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秋瑾就義前曾提三個要求,監斬官全答應了,百日后監斬官羞愧自我了結

自古以來,由于女性地位低下,很多女性的名字都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之中。但在歷史上,秋瑾的名字絕對是被無數人所熟知。

她堪稱為民族英雄,即便是在就義之時,也絲毫不改英雄本色。

秋瑾身世

秋瑾出生在福建省的一個官宦人家,父親是清末知州。秋瑾雖然家境顯赫,但絲毫沒有大小姐的驕縱,從小就和哥哥一同在私塾里讀書。

在這個女子多數不認識幾個字的時代里,秋瑾可以稱得上是少有的才女。秋瑾常常感慨于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束縛,渴望改變這一切。

但畢竟當時的秋瑾只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遵從父母之命,嫁給了當地的富紳王延均。可是婚前連面都沒見過幾次的人,婚后又怎會幸福呢?

婚后,秋瑾雖然生活富足,但內心卻極度空虛,丈夫封建思想嚴重,固執的認為女人只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這就讓秋瑾和丈夫之間根本沒有共同語言。

不堪忍受婚姻帶給自己的束縛,秋瑾更加向往外面的世界。

1904年,秋瑾不顧家人的勸阻,變賣首飾,湊齊了去日本留學所需要的花費。正是在日本,讓秋瑾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

她加入了同盟會,還和孫中山等人共事,甚至還參加了反清組織。這段留學時光,讓秋瑾更加堅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那就是革命!

悲慘入獄

回國之后,秋瑾更是堅持自己所信仰的事業。可國內畢竟不同于在外,這里有很多秋瑾的親人,從小玩到大的朋友,還有丈夫一家人。

秋瑾深知革命就會有犧牲,為了自己親朋好友的生命安全考慮,她毅然決然公開和家人斷絕了關系。

因為這件事,她也被很多人貼上了忘記祖宗的標簽。可秋瑾又何嘗不愿意在父母的膝下承歡,但她認為生逢亂世,她必須這樣去做。

秋瑾從來不是一個向惡勢力低頭的人,就算是前路充滿了荊棘,她也要繼續沖鋒。可失敗來的卻比較突然,讓人意料不到。

同盟會

1907年,徐錫麟率領學生起義。在他的帶領下,一群熱血學生勢不可擋,直接占領了軍械所,與敵人開始了激戰。

清政府畢竟人數眾多,很快就反應過來。在敵人的火力之下,徐錫麟起義失敗。

無數人因此被捕入獄,城中監獄一時間人滿為患,這其中都是秋瑾朝夕相處的戰友。

徐錫麟可謂是個硬骨頭,任憑清政府用盡手段,也沒有問出任何情報。第二天黎明時分,徐錫麟慷慨就義。

徐錫麟

可是,這個硬骨頭偏偏有個軟骨頭的弟弟,他的弟弟徐偉革命意志不堅定,在敵人的嚴刑逼供之下,很快就屈打成招。

徐偉雖然在革命中地位不高,但因為是徐錫麟的弟弟,所以掌握不少情報。也就是他供出了秋瑾。

當天,本來逃過一劫的秋瑾,正在大通學堂。大通學堂位于山陰縣,當時山陰縣的縣令名叫李鐘岳,和秋瑾相交已久。他對秋瑾的才華十分欣賞,不忍心秋瑾被捕入獄。

于是,李鐘岳利用自己縣令的身份為秋瑾拖延時間,在秋瑾等人成功逃跑后,他還面見紹興知府,不遺余力地為秋瑾辯解,證明她無罪。

可是,李鐘岳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縣令,人微言輕,人家知府大人怎會聽從他的勸說呢。1907年7月13日,李鐘岳果然惹禍上身。

知府派手下的軍師把李鐘岳叫到衙門里,把他大罵了一通,指責他在其位不能謀其職。

「你如果不能把這群叛黨繩之于法,那你就不要當這個縣令了,同時,我也會把你以同黨之罪論處。」

李鐘岳心中悲痛萬分,如果自己只是孤家寡人一個,那一定想都不想就幫著秋瑾了,可是自己畢竟還有家人。如果李鐘岳繼續包庇秋瑾等人,那等著他的就是滿門抄斬。

當天夜里,李鐘岳一夜無眠。一邊是自己視若知己之人,一邊是自己血濃于水的親人,自古忠孝難以兩全。

黎明時分,李鐘岳終于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正是這個選擇讓他悔恨終生。

李鐘岳帶兵前往秋瑾等人棲身的大通學堂,把秋瑾等人抓捕歸案。此時的李鐘岳根本不敢看秋瑾的眼睛,害怕從里面看到失望與背叛。

秋瑾入獄后,李鐘岳一直沒有去見她,他害怕自己見了秋瑾,會忍不住給她放了。

秋瑾在監獄中,牢房小吏的皮鞭一下又一下地抽打著她年輕的身體,疼的秋瑾一頭冷汗,可是她沒有吭聲。

知府不住地逼問秋瑾,想讓她供出更多的人,為自己的政績再添一筆。面對老虎凳,皮鞭,烙鐵,秋瑾的眼睛連眨都沒眨過。

1907年7月15日,秋瑾被判死刑。

聽到秋瑾被處死的消息,李鐘岳終于坐不住了,雖然滿心愧疚,但他還想在秋瑾臨死之前見她一面。

他想問問秋瑾還有沒有什麼遺言。既然不能保住知己的性命,那麼,幫她完成最后一點心愿也算是夠了。

當天夜里,李鐘岳帶著飯菜,來到了牢房。眼前的秋瑾早已不是他剛遇到時的樣子了,多日來的折磨讓秋瑾早已不成人樣。只有一雙眼睛,一如既往的堅定。

看到李鐘岳后,秋瑾并沒有像李鐘岳想的那樣,憤怒的唾罵他,只是一臉平靜的說:「你來了。」

簡單的一句話,李鐘岳已經模糊了雙眼,他知道也許兩人下次相見就是在法場之上,想說的話太多了,可是千言萬語化作一句:

「我畢竟人微言輕,家中還有一大家子的人需要照料,無法救你,請你理解。」

秋瑾當然知道李鐘岳的顧慮,畢竟在沒有認識自己之前,李鐘岳只是世俗眼里的普通官員。秋瑾低了低頭,想了片刻,說道:

「我有三個遺愿,希望你能幫我完成。」

李鐘岳早已對秋瑾愧疚不已,哪會不同意呢。秋瑾緩慢的說出了自己的三個要求:

一.請允許我給家里人寫封信。

二.希望處死我的時候不要梟首。

三.我清清白白的來到人間,希望在我死后不要剝掉我的衣服。

如果秋瑾只是普通的女犯人,這三條對于李鐘岳來說并不是什麼難辦的事。

可偏偏秋瑾是朝廷重犯,清廷給她冠上造反之罪了,知府都親自負責秋瑾案件,李鐘岳知道自己無法決定秋瑾的三個愿望。

最后一個還好說,秋瑾死后知府就不會關注她了,自己可以讓秋瑾保留最后的清白。可是,秋瑾身處獄中,自己根本無法幫她傳遞信件。

于是,李鐘岳只能去和知府大人說情,可知府大人早已視秋瑾為毒蛇猛獸,怎會愿意幫助她。在李鐘岳的苦苦哀求之下,知府大人只同意了后面兩個愿望。

行刑之日,李鐘岳作為監斬官,自然出席在行刑現場。午時很快就到了,李鐘岳遲遲沒有丟下手中的令牌,他在等待可以釋放秋瑾的消息。

可這又怎麼可能呢?李鐘岳閉上眼睛,狠狠的丟下令牌,仿佛用盡了自己全部力氣。

「行刑!」

監斬官自盡

李鐘岳根本不敢看向刑場,他心中有愧啊,是自己親自抓捕秋瑾歸案的,是自己親自下令處死秋瑾的。

李鐘岳的眼中淚水閃過,心中無盡的悔恨。斯人已逝,這世間又有什麼清白可言。

李鐘岳腦海中不禁閃現秋瑾的音容相貌,淚水婆娑中,秋瑾的身影仿佛就在他的眼前。

他的心中不禁對自己誓死效忠的清政府產生了懷疑,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清政府究竟值不值得自己去效忠。

李鐘岳不知道,現實無法給他答案。可是,他不知道,對于他的狂風暴雨馬上就要到來了。

秋瑾犧牲后,李鐘岳因為內心的愧疚,身患疾病,他只能請假在家。可是,治病容易,心病難醫。

正在家中養病的李鐘岳突然被一群蜂擁而至的士兵嚇了一跳,他想憑借曾經的威勢斥責這群士兵。可是,他們是奉命而來。

「李鐘岳因為在秋瑾案件中,包庇罪犯,現接受審查。」帶頭士兵的話猶在耳畔,李鐘岳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如何。

最終,李鐘岳被革職查辦。

少年時期背井離鄉,來到外地做官,這回終于可以返回故鄉了,可李鐘岳沒想到卻是以這樣的理由。他在當地當官多年,愛民如子,深受百姓的愛戴。

現在,聽說自己的父母官被革職回家了,當地的百姓自發地來給李鐘岳送行。看到眼前萬人送行的場面,李鐘岳的心中無盡感概,一絲悔恨之情涌上了心頭。

他覺得自己當初為了家人,沒有救下秋瑾等人的行為是錯的,不值得受到百姓的愛戴。于是,面對送行的百姓,李鐘岳只說了一句:

「未能顧全大局,是我平生所遺憾之事。」

于是,李鐘岳辭別鄉親們,帶著家人踏上了返鄉之路。

面對波濤涌起的江水,李鐘岳的心中難以平靜,終究是他做錯了。終于到了家,一路上的長途跋涉,再加上心中抑郁不平,李鐘岳再次病倒了。他每日都對著秋瑾曾經寫下的「秋風秋雨愁煞人」,掩面哭泣,喃喃自語道:

「我這樣還有什麼臉面留在這世上。」

妻子本來以為丈夫只是一時悲傷,過段時間就能從悲傷愧疚中走出來。可是,當她聽到這句話時,卻不禁脊背發涼,難道丈夫已經心存死志了嗎?

她連忙上前勸慰,讓李鐘岳想想他如果走了,留下她和孩子可怎麼過啊。聽到妻子的話,李鐘岳想到自己的孩子,是啊,自己這樣的父親還怎麼能給孩子做好榜樣呢。

越想李鐘岳越覺得自己不配茍活在世上,于是,選擇了自盡。

好在被他的朋友及時發現,在被救了下來。可是,心存死志之人,又怎會輕易放棄呢。他的妻子只能日夜守護在身邊,就怕一時之間李鐘岳想不開自盡了。

可李鐘岳還是趁著妻子外出的功夫,一尺白綾結束了自己的性命。此時,距離秋瑾犧牲剛滿百天。

在李鐘岳的葬禮上,他的妻子哭的不能自已,但毫無怨恨,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背負著愧疚活著太累了,現在,他終于可以放手了。

很快,李鐘岳自盡的消息就被傳出,無數百姓和革命者震驚不已,有人罵他出賣秋瑾,死有余辜。也有人說李鐘岳雖然身處官場中,身不由己,并且一定程度上保護了秋瑾,也算是大英雄。

不管當時怎麼評價,辛亥革命成功后褚慧僧、吳芝瑛等革命人士,為秋瑾建立女俠祠。并將李鐘岳之位立于祠中。

但李鐘岳之于秋瑾之位,并非像秦檜之于岳飛之位那樣。同盟會的人反倒是在李鐘岳之位上題:

秋案中有德于女俠

這也算是當時之人對身處漩渦中的李鐘岳的肯定了。

用戶評論

2023/3/26 20:46:22