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逃跑時找喬家借10萬兩,問:要何賞賜?喬家:要老佛爺的字

「舉天下以奉一人」。

這句話將慈禧奢侈的生活展現的淋漓盡致,她一個人的生活需要聚天下的人力財力物力來滿足。

這究竟能有多奢侈呢,據老佛爺身邊的宮女回憶說:

慈禧喝水只喝露水,要無數宮女每天清晨在花瓣上采集露水。

慈禧

吃飯要一百多道菜,六張桌子都放不下,為她一人做飯的御膳房有108間;

一天的生活費要三四千兩銀子,過生日要花費1000多萬的雪花白銀。

誰能想象這樣整日在宮里養尊處優的太后,有一天也會落魄的出現在山西的街頭灰頭土臉宛若難民,連吃個雞蛋都成奢望,窮的要向老百姓借錢生活嗎?

但這事真實發生在了山西喬家,慈禧在八國聯軍侵華后選擇西逃,路過山西時聽說喬家富甲一方,于是就想問喬家借10萬兩銀子。

那麼喬家是怎樣做的,又得到了什麼呢?

八國槍聲到,太后向西逃

中國歷史上兩次皇室出逃最為有名,一次是安史之亂逼得玄宗入川,逼得玄宗失去了摯愛楊玉環。

第二個就是八國聯軍侵華,腐敗的清軍被聯軍打的丟盔棄甲,被逼無奈的慈禧帶著整個皇宮西逃。

翻開那段屈辱史,自鴉片戰爭之后,西方文明闖入中國,妄圖奴役中國,發動了一場又一場的戰爭,侵略戰爭在1900年發展到了頂峰,八個國家聯合來瓜分中國的一切。

慈禧出逃

除了外患還有內憂,國內的農民起義此起彼伏,全國各地都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這時的清朝政府在做些什麼呢?

慈禧聽到這一戰報第一反應就是要跑,但是光緒最寵愛的珍妃勸說慈禧留下來,因為她覺得皇帝九五之尊,別的國家再殘暴也不會對皇帝怎麼樣的。

顯然珍妃的的思想還是太過單純,還在對西方列強抱有幻想。試想列強若是困住皇帝,皇帝就會淪為列強的傀儡,中國還哪有主權可言。

況且,慈禧內心是不想讓皇帝落入列強手里的,一方面出于大局考慮,一國執政者落入敵手這是國家莫大的恥辱,靖康之恥過去也就才1000多年,觸目驚心的歷史仍歷歷在目;

而且她也有私心,萬一列強扶植了皇帝,「挾天子以令諸侯」,讓恨透了慈禧的皇帝有丁點的權利,都會對她這太后有莫大的威脅。

所以于公于私,對于慈禧來說,帶著皇帝逃離戰火等待轉機才是最佳選擇。

然而逃跑去哪呢,北上回東北?東北雖土地富饒,又是龍興之地,但是有強大的沙俄在旁,豈不是剛出虎穴又進狼窩。

南下江南?沿海這一路都是列強大炮射程內,去了更加危險。

于是慈禧決定帶著光緒,帶著宮女太監一路向西,到西安落腳,等待北京談判成功。美其名曰--西狩。

這一路令錦衣玉食的慈禧可是受盡磨難,慈禧一行人像在炮火中的其他難民一樣,所到之處都是兵荒馬亂,吃不飽穿不暖,喬裝打扮,穿著農戶的衣服混入難民之中,躲避官兵,躲避農民起義軍。

開始西狩的時候,慈禧手中還有許多銀兩,還勉強可以滿足慈禧私欲。

慈禧西逃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腰包越來越空,慈禧的手下人四處尋糧,也只能拿些小米充饑。住的也十分簡陋,只能找些無人的莊院,睡在農戶家的土炕上。

有一天,手下宮女找到了幾個雞蛋,慈禧像是過年一樣高興,這時節,老佛爺早已沒有了曾經在宮里氣派。

這樣的生活直到到了山西境內才有所改善,山西各級官員聽說慈禧駕到,紛紛前來奉承,掏空腰包拿出些「山珍海味」招待慈禧,慈禧總算是填飽了肚子。

但是山西也雖然沒有北京受戰火影響大,但是農民起義也是層出不窮,加之趕上天災各級衙門囊中羞澀。

慈禧想從衙門上薅羊毛借些錢,但是衙門能有多少錢,怎能滿足慈禧的胃口,供老佛爺幾天吃喝就已經幾乎被掏空了。

只見老佛爺正襟危坐在堂中,擺起了老佛爺的架子,不緊不慢的說自己想要借十萬兩白銀。

說是借,只不過是要錢的借口,心情好了會還,但倘若說這筆錢要上繳國庫,這些官員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但是如果不借這筆錢,倘若哪天慈禧回朝,恢復了實力,會不會打擊報復這些官員,想到這一層,各級官員不禁犯了難。

但是有人卻能做到這件事,那就是山西大戶--喬家。

喬家出手,解決慈禧窘境

雖說慈禧當時很落魄,但是瘦死駱駝比馬大,皇室的開銷不是一般人能借的,喬家人憑什麼可以闊到可以接濟皇族呢?

自商人出現以來,晉商憑借這吃苦耐勞,頭腦靈活,一直是商人中最出色的。

清朝以來,要說晉商中更為出色的,山西祁縣喬家爭第一決沒有人敢爭第二。

喬家的成就還要從喬貴發講起。

彼時的喬家原本并不富裕,喬貴發走西口到內蒙古,以賣豆腐為生,后來生意越做越好,和朋友聯手開了復盛公,旗下經營客棧、貨棧等生意,經過喬貴發和他的兒子喬全美幾十年的經營,喬家成了山西有名的富豪。

到了喬致庸這一代,喬家的生意做到了頂峰。大家熟知的喬家大院的電視劇中喬致庸是真實存在的,本事也是實打實的。

喬致庸

喬致庸憑借誠信經商的理念和過人的商業嗅覺,使得喬家的生意越做越好,在整個山西乃至全國都是首屈一指的,喬致庸也位列晚清十大富豪之首。

喬家的生意最興隆的時候,擁有票號、糧店、當鋪等共兩百多家,坐擁兩千萬兩白銀的資產,如果有機會參觀喬家大院,就可以知道當時喬家在整個中國的地位。

人言:「皇室建筑看故宮,民間建筑看喬家」,故宮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的房子,喬家大院三百多間,庭院布局極為講究,院內李鴻章、慈禧等重要官員的題字、各年代的古玩字畫琳瑯滿目,數不勝數。

喬家大院

這就明白為什麼喬家有底氣可以借慈禧十萬兩白銀。

其實除了有這個實力,喬家人精明的頭腦和優秀的員工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喬致庸的手下有位名叫賈繼英的跑街,這人可不簡單,從票號的學徒出身,憑借過人的商業頭腦和交際能力,是喬致庸最得力的干將。

喬致庸曾評價此人:「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千年也出不了一個賈繼英」,證明此人才華連喬致庸都敬佩萬分。

賈繼英

正是因為賈繼英過人的交際能力,眼線至交遍布全國,消息極為靈通,早在慈禧還沒進山西地界時,賈繼英就從慶親王和山西巡撫口中得知:「老佛爺落魄了,想借些銀兩。」

知曉了這一情況,賈繼英立即著手準備迎接慈禧,將大德通票號里里外外重新裝修給慈禧做行宮。

另外他告訴喬致庸:「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老佛爺西狩有什麼閃失,你我就是大清的罪人,如果太后想借錢,我們一定要借」。

喬致庸也是深明大義的人,他知道,雖然慈禧昏庸,但是皇室沒有了尊嚴,是國家的恥辱;

劇照

況且作為商人,喬致庸深知老佛爺來自家門口是機遇也是挑戰,老佛爺在這里的心情是好是壞直接影響喬家生意以后的走向。

于是兩人一拍即合,召集各大商號掌柜的來太原探討此事,但是各個掌柜深知太后的事情不是那麼輕易解決的,于是派出的都是自己的手下,各票號都沒有親自出面。

面對這樣尷尬的情況,賈繼英率先捐出三千兩白銀,并且和眾位掌柜說清利害關系,憑借自己的口才和影響力,很快十萬兩白銀就湊齊了。

慈禧來到祁縣時向官員提起要借錢,一眾官員不知所措時,只有賈繼英,不慌不忙的將錢擺到慈禧面前。

劇照

受盡苦難的慈禧看見這十萬兩白銀,眼睛頓時就亮了,開心之情溢于言表。但是也不免擺擺太后的架子,問喬致庸想要什麼賞賜,喬致庸的回答讓在場眾人都驚訝無比。

不求錢,只求四字

按道理說,幫了老佛爺這麼大的忙,討個官做應該不難,做了官,有了政府庇佑,喬家的生意會越做越大,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誰不愿意升官發財呢。

像是呂不韋,商人做的好,又有投資眼光,投資了秦始皇的父親秦莊襄王,結果一步登天,做了丞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然而,喬致庸沒有做呂不韋,只和老佛爺要了四個字--「福種瑯嬛」,這幾個字是什麼意思呢,福種就是有福氣的意思,瑯嬛是古代天地藏書的地方,也有著仙境的意思。

喬致庸這個舉動很多人不解,在戰爭年代,朝廷風雨飄搖,連皇室都不能自保,更何況是尋常百姓,要一副字有誰會去欣賞,商人重利,為什麼不討官、要錢這來的更加實惠。

其實這里大有深意,第一層考慮肯定是先拍老佛爺的馬屁。

老佛爺親臨寒舍,使得小宅蓬蓽生輝宛若仙境一般,把這幅字高高掛在大堂中央,以示老佛爺的尊重與仰慕,老佛爺定會龍顏大悅,這可以說是將馬屁拍于無形;

劇照

第二層考慮老佛爺的字,掛在家里,就像現在很多餐廳都會掛一些和明星的合照,吸引些人氣。

喬家的生意再大,也是以服務行業為主,有了人氣,多了客源,生意自然是越做越旺,這就是明星效應。

第三層考慮,呂不韋雖然投資成功,但結果呢還是被罷官免職,落得個凄涼的結局。

呂不韋死于太過貪婪,對權力太過癡迷,最終一代聰明人還是落得個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局。

權利確實誘人,連聰明如呂不韋都抵擋不住他的誘惑,喬致庸定不想象呂不韋一樣的下場,拒絕被誘惑,只做商人,懂得分寸不貪婪,這一點上,喬致庸要比呂不韋還要厲害些。

還有一層考慮,老佛爺雖然失勢了,但是誰也說不準能不能東山再起。

如果老佛爺那天想起這段經歷,想想自己的地位尊崇,管別人借點錢還要還他官或是還錢,這難免會使她某些心情不好的時候,翻舊賬。

不用太后還錢,一副字就抵了十萬白銀,慈禧墨寶的價值瞬間提高,既讓可謂是高情商的舉動了。

其實除了喬家資助過慈禧,同為晉商的曹家也借給慈禧30萬兩,但是慈禧賞賜曹家一個黃金火車頭。

這個火車頭可不一般,是乾隆在位時法蘭西帝國送給乾隆的,乾隆對它愛不釋手,這價值遠超三十萬兩白銀。

得到賞賜的曹家自知欠了慈禧大人情,自然是感恩戴德,但是慈禧覺得和曹家已經兩清了,以后再無瓜葛。

而喬家不一樣,幫慈禧大忙卻不圖回報,深得老佛爺喜愛,有了老佛爺的撐腰,喬家在商界混的如魚得水。

劇照

慈禧回朝后,將一路搜刮來的的錢都存在喬家的票號中,為喬家帶來不少利潤,另外慈禧決定辦的銀行都是由賈繼英籌辦的,這對喬家商業帝國的影響力是不言而喻的。

最后一層考慮,喬家作為當時的生意場上的龍頭老大,自然是要講究些社會效應。

國家危難,作為商人挺身而出,不讓朝廷蒙羞,是作為一名中華兒女應盡的本分,有了這個好的名聲也為為喬家贏得了聲譽。

總的來說,于公于私,喬致庸這舉動看似賠了,實則賺了,讓人不得不佩服喬致庸的遠見,讓人們知道喬家的成功是必然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