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哭的男人其實不是劉備,而是梟雄曹操,正史中比劉備多哭了一倍的次數

《三國演義》里,白字黑字描寫劉備的哭不下數十次。幾乎皇叔的每次出場,都要在臉上化妝上兩道清淚。不過,把劉備同志打造的有如此女人味的卻是羅貫中,這位劉備的忠實粉絲為了刻畫劉備的宅心仁厚,未免著墨過多。其實如果翻閱更為客觀的史書《三國志》,我們會驚奇地發現,原來,事情跟我們了解的并不完全一樣。

在通篇《三國志》里,有記載的劉備的哭只有寥寥六次,其中有三次分別給了自己的得力謀士田豫、龐統、法正的離去,一次是處決干兒子劉封,一次是惜別老朋友劉表。值得一提的是,劉備還有一次痛哭是在荊州劉表賬下喝酒,忽然看見自己引以為豪的六塊腹肌居然變成了一坨肥肉,頓感蹉跎多年寸功未立,不覺傷感落淚(當于表坐起至廁,見髀里肉生,慨然流涕)。

可以看出,劉備雖然愛哭,但遠未如我們想象的那般好哭,至少,他算是一個感情豐富的硬漢。

也許,悲傷是可以感染的緣故,反正曾經和劉備一起青梅煮酒的曹操居然也迷戀上了這門藝術。而且,曹丞相的哭功,絲毫不亞于劉皇叔。根據《三國志》的信息,曹操這輩子有文字記載的哭居然有十五次之多,其中不乏嗚咽、抽泣、慟哭、嚎啕大哭等多種藝術表現方式。

當然,由于曹操一生落淚的次數之多,已如黃河泛濫滔滔不決,我們也就不一一列舉,只是從其中擇取一二,管中窺豹來來看個大概。

其中有這麼一次,是在曹操創業初期,要遠征陶謙。這對當時羽翼未豐的曹操而言,可是一場硬仗,勝敗未定生死難料。「太祖之征陶謙,敕家曰:‘我若不還,往依孟卓(張邈字)’,后還見邈,垂泣相對」。拉著老朋友張邈的手安排后事,那時那景,還頗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

還有一次,是曹操臨終之前,拉上老婆小妾兒子一干人等搞了一個人生追思會。「持姬女而指季豹以示四子曰:‘以累汝’,因泣下」。要求親人們要一如既往地和睦相處相親相愛,由此看來,戎馬一生的曹操還是個蠻有家庭責任感的男人。

不過,曹操像如此真情流露的哭并不多見,更多的時候,還是有假哭的成分在里頭的。例如有這麼一次,是曹操行軍經過淯水。「臨淯水,祠亡將士,唏噓流涕」。祭拜烈士亡魂,兵士為之感懷,曹操這一哭可謂給自己拉了不少「選票」,親民好領導的形象一下子在軍中傳開了。

如果說曹操祠亡將士有一定作秀的成分的話,那麼曹操祭拜老對手袁紹的那次可就是赤裸裸地貓哭耗子假慈悲了。「鄴定,公臨祀(袁)紹墓,哭之流涕」,自己把別人打得家破人亡,連對手兒媳婦也被自己的寶貝兒子被霸占了(曹丕強娶袁熙之妻甄宓),還要在別人的墓前惺惺作態一番。我們只能不禁感嘆,奸雄曹操落淚,不能單純地認為是哭,也許,在某些時候,他只是披著眼淚的「馬甲」在笑。

當然,曹操打了勝仗,可以像奚落袁紹那般「笑中帶淚」,不過,人不可能一輩子都是鴻運當頭的。不久,曹操經歷了人生最大的一次慘敗——赤壁之殤。赤壁戰敗后,在逃亡的路上,曹操表演了人生中最慘烈的一場哭戲。操忽仰天大慟。

眾謀士曰:「丞相于虎窟中逃難之時,全無懼怯;今到城中,人已得食,馬已得料,正須整頓軍馬復仇,何反痛哭?」操曰:「吾哭奉孝(郭嘉)耳!若奉孝在,決不使吾有此大失也!」遂捶胸大哭曰:「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眾謀士皆默然自慚。曹操這一哭可謂意味深長,既很好地掩飾了自己的戰略失誤,又委婉地表達了自己對手下的不滿,真可謂哭出了水平。

看來,江山的確是哭出來的,誰哭的多,最后的地盤就來的大。不知,一心夢想光復漢室的劉皇叔是否正在九泉之下暗暗懊惱:「早知如此,當年就該使勁地哭上幾把,真是便宜了那個曹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