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北伐時,為何讓糜芳、傅士仁留守后方,沒其他人可用了嗎?

公元219年,劉備擊敗曹操,奪取了漢中之地。自然鼓舞了鎮守荊州的關羽,于是,他在這一年發動了襄樊之戰。此戰,關羽先是包圍了曹仁,后者苦苦支撐,所以向曹操求援。不久之后,于禁、龐德前來支援。但是,關羽通過水淹七軍,成功俘獲了于禁、龐德。到了這個時候,關羽威震華夏,來到了人生的巔峰。不過,關羽的強大引起了孫權的警惕。

于是,抓住荊州后方空虛的機會,孫權派遣呂蒙偷襲荊州。值得注意的是,面對東吳大軍,關羽留下的糜芳、傅士仁幾乎是不戰而降,這成為關羽兵敗被除的重要原因。那麼,問題來了,關羽北伐時,為何讓糜芳、傅士仁留守后方,沒其他人可用了嗎?

首先,在北伐襄樊之前,關羽曾讓糜芳、傅士仁準備糧草等物資。結果,他們沒有按時完成任務,關羽非常生氣,就說等回來再收拾他們,這讓糜芳、傅士仁惶恐不安,成為他們投降東吳的原因之一。當然,關羽還是安排他們留守后方。

究其原因,主要分為兩個方面。一方面,關羽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眾所周知,關羽成名較早。早在公元200年,官渡之戰的初期,關羽除掉顏良,幫助曹操解了白馬之圍,后者十分高興,上表漢獻帝劉協,將關羽冊封為漢壽亭侯。自此之后,關羽成為公認的猛將。

與此相對應的是,東吳的呂蒙、陸遜等將領,關羽認為他們是「吳下阿蒙」,「文弱儒將」,也即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在關羽看來,壓根不相信東吳有奪取荊州的能力。并且,不管是呂蒙還是陸遜,都在主動向關羽示弱,比如呂蒙裝病后,接替他的陸遜更是在書信中極盡吹捧關羽,這促使后者越來越驕傲自滿。

同時,對于自己經營多年的荊州,關羽也還是有防備的。在江陵等長江沿岸地區,關羽設置了眾多的崗哨,一旦發現敵軍,可以迅速將信息傳遞出去。后來,呂蒙把精銳的士兵偽裝成商人,這才騙過了荊州的守軍,從而上演了白衣渡江的情節。

另一方面,糜芳、傅士仁的身份,也是關羽讓他們留守后方的重要的原因。其中,糜芳出自徐州之地,原本是徐州牧陶謙的部下。公元194年,曹操為了給父親報仇,率軍攻打徐州,陶謙向公孫瓚求援,而劉備則是率軍前來救援。劉備來到徐州后,糜芳、糜竺開始跟隨。在陶謙病逝后,劉備獲得了徐州之地。但是,公元196年,劉備卻被自己收留的呂布反客為主。

等到劉備一無所有,也即陷入低谷的時候,糜芳、糜竺資助了大量的物資,促使劉備可以重新振作起來。并且,糜芳的妹妹還嫁給了劉備,這就是糜夫人。等到劉備登基稱帝后,糜芳顯然就是皇親國戚。因此,在關羽看來,即便自己和糜芳存在不和的地方,但是,后者應該是不會背叛劉備的。

至于傅士仁,則和劉備一樣,都出自幽州之地。早在劉備起兵的時候,傅士仁就開始跟隨了。在劉備集團中,傅士仁的資歷甚至可以和關羽、張飛、趙云等人相提并論。所以,傅士仁的背叛,其實也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

最后,公元211年,劉備前往益州的時候,帶走了魏延、黃忠、龐統等人才。公元214年,劉備又將諸葛亮、張飛、趙云等人調往益州。而這,無疑加劇了荊州人才匱乏的局面。在此基礎上,關羽因為將主力帶到了襄樊,只能留下糜芳、傅士仁鎮守后方了。

公元219年,因為糜芳和傅士仁不戰而降,導致南郡落入到呂蒙手中。此時關羽得知南郡失守后,立即向南回撤。回師途中,關羽的將士都無心再戰了,士卒漸漸潰散,退至麥城。建安二十四年(219年)的十二月(公歷的220年1月中下旬和2月上旬),關羽率十余騎出逃,一路突圍至距益州不過一二十里的臨沮,遇潘璋部將馬忠的埋伏。最終,關羽和長子關平于臨沮被害。

在荊州丟失后,劉備又發動了夷陵之戰,結果再一次敗給了東吳,這導致蜀漢成為三國中最弱小的一方。從這一角度來看,糜芳、傅士仁的背叛,自然對蜀漢的發展造成深遠的影響。當然,兩人來到東吳后,也沒有獲得重用,還受到了虞翻等吳國大臣的鄙視和嘲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