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艾陰平渡險是軍事史上的杰作,那麼如果失敗鄧艾會全軍覆沒嗎?

在《三國演義》中寫到過這樣一個情節,那就是鐘會取漢中后,鄧艾來見鐘會。鄧艾獻策鐘會從大道取劍閣,自己從陰平小道取成都。鐘會表面上同意,但是在鄧艾走后卻說出自己的意見。那就是「陰平小路皆高山峻嶺,若蜀以百余人守其險要,斷其歸路,則鄧艾之兵皆餓4矣」。

而鄧艾在暗渡陰平后,在進兵時,看見一個大空寨,說是當年諸葛亮派一千人馬守衛這個險隘,現在被劉禪給廢了。鄧艾聽了,十分感嘆。于是,帶領兵馬直取江油,打通了后方,使得全軍進到江油取齊。接下來綿竹一戰,打敗諸葛瞻,迫使劉禪投降,滅了蜀漢。

我們從這些情節里可以看到,鄧艾偷渡陰平確實是一步險棋,并不被當時的蜀、魏將士所看好。但是,也正是這樣,鄧艾的軍事行動也取得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效果,獲得了勝利。

那麼,如果真的如鐘會所言,如諸葛亮所備,蜀軍在控制陰平小道的險隘駐扎一支人馬,鄧艾是不是不但不能取勝,反而會全軍覆沒在陰平小道中呢?

依我的看法,如果真的出現那種情況,只不過會給鄧艾制造更多的困難,未必會讓鄧艾的軍事行動陷入失敗。這是因為:

一、 陰平險阻,對進攻方和防守方都是一致的。

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陰平是十分險阻之地。所謂的陰平小道,只是一條傳說中的小道,不適合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如果說,鄧艾的進攻十分困難,那麼,派駐在此的防守者也十分困難。

在陰平這個三百里的無人區駐守,最基本的生存條件都無法保證,那麼如何駐守。最基本的道路需要修建,后勤需要保障。這些難題不是一天就能夠解決的,而且對方的進攻也不一定會到來。

如果去陰平山區尋找險隘去駐守,還不如直接駐守陰平郡和江油,這樣壓力會減少很多。即便如此,陰平郡當年也不過駐兵數百,可見這一點的后勤供應困難。

二、 鄧艾偷渡陰平,做了足夠的準備。

鄧艾在伐蜀戰役的初期,自己擊退了姜維的主力,鐘會奪取漢中之后,就把目光投向了陰平小道,決心從陰平小道突襲蜀漢的腹心,奪取成都。

鄧艾和鐘會商議后,不顧鐘會的嘲諷,毅然實施了自己的計劃。我們可以看到,鐘會對如何通過陰平小道做了周密的計劃。

他派出專門征召的開山的壯士,來鑿山開辟通道。而自己身后將自己的三萬人馬,每行百余里就派三千人下一個寨,保持前后聯系。這樣,鄧艾雖然在無人之地進軍,可是完全可以保證自己能夠和后方的聯系,并且能夠得到后方的后勤保障。就這樣,鄧艾順利的通過了陰平小道,直達江油城下。

三、 蜀漢對陰平方面防備疏忽。

鄧艾能夠順利通過陰平小道,最重要的原因是,當時蜀漢對陰平方面的防備疏忽,鄧艾完全是行進在無人之地。兵法云,地無兵不險,兵無地不強。鄧艾雖然歷經險阻,但是由于沒有敵兵阻攔,依然度險如夷。

這是因為姜維的疏忽造成的。姜維在掌握軍權之后,破壞了以往的軍事方針,修改了過去行之有效的防御體系。他將漢中的御敵于國門之外的防御體系,改變為放敵入平地,聚而殲之的方針。這使得鐘會輕易的就奪取了漢中。

而西線方向上,姜維將自己統帥的主力全部集中,企圖一方面防御敵人的進攻,一方面能夠尋隙北伐。有姜維的大軍在前面掩護,西線后方自然就防御疏忽了。

可是,由于姜維戰略方針的破產,姜維不得不趕快率領軍隊去保守劍閣。這樣一來,雖然暫時堵住了東線的漏洞,將鐘會的主力阻擋住,可是在西線又留下了破綻。

這個破綻被敏銳的鄧艾抓住了。他率領自己的軍隊,偷渡陰平。正如前面所述,蜀漢在西線的將領根本就沒有防備鄧艾的軍事行動,所以造成了西線防御的失敗,進而造成了成都丟失,蜀漢滅亡。

四、 鄧艾不必非要偷渡陰平。

鄧艾偷渡陰平,襲擊成都,成就了他的功名。但是,他即便是沒有偷渡成功,也對他造不成什麼損失。不會出現鐘會所說的全軍覆沒的情況。

我們可以看到,鄧艾進軍的時候,連續下寨,首先為自己準備好了退路。這樣他就算是偷渡陰平失敗,也能夠在付出一定損失的情況下,安全退回。

而且,鄧艾偷渡陰平也不是上級下達的4命令,必須要完成。而是他自己的機斷作戰,鄧艾擁有完全的自主權。即便是偷渡失敗,也對他沒有多少影響。

最后一點,鄧艾和鐘會的商談中說的明白,自己只是一支偏師。自己偷渡陰平的目的是吸引蜀軍的注意力,打亂蜀軍的防御,讓蜀軍的主力回救。這樣一來,鐘會就可以突破劍閣,奪取伐蜀的全功。

由于鄧艾在各個方面都為自己留有余地,所以他偷渡陰平,即便是失敗的話,他只要吸引一部分蜀軍主力,也就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因此,就算是鄧艾偷渡陰平失敗,他也不會有多少責任。他只需要原路返回就是了,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結語:

鄧艾的陰平渡險是戰爭史上的一個經典戰例。鄧艾憑借著這一成功的軍事行動,一舉摧毀了蜀漢的西線防御,一直打到成都城下,滅亡了蜀漢。在這次軍事行動中,鄧艾準備周密,行動秘密,再加上蜀漢防備疏忽,即便是有部分蜀軍防守,也不會對鄧艾產生多大的阻礙。

但是,鄧艾雖然取得了軍事上的成功,可是他在成功后,忘記了自己偏師的身份。在成都,他擅自做主,任意妄為。這引起了早就嫉恨他成功的鐘會的注意。在鐘會和衛瓘的共同誣陷下,鄧艾被逮捕,最后遭到了冤沙的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