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難解之謎:劉備憎惡的三個人,為何會受到諸葛亮尊敬和重用?

諸葛亮對劉備的評價很高: 「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于四海,總攬英雄,思賢如渴。」

這番評價,讓劉備心花怒放,跟劉備打過交道的呂布、袁紹、曹操肯定不會贊同。呂布臨終前還在大罵: 「是兒最叵信者!大耳兒!不記轅門射戟時耶?」

呂布臨終前罵劉備不講信義,在《三國演義》和《三國志》中均有描述和記載,袁紹對劉備也不能沒有負面評價:「官渡之戰的轉折點,就是你的部將(二弟)關羽斬了我的首將顏良,然后你又找借口開溜,動搖了我的軍心!」

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這件事的真偽,專家們還有不同看法,但是劉備從曹操那里借了五萬兵馬去打袁術,到了徐州就除掉了刺史車胄公然反叛,這卻是不爭的事實。曹操并不需要向劉備討還被騙走的那五萬兵馬,他早就毫不客氣地搶回去了,劉備看見氣勢洶洶帶領大軍沖來的曹操,根本就沒進行任何抵抗: 「見麾旌,便棄眾而走。」

在漢末亂世,講信義的都會變成宋襄公,無論是劉備還是曹操孫權,說謊的時候不但從來都不眨眼,還能振振有詞地搬出《孫子兵法》: 「兵者,詭道也。利而誘之,親而離之,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梟雄為人處世,自有超人之道,在人才選用上,曹操只重能力,孫權更重門閥,劉備則是來者不拒,即使是他十分討厭的人,只要能對成就霸業有幫助,他也會不吝高官厚祿委以重任。

劉備進位漢中王,推薦表上領銜的是平西將軍都亭侯馬超,劉備稱帝,勸進表上領銜的是太傅許靖。

劉備并沒有表現出對馬超的厭惡,對許靖卻是毫不掩飾輕蔑之情: 「建安十九年,進圍成都,璋蜀郡太守許靖將逾城降,先主以此薄靖不用也。」

許靖和堂弟許劭在當時都很有名,許劭很瞧不起許靖,甚至連不屑認他這個哥哥。董卓亂京師,許靖掌握了官員考核任命的實權,他和吏部尚書周毖會商任命的荀爽、韓融、陳紀等為公、卿、郡守,接軌他們提拔起來的冀州牧韓馥、兗州刺史劉岱、南陽太守張咨、豫州刺史孔伷、陳留太守張邈都參加了討董聯軍,氣得董卓除掉了周毖,嚇跑了許靖。

逃跑大員許靖不改見風使舵的毛病,這讓梟雄劉備十分厭惡,最后是法正出面講情,劉備才捏著鼻子任命許靖為太傅,這樣做居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勸劉備稱帝的名單上,終于有了一個比較有分量的人物。

劉備最討厭的是許靖,對劉巴劉子初也沒什麼好印象: 「孤欲定天下,而子初專亂之。其欲還北,假道于此,豈欲成孤事邪?」

劉備十分清楚:劉巴之所以給張飛難堪,就是因為這廝心中只有曹操,他是在投奔曹操的路上落到了自己的手里,能用就用,不受用就殺掉,反正不能放他去幫曹操。

劉備討厭劉巴,劉巴也心中有數: 「自以歸附非素,懼見猜嫌,恭默守靜,退無私交,非公事不言。」

劉巴雖然被劉備委以重任,并接替法正擔任尚書令,但卻從沒有跟劉備同心同德,他建議劉備鑄造「大錢當百」薅蜀中羊毛,看起來是豐盈了劉備府庫,實際卻離散了川中百姓人心:家產縮水百分之九十九的老百姓痛罵劉巴,當然也會痛恨劉備。

劉巴給劉備挖的這個大坑,跟后世的金圓券、銀圓券一樣,都是竭澤而漁、剜肉補瘡之策,讓曹魏重臣在看笑話的同時,也對劉巴表示的贊賞: 「魏尚書仆射陳群與丞相諸葛亮書,問巴消息,稱曰劉君子初,甚敬重焉。」

能讓敵人心懷敬意并致書問候,劉巴是不是心在劉營心在曹,這可就真的很難說了。

除了許靖和劉巴,劉備對馬謖也是先寄予厚望然后十分失望,臨終前還對諸葛亮諄諄告誡: 「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君其察之!」

看在馬良的面子上,劉備一開始對馬謖還是不錯的,從荊州把他帶到西川,讓他先后當了綿竹成都令、越雋太守,但是不知為什麼,劉備后來十分厭惡馬謖這個嘴炮大師,甚至還預料到馬謖會鬧出大亂子。

從劉備斷定馬謖不可大用而諸葛亮卻對他委以重任這件事上來看,千古名相諸葛亮的識人之明,還真不如一代梟雄劉備。

劉備與諸葛亮在考察人物上的分歧,不僅限于馬謖一人,我們細看《三國志》卷三十七、卷三十八和卷三十九,就會發現一個比較怪異的問題:為什麼劉備討厭的三個人,諸葛亮跟他們關系都很好?

劉備最瞧不起的許靖,「丞相諸葛亮為之拜」;心向曹操藐視張飛的劉巴,諸葛亮「數稱薦之」,并說「運籌策于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遠矣」;在劉備眼里不可大用的馬謖,成了諸葛亮眼中的香餑餑,為了提拔馬謖,甚至不惜一意孤行掃眾人的面子: 「亮出軍向祁山,時有宿將魏延、吳懿等,論者皆言以為宜令為先鋒,而亮違眾拔謖,統大眾在前。」

我們當然不能質疑諸葛亮對劉備的忠誠,這可能就是梟雄與名相之間的差別,這就給我們留下了三國難解之謎:劉備憎惡的三個人,為何會受到諸葛亮的尊敬和重用?許靖、劉巴、馬謖這三個人,對季漢(劉備集團)來說,是危害大,還是貢獻大?

有人說許靖是正人君子,劉備封他為高官,能收到千金買馬骨的示范效應,諸葛亮對他表示尊敬并沒有錯誤;也有人說劉巴是個搞經濟的高手,是他解決了劉備集團的財政危機;還有人說諸葛亮重用馬謖,是為季漢培養后備人才。

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于是筆者只好在最后請讀者諸君慧眼明辨:劉備和諸葛亮對許靖、劉巴、馬謖給出的不同評價,哪一個更公允、準確?如果諸葛亮遵照劉備遺囑,把馬謖晾在一邊,還會導致初出祁山鎩羽而歸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