己是有一點操之過急了,于是便命人停止修造舟船,停止出兵攻打上庸三郡。

延熙十二年時,曹魏權臣司馬懿發生兵變,誅殺了曹魏大將軍曹爽,而與曹爽交好的夏侯霸心中十分不安,生怕司馬懿會對自己下手,因而逃離魏國,去往蜀漢。

而后主劉禪獲悉此事后,當即派遣侍從前往迎接,并將夏侯霸接到宮中,進行言語寬慰,使得夏侯霸最終臣服劉禪,成為蜀漢的將領之一。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引魏略曰及霸入蜀,禪與相見,釋之曰:「卿父自遇害于行間耳,非我先人之手刃也。」指其兒子以示之曰:「此夏侯氏之甥也。」厚加爵寵。

也正是因為蜀漢后主劉禪在各種軍政要務中,給出了較為穩妥的處理方式,這才確保蜀漢三分天下,與曹魏,東吳政權并立于世。

如果單從這方面來看,蜀漢后主劉禪確實有頭腦,有能力,但為何最終還是成為了亡國之君呢?

文者認為這主要有2個原因:

——第一個,蜀漢政權后繼乏力,已經無法和曹魏在進行持久的相持局,我們都知道蜀漢無論是人口,還是面積都是不如曹魏政權的,雙方在這種多年的消耗戰中,曹魏的恢復能力絕對是要強于蜀漢政權的,這就使得蜀漢從剛開始的犀利進攻,變為后續的進攻乏力,再到最后的被動防守,而兵敗亡國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第二個,蜀漢政權的「盟友」東吳也是麻煩不斷,吳主孫權病逝后,東吳朝堂之上內亂不斷,根本無暇顧及蜀漢這邊的戰事,這就使得蜀漢政權不得不與曹魏形成一對一的局面,而一對一的局面,蜀漢政權根本沒有勝算,最終只能退回西川之地,進行被動防御。

而作為蜀漢皇帝的劉禪也正因為看透了這兩點,知曉到蜀漢已是強弩之末,不想做無畏的抗爭,也才會在鄧艾兵臨城下之后,寧愿看著北地王劉諶自我了結殉國,也要開城門投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