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坂橋上張飛很忐忑:許褚跟我摔跤,哪位曹營大將一拳把他打暈

張飛據水斷橋喝退曹軍,在很多史料中都有明確記載,其真實性毋庸置疑,但是看了《三國演義》開列的曹軍九員大將名單,我們就會發現長坂橋上的張飛實際是懷揣小鹿唱忐忑,他連聲怒吼也是走夜路吹口哨。

有一句老話叫「走夜路過墳地吹口哨,給自己壯膽。」張飛虛張聲勢,就想用自己的大嗓門和身后樹林中的甚囂塵上嚇退曹軍,如果他真有底氣,或者只是為了把曹軍引入埋伏圈,就應該縱馬挺矛沖過去,挑翻幾員敵將后掉頭就跑。

張飛喝退曹軍有很多詭異之處,而正常情況下應該發生的曹營九將一擁齊上對付張飛,卻偏偏沒有發生,大家可能像筆者一樣,也會問這樣一個問題:對面九員大將都非泛泛之輩,別人不說,就是那個身高八尺腰大十圍的虎癡許褚,為啥不沖上來一把抱住張飛?

熟讀《三國志》和《三國演義》的讀者諸君自然知道,許褚是三國名將中數得上的壯漢,呂布關羽雖然身材高大,但都沒有許褚那樣的將軍肚,連《三國演義》也對許褚的飯量和體型大為驚嘆: 「許褚字仲康,譙國譙人也。長八尺余,腰大十圍,容貌雄毅,勇力絕人。」

許褚壯而不笨,說他眼疾手快也不過分,他能抓住奔牛的尾巴,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應該不差,能抓住并撅斷馬超的長槍,說明后世擅長奪槊的尉遲敬德,也只能算許褚的徒弟。

搶槍奪槊不易,抓牛尾巴更難。讀者諸君想必還記得牧童是怎麼嘲笑戴嵩所畫《斗牛圖》的:「斗牛的力氣全在角上,尾巴緊緊地夾在兩腿中間,怎能像旗桿一樣高高豎起?」

戴嵩觀察之后,發現真是牧童對了,自己錯了。筆者也找了很多斗牛的圖片,發現牛在奔跑蓄力的時候,牛尾巴確實是夾在兩腿之間的,只有在猛烈沖撞那一刻,牛尾巴才會像鞭子一樣彈起來。

不管是夾在兩腿之間還是像鞭子一樣亂甩,「牛皆奔走回還,被許褚雙手掣二牛尾,倒行百余步」,許褚這一手絕活而,張飛當然是知道的:許褚于建安二年(197年)投奔曹操,劉關張于建安三年前來依附,劉備受封左將軍領豫州牧,關羽張飛被任命為中郎將,跟時任都尉的許褚當了兩三年戰友。

許褚和張飛的性格有很多相似之處,倆人有沒有在喝酒的時候比力氣,估計劉備和關羽都知道。

所以當荊州降將文聘率部趕到長坂橋的時候,張飛并不太在意:文聘那廝,武功還不如魏延,在兵力占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從巳時打到未時(巳時、未時之間還有個午時,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也沒能把魏延抓住。

降將的膽子一般都比較小,文聘當然也不例外: 「文聘引軍追趙云至長坂橋,只見張飛倒豎虎須,圓睜環眼,手綽蛇矛,立馬橋上,又見橋東樹林之后,塵頭大起,疑有伏兵,便勒住馬,不敢近前。」

劉備關羽張飛于建安六年來到荊州,當陽長坂之戰發生于建安十三年,在這七八年里,文聘應該對張飛的武勇十分了解,就是樹林里沒有疑兵,他也不敢去跟張飛單挑:投降曹操就是為了保命升官,現在剛被曹操任命為江夏太守并賜爵關內侯,這時候掛在張飛的長矛上,豈不是賠了名節又丟命?

文聘這個降將帶著一幫降卒,臊眉耷眼地面對暴跳如雷的張飛,別說沖上去拼命,能站住腳不跑,那也算對得起曹操給他們的糧餉了。

文聘不足為慮,隨后趕來的那一撥曹操嫡系,可就不那麼好對付了: 「俄而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淵、樂進、張遼、張郃、許褚等都至,見飛怒目橫矛,立馬于橋上,又恐是諸葛孔明之計,都不敢近前。扎住陣腳,一字兒擺在橋西,使人飛報曹操。操聞知,急上馬,從陣后來。」

曹操一來,張飛心跳得更厲害了: 「張飛睜圓環眼,隱隱見后軍青羅傘蓋、旄鉞旌旗來到,料得是曹操心疑,親自來看。」

曹操的本事,張飛是知道的:這個矮老漢可不好糊弄,他那幫馬仔要在老板面前好好表現,很可能會不顧一切地沖上來,我這口哨還得繼續吹、忐忑還得繼續唱!

于是張飛憋足了勁兒亮開大嗓門,發出了最后的吼聲——如果曹操大軍不跑,三將軍就得自己跑路了。

還沒等張飛跑路,他的小舅子或大舅哥夏侯杰先頂不住了:黃口孺子,怎聞霹靂之聲;病體樵夫,難聽虎豹之吼。

曹營諸將棄甲曳兵而逃,這其中既有被關羽認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的張遼,也有后來一個眼神嚇退馬超的許褚,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曹操是三國頂級軍事家,不但《孫子兵法》倒背如流,還有自己的軍事專著,他要是連劉備有多少兵力都不知道,別說進占荊州,早在官渡之戰時就被袁紹給滅了。

曹操之逃極有可能是另有養寇自重和禍水東引的深意:以剿滅劉備為名,大軍一路尾追,把劉備所過之處都收入囊中,留下一個劉備慢慢打,有這個大耳朵「外敵」在,朝中的反對派也不會太著急鬧事。

蓋世梟雄曹操的心思很難猜,吹口哨唱忐忑的張飛可能也沒想到對面那群悍將這麼輕易就被自己嚇跑了,他趕緊拆斷橋梁拍馬跑路,曹操這才不緊不慢地架起浮橋,揮兵直驅劉備盤踞的江陵。

且放下曹操是不是另有圖謀不提,咱們還是回過頭來說說長坂橋前的曹營九將:張飛的丈八蛇矛勢大力沉,許褚要想一把抓住,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許褚虎勁兒上來,躲過長矛抱住張飛,還有哪些曹營大將會一擁而上,七手八腳把張飛拖下馬來?

這可能發生的混亂,讓筆者忽然冒出了一個比較搞笑的念頭:如果許褚和張飛糾纏在一起,夏侯惇和夏侯淵會不會因為「眼神不好」,一拳悶在許褚太陽穴上,等許褚晃著腦袋站起來,才發現張飛早已一溜煙跑掉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