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料中的無情無義狠人:夏侯惇沒上榜,馬超呂布只能排第二第四?

夏侯惇拔矢啖睛,那是小說《三國演義》的說法,在《三國志》和裴松之注引的史料中,只有夏侯惇被「流矢傷目」,而沒說他如何處理自己的眼球。

小說中的夏侯惇拔矢啖睛后重傷不下戰場,又把曹性一槍搠透面門死于馬下,然后撥馬便回,居然沒有暈厥,這已經超出了人類所能忍受的極限。

拔矢啖睛后陣斬敵將,這或許可以做到,但是曹性是否為夏侯惇所除,史料中還真沒有記載。建安三年呂布在下邳無奈主動投降曹操之前,侯成、宋憲、魏續把陳宮綁起來送給曹操,卻不見曹性的身影,所以羅貫中才說他被夏侯惇除掉了。

不管夏侯惇有沒有拔矢啖睛后擊殺曹性,我們今天根據史料評選三國四個無情無義狠人的時候,他都難以入選。

即使夏侯惇真曾拔矢啖睛斬將,他也只是對自己狠、對敵人狠,卻有情有義——此人尊師重道且慷慨清廉: 「年十四,就師學,人有辱其師者,惇除之,由是以烈氣聞。性清儉,有余財輒以分施,不治產業。」

既然是以史料為依據,那麼兇狠無情的呂布就評不上「三國第一狠人」——他的「三姓家奴」也是羅貫中借張飛之口強加的。

呂布確實除掉了跟他有父子之情的丁原丁建陽和董卓董仲穎,呂布不是丁原的義子而是主簿,他跟董卓倒是真有認干親的記錄: 「卓以布見信于原,誘布令除原。布斬原首詣卓,卓以布為騎都尉,甚愛信之,誓為父子。」

真干爹也好,假義父也罷,呂布除掉了丁原董卓,都屬于以下犯上弒父弒主,後來又「愛諸將婦」,說他是個無情無義的兇狠歹毒之人,也不冤枉。

無論是以小說還是史料為依據,說某人「堪比呂布」都不是夸獎。「金呂布、銀馬超」之說,實際是暗諷這兩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坑爹」,他們的不同點,是呂布只坑真偽存疑的干爹,馬超坑的是親爹。

羅貫中寫《三國演義》的時候顛倒了馬超反叛和馬騰滅族的因果關系和時間順序,《后漢書》和《三國志》都寫得很明白:建安十六年三月,馬超與韓遂結盟,聯合了張橫、梁興、楊秋、侯選、程銀、李堪、馬玩、成宜,匯集十部共十萬人馬起兵反曹,轉過年來的五月,在許都任職的衛將軍馬騰、奉車都尉馬休、騎都尉馬鐵及滿門二百余口全被曹操除掉。

曹操滅馬騰三族,也是在執行大漢律法,馬超臨走前給劉備上遺表,尊稱曹操為「孟德」,可見他也知道馬門被滅,始作俑者是他自己。

馬超在建安十六年起兵反叛的時候,是知道父親馬騰和兩個弟弟必4無疑的,所以他才對「盟友」韓遂說:「我已經跟你的宿敵、我的父親馬騰斷絕關系,你也別管兒子的4活了,從今往后,你就拿我當兒子吧(今超棄父,以將軍為父,將軍亦當棄子,以超為子!」

在馬超與韓遂結盟前,韓馬兩家已經打了好幾年,已經結下血仇,馬超的嫡母被韓遂所除,馬騰也是兵敗圖窮才依附曹操并入朝為官的。

馬超肯放下仇恨和親情,只為稱霸一方,這股子無情無義的狠勁兒,他自認第二,還敢真有人敢稱第一。

馬超是三國時期第二無情無義兇徒狠人,緊隨其后位列第三的是不是「三姓家奴」呂布呂奉先呢?我們細看相關史料,就會得出一個令人遺憾的答案:呂布頂多能排第四,當年還有一個人比他更狠,跟馬超相比,也僅僅略遜一籌而已。

這個比馬超差一點、比呂布「強」一些的家伙,就是後來在曹魏衛尉,謚號肅侯,走后配享魏文帝曹丕廟的辛毗。

在《三國志》中,辛毗是有傳的,但是陳壽卻只說他好,不說他全家是怎麼4的,《先賢行狀》居然還把他列入其中:辛毗奉袁尚之命去跟曹操講和,結果他不顧哥哥辛評全家還鄴城被扣為人質,居然在曹軍攻打鄴城時親自帶兵沖鋒陷陣,辛家大敵審配在城樓上望見辛毗帶著曹軍攻城,就讓人趕緊到監獄里除掉了辛評全家。

辛毗要在曹操面前表忠心,卻全不顧兄長全家安危,如果辛毗當年已經結婚生子,他的老婆孩子,應該也跟著哥哥嫂子一道「去了」。

《三國演義》說當時「辛毗家屬老小八十余口,就于城上斬之,將頭擲下」,筆者沒有找到相關史料,如果確有其事,辛毗為了討得新主子的歡心而不顧家人的安危,這種無情無義之徒配享文帝廟,就不能不讓人懷疑曹沖真是被曹丕干掉的了。

呂布坑干爹,在三國無情無義狠人中只能位列第四,他貪妻戀女,雖然人品較差,但還沒有滅絕人性割斷親情,跟辛毗和馬超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

馬超、辛毗、呂布,三國四個無情無義狠人已經評出了三個,頭名狀元應該是誰,讀者諸君心中想必有了早就有了答案:這頂「桂冠」不屬于某一個人,而應該授予一個家族,那就是四世三公的袁家。

呂布要不是多情,就不會困守在下邳不突圍,辛毗和馬超雖然不把家人安危放在心上,但畢竟沒有跟骨肉同胞白刃相向。

袁家的無情無義似乎已經成了「門風」:袁術瞧不起庶出的哥哥袁紹,袁紹收留了逼4袁術的劉備,而且是出鄴城二百里隆重迎接。

袁紹斃命,他的老朋友、老對手曹操還真假難辨地哭了一場,袁紹的兒子和外甥卻連哭的時間都沒有,他們還沒等袁紹完全冷卻,就全都披掛上陣——他們可不是要去打曹操「替父報仇」,而是分成兩伙打成了一窩豬,誰落了下風,就向曹操臣服求救。

袁家的地盤和人馬在手足之爭中折損近半,剩下的也是「寧給仇人不給家人」,吃瓜的曹操笑得嘴都歪了。

袁譚袁尚兄弟相殘,是跟父親叔叔學的,也是跟母親劉氏學的: 「劉氏性酷妒,紹4,僵尸未殯,寵妾五人,劉盡除之。以為逝者有知,當復見紹于地下,乃髡頭墨面以毀其形,尚又為盡除逝者之家。」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一家子沒有一個善類好鳥,袁紹三子一甥的首級最后都擺在了曹操的案頭,曹操此時大可調侃一句:「本初兄,我替你清理門戶了!」

曹操替袁紹「清理門戶」,自己的門戶也不干凈,曹丕和曹植明爭暗斗,上演了一出「煮豆燃豆萁」的鬧劇。

東北的江湖中有句話叫「不狠不吃粉」,這句話可能有另外一層意思,比較普遍的理解,是如果不當狠人,就吃不上豬肉燉粉條子。

董卓、袁紹、曹操、劉備、孫權,都想把大漢江山社稷變成一鍋豬肉燉粉條,并且只許自吃不許分吃,所以三國時期無義戰,無情無義的狠人比比皆是:董卓濫沙無辜,曹操也沒少屠/城,劉備餓極了,也是「吏士大小自相啖食」。

寧為太平犬,莫作離亂人。三國時期狠人太多,善良的人根本就活不下去,劉表、劉璋守不住自己的地盤,不是他們無能,而是對手太狠。我們在評選三國無情無義狠人的時候,也會發現幾乎所有梟雄、諸侯、名將都有資格入選,于是最后留給讀者諸君的問題就來了:在您看來,三國人物中對親人最狠的是誰?如果搞一個三國不義狠人排行榜,誰能拔得頭籌?

用戶評論

2023/3/26 19:5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